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我的性奴家族 欢乐颂 五畜同床 淫荡女友帮我脚交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蜜12)

      作者:

    字数:8408

    2018/09/08

    12、

    听了关珊雪的话,蒋莉莉开心地拉起她的手:「那我们就开始吧,。」

    关珊雪笑道:「你这也太着急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明天去接元一回来,

    还要去孙家跟筱露和志鑫解释你逃婚这件事。」

    「妈……你说……爸和妈他们会原谅我吗?」听到关珊雪的话,蒋莉莉有些

    担心地问道。

    关珊雪看她一脸紧张的样子,叹气道:「你要是当时能想到这一点的话,估

    计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是啊……如果当时莉莉没有逃婚,自己又怎么会跟元一发生那样的事情呢?

    她心中这么想着。

    蒋莉莉委屈地点点头:「那我以后……就靠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表示自己的愧

    意吧……」

    「嗯,也只能这样了,我和你爸会尽量劝劝筱露和志鑫的。」关珊雪说道,

    想了想又道:「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结婚那天没有多余的人发现新娘是我假扮的。」

    说着,她又想了想,问道:「那个瑶瑶跟你关系好吗?」

    「额……挺……挺好的……吧……」蒋莉莉说道,这话说来毫无底气,因为

    她与吴倩瑶也不过是泛泛之交,没有什么深入的交往,只能说在整个单位里两人

    岁数差不多,这才玩得要好了一点。

    关珊雪听她这语气,也大致能猜到她与那个什么『瑶瑶』的关系应该只是一

    般,但眼下来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木已成舟,只能见步行步了。

    其实换个角度来看,这样也好,如果是两人的关系像自己跟筱露这样的,和

    周围的人都认识,难保哪一天她不会说漏了嘴被别人知道。

    蒋莉莉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有几缕头发垂在了额前。

    看她的样子,关珊雪心中也不忍,而且变相来说,很多事情要感谢莉莉,于

    是她说道:「中午我们出去吃吧,反正你爸也不回来吃。」闻了闻身上的味道,

    她接着道,「我去洗个澡,洗完了正好出去吃,吃完了我们逛逛街,给你买一身

    新的衣服,给你把头发弄一弄,明天早上去接元一的话也给他一个好印象。」

    「嗯……好……」蒋莉莉低声说道,然后缓缓进了自己的房间。

    『滴……』洗衣机发出一声轻响,衣服已经洗好了。

    关珊雪把那些衣服取出来,其实她刚才在想要不要把这些衣服扔掉,莉莉出

    来的时候把她吓了一跳,顺手就扔进了洗衣机洗了。

    现在看看那些衣服,以后她跟孙元一能光明正大在一起的机会会越来越少,

    这些衣服也算是两人关系的一个见证,她心里倒有些舍不得。

    想了想,她把那件穿过的那套文胸和内裤拿了出来,放到干衣机里烘干,别

    的都晾到了阳台。

    「莉莉,走吧。」敲敲莉莉的房门,关珊雪说道。

    「来啦!」

    吃了饭,母女两人在街上逛了逛,关珊雪给蒋莉莉挑了一件波点的白衬衫和

    一条高腰的铁锈红长裙,穿好后,蒋莉莉看起更加甜美了。

    「妈,你不买一件吗?」蒋莉莉问道。

    关珊雪看看镜中的自己,身上穿的还是早上孙元一给她挑的那件,她伸手轻

    轻在这衣服上摩挲,缓缓道:「不了,今天不了,我喜欢身上这件。」

    买完衣服,两人来到一个发型屋,蒋莉莉做着头发,关珊雪坐在休息区等她。

    拿着手机看着,关珊雪不知怎么的,不由自主地就打开了那个私密空间,里

    面一张张的照片上都是孙元一那张满是笑意的脸,还有他们两人的合照。

    一张张翻过去,关珊雪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意,心里对孙元一的思念也更深。

    不知道元一现在在做什么?关珊雪想道,看看蒋莉莉那边已经包了起来,刚

    才她给她挑了一个梨花烫的波波头,这样会让她看起来更加的青春靓丽。

    想到这里,她内心倒也有些酸酸的,觉得照这样下去的话,明天去接孙元一

    恐怕风头都让莉莉给占了。

    关上私密空间,关珊雪起身道:「看你做个头,我干脆也做一个吧!」

    挑了好一会,她选定了一个比较适合她的发型。

    等待的过程中,蒋胜华还打过来一次电话,询问两人的去向。

    「我跟莉莉做头发呢!晚一点回去。」关珊雪说道,「你回去了吗?」

    蒋胜华说道:「快了,我跟志鑫还有点别的事情,那这样,你们做好了头发

    去来仪楼吧!我在那边定了位置。」

    「好!」关珊雪说道。

    做完头发,都已经六点半了,母女两人赶了过去,进了蒋胜华定的那个房间,

    就看到蒋胜华和孙志鑫两人有说有笑地不知道在谈什么。

    看到孙志鑫,母女俩都是俏脸一红,尤其是关珊雪,脸上更是红云蒸腾,就

    像新媳妇第一次见到公公的那种感觉,想想也是,以她和孙元一现在的关系,孙

    志鑫说是她的公公一点也不过分。

    而蒋莉莉就有些羞愧加害臊了,十分的羞愧,甚至不敢抬头看一眼孙志鑫。

    见到她们俩来了,蒋胜华连忙起身给她们端了凳子。

    「叫人……」为了缓解尴尬地气氛,关珊雪低声对蒋莉莉说道。

    「啊?哦……」蒋莉莉低着的头这才抬起来,看看蒋胜华:「爸……」

    又看看孙志鑫:「爸……孙……爸……伯……」她脑中有些混乱,想要叫孙

    志鑫爸爸,不知怎么觉得还是叫孙伯伯好,又一转念还是觉得叫爸爸好,就叫出

    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怪称呼。

    「莉莉,叫爸爸,怎么又是爸又是伯的!」关珊雪这时也让蒋莉莉这一打岔

    回过神来,连忙斥责道,「发生了这种事,你还不跟你爸道歉!」

    「呵呵……没事没事……」孙志鑫倒是不在意的样子,还是那种笑呵呵的长

    辈模样,「孩子心里大概是有点疙瘩,没事的,过去了就好了,明天等元一回来,

    两家吃顿饭,把这个事情说开了就行了。」

    「志……志鑫啊……」关珊雪咽了咽唾沫,看了看周围道,「筱露没有来吗?」

    「嗨!我们家那口子你还不知道吗?」孙志鑫无奈地叹气道,「她就是心里

    还有些气不顺,明天我们一起劝劝,莉莉你也跟她说说好话,事情就过去了。」

    「对对对!志鑫说得对!」蒋胜华也在旁边搭腔道,「阿雪说的也没错,这

    事起因也在莉莉身上,错在我们这边,道歉也是应该的。」

    「不用,不用。」孙志鑫说道,「反正结婚那天也没有出什么岔子,事情就

    算顺利解决了只要把我们家那口子的气给理顺了就行了。」

    他笑呵呵地说道,指着凳子道:「坐!都坐啊!今天我做东!庆祝一下莉莉

    又回来了!」

    蒋胜华和关珊雪正要推辞,孙志鑫又是一句话:「谁都不许跟我抢啊!服务

    员,走菜!」

    看他这么坚持,夫妻俩也不说什么,这顿饭吃下来,关珊雪和蒋莉莉就偶尔

    说句话,蒋胜华和孙志鑫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一样,一直说个不停,他们说的都是

    一些琐事,没有任何意义,可是他们就是聊得那么起劲,说到兴头上的时候两人

    甚至还拍掌欢笑。

    关珊雪虽然没说话,但耳朵也听着他们的话,总觉得有些奇怪,以前从来没

    见过他们有这么多话的,而且孙蒋两人认识已经快三了,即便是有再多的话,

    一天说一句也差不多说完了,可是他们两个就一直在说话,大部分都是蒋胜华在

    说,孙志鑫就是看着他,微笑着,眼中闪着莫名的光彩。

    这种光彩让关珊雪有些似曾相识,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只是女人

    的那种第六感给她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总算这顿饭都吃完了,孙志鑫叫来服务员买单。

    将信用卡交给服务员,孙志鑫这才说道:「明天我和筱露去接元一,莉莉你

    跟我们一起去吗?」

    「我……我……」蒋莉莉本来是决定明天去接孙元一的,可是公公忽然这么

    问,她反而有些害羞了,「我不好意思见他……」她的声音很低。

    「你这孩子!怎么说这话!」关珊雪可是很想早一点见到孙元一,急忙呵斥

    道,「刚在家里还跟我说想他想得不行,这个时候又说这话!」

    「妈!!」蒋莉莉被关珊雪道破心事,娇俏地用腿蹬了一下地,嘟起嘴,不

    好意思地轻轻拍了一下关珊雪。

    「呵呵……志鑫啊,姑娘脸皮薄,我替她说。」蒋胜华笑道,伸手托住孙志

    鑫的手,另一只手还在他手背上拍了拍,「我们去,明天我们一起去。」

    关珊雪看着他的动作,眉头轻轻一皱,这动作……总是说不出的怪异。

    「好啊,那这样的话明天我就开那辆商务车,一辆车就够了。」孙志鑫笑道。

    定好了时间,孙志鑫就跟他们一家道了别。

    回到家里,蒋莉莉和关珊雪都说要洗个澡,今天两人都做了头发,满身都是

    那种药水的味道,更是要洗一洗了。

    「那我先洗吧!」蒋胜华说道,「我洗得快,你们还要洗头,时间长。」

    很快,他就洗完了。

    「阿雪,给我那块毛巾过来,我忘了拿了。」关珊雪拿着毛巾和他的内裤进

    去,蒋胜华正站在洗漱台前刷牙。

    「给你。」递过去毛巾和内裤,蒋胜华转过身来接起,关珊雪看到他的鸡巴

    就在身下晃荡着,见过孙元一的那根巨物,如今再看蒋胜华的鸡巴,就跟小儿科

    一样,这让她不由得内心幽幽一叹,虽然开始容纳孙元一的鸡巴是痛苦不堪,可

    是一旦容纳过了那东西,却又心里十分想要。

    「怎么了阿雪?」蒋胜华看她有些出神,奇怪地问道。

    「没什么,在想些事情。」关珊雪轻轻答道,「你洗完了吗?洗完了的话我

    要洗了。」

    蒋胜华点点头,穿好内裤走出了卫生间。

    进了淋浴间,关珊雪洗洗冲洗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闭上眼正在享受冲澡的乐

    趣,忽然卫生间门打开了,蒋莉莉走了进来。

    「妈,我们一起洗吧。」把换的衣服放到小凳上,她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掉跨

    了进来。

    关珊雪刚才被她吓了一下,在她进来的时候朝她背上轻轻一拍:「进来要敲

    门都不知道了吗?」

    「嘻嘻……」蒋莉莉笑嘻嘻地说着,凑过来让淋浴头中的水洒到她身上,

    「你我都是女的,难道我还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吗?」

    「拿走吧!」关珊雪把淋浴头塞到她手上,抹起了洗发膏。

    蒋莉莉也把头上淋湿,睁眼挤出洗发膏,看到眼前自己的母亲正在头上挠着,

    身子随着自己的动作一晃一晃的,胸前那对丰乳也一抖一抖的摇摆,那微微带着

    褐色的乳头还上翘着,整个乳型都是那么好看。

    她低头看看自己胸口那对勉强还算不小的乳房,不管怎么说,至少乳型还是

    跟的差不多的,伸手捏了捏,然后晃了晃自己的身子,发现想要向那样

    每一次的动作都带起乳房的晃动简直是不可能的,自己目前唯一比强的地方

    大概就是自己的乳头还是比较粉的。

    看闭着眼睛,她咧嘴无声一笑,把淋浴头搁在一边,伸出手去盖在那对

    丰乳上。

    关珊雪『啊』的叫出声来,微微睁眼瞥了瞥蒋莉莉,又闭上眼,笑道:「干

    什么?你自己不是也有吗?」

    蒋莉莉笑嘻嘻道:「我有倒是有,可是没有你的这么大……而且……」

    说着她揉揉手中的两只巨乳,又捏捏乳峰上端两颗褐色的乳头。

    「说话就说话,摸得我痒痒肉都起来了。」关珊雪挠着头皮,「你后面要说

    什么?」

    蒋莉莉拿开自己一只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揉了揉,说道:「我总觉得我的好

    像没有你的软,摸起来硬硬的,也没有你的大。」

    「哈哈!」关珊雪笑了起来,拿过淋浴头把头上的泡沫都冲了,在莉莉的乳

    房上也摸了摸,又笑了起来,说道,「你呀……你这不叫硬硬的,你这叫有弹性。

    一来你这是揉的少了,元一要是勤奋的话,以后会慢慢变大的,二来你也年

    轻,里面的脂肪之类的还很丰富,就把它们撑起来了,多揉揉就会慢慢变软了,

    等你生了宝宝,也会变软的。」

    「嘻嘻……看来我爸挺勤奋啊……」蒋莉莉笑着说道。

    「没个正形……」关珊雪嗔怪道,不知怎么的,她脑中总是浮起孙元一的那

    双大手会在莉莉的乳房上揉捏的,不禁心中酸涩,鼻子也感觉酸酸的,像有

    什么冲击自己的泪腺一样。

    「姨妈的乳房跟你的形状一样吗?」蒋莉莉问道,「既然你们是双胞胎,应

    该是一样的吧?」

    关珊雪让过水流,让蒋莉莉过去,自己开始抹沐浴乳。

    「形状应该不怎么一样。」关珊雪边抹边说道,「年轻的时候我跟她一起洗

    澡,她的好像比我的更圆一些,乳头和乳晕的颜色也更深一些。」

    「大小呢?」蒋莉莉十分好奇道。

    「以前我们身材都差不多,她的乳房除了比我的圆一些,大小都差不多,现

    在不知道了。」关珊雪细细地把身体每一寸肌肤都抹到了,尤其是小穴那里,仔

    仔细细地抹着,用手轻轻按压,感受还有没有肿胀疼痛的感觉。

    所幸,这种感觉已经消失了,她心里也平静了些。

    「为什么啊?」蒋莉莉更好奇了。

    关珊雪让她让个位置,自己过去把身上的沐浴露都给冲了:「这有什么为什

    么啊……她做医生,应该不会像我这样管理身材这么。」

    蒋莉莉微微摇头,说道:「也不一定,颖颖姐也跟我提过。」

    「哦?颖颖跟你说什么了?」关珊雪倒是好奇了。

    「这不是姨夫前几年过世了嘛……」蒋莉莉也过去把身上的泡沫冲了,「颖

    颖姐说姨妈那阵子很伤心,为了排解一下她心中的悲伤,她一有时间就带她去做

    做瑜伽,转移转移注意力。」

    「哦?」这事关珊雪倒是确实不知道,她跟姐姐现在一年到头见面的次数也

    少了,她那么忙,自己也上班,两人的时间总是凑不到一块,最多也就是偶尔在

    微信上两人聊聊天,不过也都是一些琐事,「她还会做瑜伽啊?」

    「嗯,听说姨妈瑜伽练得还不错,这段时间眼瞅着气色也好了,精神也饱满

    了。」蒋莉莉冲完了拿起自己的浴巾擦着,嘴里随口说着。

    「嗯……那倒也还可以,你姨夫去世的那段时间,你姨妈可是很伤心,整个

    人都萎靡的。」关珊雪说道,「等她也有空的时候,我们可以去看看她。」

    「嗯。」蒋莉莉把浴巾丢进洗衣篮,穿起了衣服,「我洗好了,出去了啊。」

    关珊雪点点头,看卫生间的门缓缓合上,她拿起浴巾把身上都擦干,走过去

    把卫生间的门轻轻锁起,这才拿起挂在墙上的小镜子,坐到淋浴凳上,岔开双腿,

    使小穴全都暴露在外,然后把小镜子伸了过去。

    镜子中映出她的小穴,胀鼓鼓的大阴唇在穴口挤出一条美丽的缝隙来,把内

    里的一切都挡住了,伸手轻轻拨开,一线天,红嫩的小阴唇微微张开,把穴口呈

    现在她面前。

    嗯……看起来已经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看来元一这个药还是有效果的。她

    心里想着,看到小穴部位的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把起身把镜子又挂上,洗

    漱完毕后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蒋胜华正在划拉着手机,笑呵呵的样子,关珊雪进来了他也没在

    意。

    「跟谁聊天呢?笑得这么欢。」关珊雪用干毛巾擦擦头发,拿出吹风机道。

    蒋胜华眼睛都不离开手机,笑道:「是志鑫,他说筱露今天知道他跟我们吃

    饭了,正跟他闹矛盾呢,他刚刚才劝服她答应下来,明天跟我们一起去接元一。」

    「嗯……也好……」关珊雪点点头,打开吹风机吹起了头发,她心里也有些

    忐忑,刘筱露是她几的朋友不假,可是明天的见面还是两人在自己与孙元一

    有过肌肤之亲后的第一次见面,她的心里也跟晚上见到孙志鑫那样,狂跳个不停。

    因为家里只有自己的女儿和丈夫,关珊雪并没有穿睡衣,吹头发的时候用手

    撩拨着头发,乳房随她的动作阵阵颤抖,蒋胜华看着手机,就觉得余光中一团雪

    白的肉影来回摇晃,眼睛一瞥看了过去。

    看着关珊雪的动作以及身材,他眼睛不再盯着手机,而是看着关珊雪。

    看着看着,他的心里泛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感觉有点痒痒的,却

    又有些酸酸的,像有什么堵在了他的心口,他的眼珠骨碌碌转动起来,不知道在

    想些什么。

    吹干了头发,关珊雪穿上睡衣睡到蒋胜华身旁,蒋胜华在手机上又聊了一段

    时间,这才放下手机凑过来,说道:「阿雪,刚才听你和莉莉在洗澡的时候聊得

    热火朝天的,聊些什么内容啊?」

    「没聊什么。」关珊雪闭上眼假寐。

    蒋胜华把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抚摸她光滑的小腹,逐渐向上移。

    关珊雪不自觉地伸手抓住他的手,想要拦住他。

    「怎么了?」蒋胜华奇怪道。

    关珊雪放开手,轻声解释道:「没怎么,就是今天有些累了,你忽然摸我,

    感觉特别痒。」

    她心里明白,这是自己正儿八经的,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恰当的理由拦

    着他。

    蒋胜华的手已经摸上她柔软的双乳,笑道:「我怎么好像听到你们在说和这

    东西有关的事情啊?」

    关珊雪睁开眼,嘴角一撇道:「你这老流氓,我跟女儿聊天,你怎么还听墙

    根啊?」

    蒋胜华在她柔滑的乳房上轻轻揉着,说道:「你这话说的,我蒋胜华是那样

    的人吗?不过淋浴间空间小,你们说的话虽然不是全都听见了,但是有几个关键

    词我还是听得见的嘛……像什么乳房啊、乳头啊之类的。」

    关珊雪伸手在他抚摸自己乳房的手上轻轻一拍,示意他把手拿开。

    「你跟我说说,我好像还听你们说什么大啊小的问题。」蒋胜华停下了揉乳

    房的动作,把手向她的腹部滑去,按在她的小腹上。

    「哼……还说没有听墙根,我看你听得听仔细啊。」关珊雪语带讽刺道。

    「我也就是好奇,你倒是给我说说看。」蒋胜华不依不饶道,指尖曲起在她

    腹上挠动。

    关珊雪被他挠得身上痒痒的,一侧身道:「把手拿开,拿开我就告诉你。」

    蒋胜华嘿嘿一笑,把手从睡衣里拿了出来。

    「其实也没什么。」关珊雪说道,「你是好奇,莉莉跟你一样,也是觉得好

    奇,她问我怎么我的乳房这么软,她的却有些硬硬的。」

    「硬硬的?怎么?里面有什么东西?」蒋胜华关心道,这方面的新闻他还是

    看过的,万一是什么乳腺癌之类的就糟糕了,「难道是里面长了什么东西?」

    关珊雪瞥了他一眼,说道:「你能不能盼点好?哪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她那

    个就是有弹性,我们刚结婚那会你不也说我的摸起来硬硬的吗?后来天天让你揉,

    就慢慢软了,生完了莉莉,就更软了。」

    唉……她心中叹气道:还是年轻好啊,就是有弹性,我的弹性可是不如她啊。

    不知道元一摸习惯了莉莉的再摸我的会是什么感想?

    「嗯……这倒是,你不说我都给忘了。」蒋胜华笑道,「我怎么还听你们说

    什么大啊小的什么的?」

    关珊雪道:「自然是我的大她的小,她问我为什么。」

    「那你怎么说的?」蒋胜华问道。

    「诶,不是,你今天怎么会对这个这么上心啊?」关珊雪问道。

    蒋胜华干咳一声,老脸一红,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今天会这么上心,

    只是他想确认一些事情,所以才追问不止。

    于是他随口说道:「这个嘛……这个……你也知道莉莉逃婚,所以我也想知

    道她为什么要逃婚啊,也许能从她说的话里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呢?」

    听他这么说,关珊雪眼睑一垂,不正眼看向他,莉莉逃婚的原因她自然知道,

    只是不能跟蒋胜华说而已。

    「你说得……倒也对……」关珊雪微微闭上眼。

    「那你是怎么说的呀?」蒋胜华又问道。

    「我跟她说是因为揉得太少了,让元一多揉揉就好了。」关珊雪说道。

    「后面呢?你们还说什么了?」蒋胜华又问道。

    关珊雪没好气道:「没什么了,后面说的都是跟月姐有关的事情,颖颖告诉

    莉莉,姐夫死后,月姐学了几年瑜伽,已经走出心伤了。就这些了,没别的。」

    关珊雪把母女两人聊的话题干脆都说了,也省得蒋胜华一句一句的问,搞得

    就像审自己一样。

    今天吃饭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蒋胜华的种种举动透着说不出的怪异,可是

    她有说不出到底哪里诡异。

    而且按理来说自己是他的老婆,孙元一是是他的女婿,可是自己和孙元一在

    洛沙岛上住了三天,即便是告诉了他两人是分开住的,难道他不应该询问一些什

    么吗?

    可是他今天什么都没问,把自己接回来之后就出去了,一直到晚上吃饭才又

    跟她见面,没有一点点思念的意思,也没有一点点关心的意思。

    她心中跳动:难道阿华在外面有了小?从他的种种举动来看,这是很有可能

    的事情啊……莫非他所谓的志鑫找他有事其实是去见小三了?

    蒋胜华又凑了上来,笑嘻嘻道:「阿雪,你不知道,你走了这三天,我发现

    我格外想你,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小别胜新婚』?」

    说着,他的手又搭上了关珊雪的乳房:「既然这东西是因为我揉多了才会变

    大,我今天就再来揉揉怎么样?」

    他的手揉着她的乳房,另一手去脱她的裤子。

    关珊雪正在想着,看到他的举动,猛地脑中灵光一闪,蒋胜华已经好些年没

    有碰自己了,什么『小别胜新婚』这种话骗骗别人也就算了,跟她说她是不信的,

    结婚三了,两人一直都生活在一起,有再大的激情也都给磨灭了。

    那么……他今天这样仿佛急色一样地脱自己的裤子是为了什么?

    她配合着蒋胜华的动作把裤子都脱了,脑中一刻不停地思索。

    怪不得……怪不得回来后他对自己这么热情,对孙元一却又不闻不问,他这

    是在怀疑自己和元一啊……难道让他看出了什么疑点吗?

    把脑中的思绪联系起来,她看着蒋胜华谄笑的脸,心道:还是元一想得对啊

    ……幸亏昨晚今早都擦了消肿的药,哪怕是里面没有消肿,至少刚才自己看起来,

    外面是消肿了。

    忽然觉得如果蒋胜华真的找了小三,好像对自己和孙元一有好处?

    蒋胜华将关珊雪的三角裤和睡衣都给脱了,她的睡衣里是光溜溜的,这样一

    来,关珊雪娇美白嫩的裸体完全展露在他的眼前。

    蒋胜华也将自己的睡衣也给脱了,却没有脱掉自己的睡裤,直接跨上了她的

    身子。

    关珊雪内心认为蒋胜华是在怀疑她与孙元一,自然也要配合一下他,娇声责

    怪道:「你轻点,忽然就跨上来,压到我了。」

    心中却有暗自庆幸昨天孙元一的未卜先知,原本她还觉得孙元一是多虑了,

    现在想来,更觉得他心思细腻。

    接着她又道:「你今天怎么了?不说这两年,年轻的时候你对这事就不怎么

    积极,今天怎么转性了?」

    蒋胜华俯下上身,伏在关珊雪粉嫩酥软的身子上,凑近她的耳边道:「都说

    了小别胜新婚,我这不是特别的想你嘛……把我的心火都给勾出来了……」

    说着他不等关珊雪答话,轻轻含住她的耳垂在口中吮吸,一手撑着身子,一

    手在她那对雪白绵软的乳房上重重搓揉着。

    蒋胜华的鼻息呼在她的耳畔,关珊雪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轻咬下

    唇,娇声轻喘,伸手浮搭在他的肩上。

    「嗯……」她轻轻哼着。

    蒋胜华感受到关珊雪的情绪,便顺着她的耳根、脖子向乳房那边舔过去,在

    那对柔软的丰乳上不住地亲吻吸吮,留下道道红印,将她浑圆细滑的手臂也拉过

    来仔细地亲吻着。

    亲完了她的手臂,蒋胜华又俯下身,含住一颗乳头,这乳头此刻软软的、柔

    柔的,被他吮住舌头在上面不停地转圈。

    「啊……」关珊雪轻轻地哼了出来。

    与孙元一在一起的那些时光,仿佛像是打开了关珊雪体内某一处的开关一样,

    很快她就在蒋胜华的挑逗下身子变得燥热红润,乳头也在蒋胜华的吸吮下,硬硬

    地翘了起来,而从她小巧的鼻孔中也传来一声声引人情丝旖旎的娇哼。

    蒋胜华继续向下吻去,伸出手去分开关珊雪那浑圆修长的大腿,直到自己吻

    过了她的小腹、阴阜,来到了她的穴口。

    他将手贴在她的穴口,轻轻地揉压着,感觉着从掌心传来的柔嫩湿热。

    「哼……」关珊雪娇哼起来,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穴中已经流出了水来。

    「啊!」蒋胜华忽然用大拇指按住关珊雪的阴蒂,在阴阜上加大力道揉着。

    「阿华……阿华……」关珊雪只觉得一股股电流般的刺激从阴蒂上传遍全身,

    小穴深处泌出更多的淫水来。

    蒋胜华伸手分开两片大阴唇,露出了里面细嫩殷红的小阴唇,穴口湿得象发

    洪水,还在不停地流出淫水。

    他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捏住硬起的阴蒂,关珊雪再次轻哼出来,娇娇的呻吟声

    让任何正常的男人听了都会忍不住上前疼爱她。

    蒋胜华将一根手指慢慢地插入小穴里,穴中湿淋淋的,手指插进去很是顺利。

    关珊雪立刻就感觉到手指伸到的地方有明显的肿胀感,心脏『砰砰』直跳,

    耳边也是『咚咚』的声音,因为害怕蒋胜华发现这个问题,她紧张得身子都在颤

    抖。

    「阿雪……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的里面还是这么紧啊……」蒋胜华轻声感

    叹道,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穴中的嫩肉紧密的包裹住。

    听他说这话,关珊雪知道他没有注意到穴中其实是肿着而不是因为紧,心下

    松了口气,正巧这时蒋胜华略微转动了一下手指,她也借坡下驴,像是忍受不住

    一般颤抖呻吟,小穴也很给面子,穴中汹涌地涌出了更多温润稠密的淫水,流到

    蒋胜华的手上,从他的指尖渗出流到床上。

    他继续进行着手上的动作,听着关珊雪的呻吟,好像是在跟她缓缓调情一般,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内心现在是焦躁如火,因为进行到了这一步,他的

    鸡巴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而这,也是他今天想要确定的一个事情,其实关珊雪想错了,蒋胜华今天的

    种种举动并不是因为怀疑她和孙元一有什么不清不楚,他的内心早就已经发生了

    质的变化,而这件事,在没有被人戳穿之前,他是不能承认的,只能自己用一些

    方法来确认。

    「阿雪……帮我舔一舔……」蒋胜华抽出手指,脱掉自己的睡裤,急吼吼地

    扶着自己的鸡巴来到关珊雪面前。

    「嗯……」关珊雪正在享受蒋胜华的手指对自己的抽插,性欲冲脑的时候听

    到这句话,她也是答应了下来。

    只是当蒋胜华的鸡巴伸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却吃了一惊,蒋胜华也不到五十

    岁,这种年纪的男人不会说一点性欲都没有的,有的人甚至还能保持一周两三次

    的做爱频率。

    可是如今看看蒋胜华的那根鸡巴,自己都已经这样了,哪怕是光听声音他也

    应该有感觉了,无论如何鸡巴也不会像眼前看到的这样软趴趴的,跟一条软皮蛇

    一样耷拉着,别说勃起,简直就是连一点勃起的迹象都没有。

    「来……」蒋胜华说着,把鸡巴凑到关珊雪的嘴边。

    关珊雪调整了一下姿势,把鸡巴含进了嘴里。

    她的想法没有错,那鸡巴现在确实仍然是软软的,连一点点硬的状态都没有,

    含在嘴里就像是一款软软的果冻进了嘴里,无论她的舌头怎么撩拨,那东西都没

    有起来的迹象。

    蒋胜华冷静地看着关珊雪把自己的鸡巴吞吞吐吐的,就像那东西是别人的一

    样,是不是勃起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鸡巴在嘴里又吞又吐,舌头在龟头上又卷又舔,口中又吸又嘬,关珊雪觉得

    嘴巴都酸了,可是嘴里的这东西却一点起色都没有。

    「唉……算了……」蒋胜华叹口气,止住了关珊雪的动作,「别弄了,可能

    是我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他闭着眼轻轻摇着头,捂着自己的额头缓步走出房间。

    关珊雪把口中的口水吐了出来,看着他进了卫生间,心里反倒有些庆幸,幸

    好蒋胜华没有硬起来。

    而蒋胜华此时在淋浴间冲洗着下身,脑中思绪转动。

    唉……看来我真的已经是『那样』的人了……他心中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