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我的性奴家族 欢乐颂 五畜同床 淫荡女友帮我脚交

【欲海美人劫】(22)

      【欲海美人劫】(第22章)无羞无止作者:局长闲人219525字数:12569第22章、无羞无止董洁也不瞒他,说道:“现在旅游旺季,车票不好买,十天以内的进京车票早都没了,我原想找省妇联的人走走关系,后来一想这点小事不求人了,就在这左右转了一圈,跟车站的内部人搭上关系,按黄牛价搞了一张。”

    刘易心想这董洁太神奇了?火车站一个人不认识,这内部关系是怎么搭上的呢?董洁看他疑惑,便说:“也没什么,不过是多花了几个钱。走吧,先找地方吃饭。”

    刘易心想票已经买了,就去吧。

    二人找个了干净的小吃部,只要了两碗面。吃饭的时候董洁却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包的一万块现金,让刘易收起来。

    刘易说:“姐,我还有钱,用不着你拿,再说也用不了这么多。”

    董洁笑说:“穷家富路,京城那个地方花费大着呢。再说你那个小公主也是个花钱大王,你走的时候无论剩下多少都给她扔下,这钱你不白花。”刘易想想也只能收下了。

    董洁看着刘易的眼晴又说道:“你们两人大半年没见面了,这背后的故事估计都不少,我听郑秀给你打电话还是情意绵绵的,一定还是真心爱你的,有些事情你也不要计较太多了,谁都有寂寞的时候。”

    刘易看着董洁的眼睛好像是含着什么东西,小心地问道:“姐,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董洁的眼睛忽闪了两下,马上转了笑脸说道:“我知道什么?我离她二千多公里,你天天打电话还问我?”刘易也只能干笑。

    吃完饭,董洁又在站外给刘易买了些水果泡面,让他在车上吃,两人去火车站等车,却是董洁的车先发,刘易只好先送董洁上车,刘易要送到火车上,董洁却不干,说没什么东西,到检票口就行了。

    两人在检票口排队等着检票,董洁把刘易拉到角落里又说道:“你以后不要再想着你姐了,咱们做的已经够过分的了。咱们心中有就行了,这些日子我也很幸福,也不是不想给你,就怕你再深入下去放不开,心里有了负担只会害了你。

    你已经有了郑秀,一定要对她好,要不我都不答应。从现在开始,以后有急事的时候才能找我,我那头有好事我也会去找你,平时轻易不要再联系,想我了就忍忍,想要做大事的人不要把这种事放在心上,传出去对谁也不好,现在就把手机里关于我的近期通话记录全删了,别人的留下,让她看不出来。”

    刘易看着董洁的眼睛眼圈一红,说道:“姐,我真想要你,如果秀不是真心的,你跟我走吧,无论你以后跟了谁,我都愿意等你一辈子。”

    董洁叹了一口气,说道:“刘易,有你这句话,也就够了,姐姐怎么付出都不后悔,但男女有别,咱们的路真的不同,如果咱们两人真有那个缘分,我也等你一辈子,但你不能辜负另一个爱你的人,咱们都已经很对不起郑秀了,把这事埋心里吧。我还是你姐,听话,啊。”

    刘易眼含着热泪只得嚅嚅地答应了,董洁见无话了就排除检票,过了检票口,只用眼角扫了刘易一眼,突然转头冷了脸,一扬飘逸的秀发,踩着高跟鞋,几乎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像一个时装大模特一般拎着服装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刘易看着董洁摇摇娉娉又意志决然的背影心内一阵发酸,想要张口大叫一声“姐”,却最终没有喊出口,手把着检票的铁栏杆看着董洁远去的靓丽身影,眼泪像是开闸的水一样流了下来,也不管周围的人怎么看他,哭了半天。

    董洁上了火车找座位,放好了东西,又坐在座位上,两眼迷茫地望着窗外,自己和刘易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样子,到底会走到什么程度?目标到底在哪里?还没有想清楚,自己现在可以说还没进到圈子里,还在官场的底层转圈,这里面的门道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仍然吃不准最后的结果,只能去尽力而为了,结果也只能看天意,一切都是天意。

    而郑秀那里自己已经给她下了个老鼠夹子,她怎么理解就是她的事了,如果她够聪明,她就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到,但郑秀到底有多聪明呢?

    郑秀是很聪明,但也不是个什么好鸟,自己怕郑秀怀疑,没敢主动打电话,却暗中找人打听郑秀在京城的动向,她在京城很神秘,刚到那不久就转了几家医院与其它的人分开了,现在听说去了一家高级医院,在哪住也不清楚,行踪诡秘。

    自己离她太远,否则早都找到她的毛病了。现在与刘易太过亲密,心里隐隐的觉得对不起她,但她真的在外有外心了,这事情倒好办了,就看刘易这次有什么收获。

    董洁看着窗外又想起了刘易,突然感到下身一阵脉动,热的乎的好似有阴水流了出来,现在不是月经期,不会来月经,幸好早已经垫好了卫生巾,这几天很疯狂,每天都被玩三四个小时,昨天简直被玩了大半宿。

    刘易这个体育棒子的体力真是没得说,而且他很有耐心,两个大阴唇像开口的石榴,被舔弄的永远都合不上,那阴蒂都被他啯的突出来了,像个一个小鸡巴一样让自己不好意思,现在只要一想起来他粗大的肉棒就不由自主地流水。

    男人,真的是个好东西,尤其是这种有情有义又柔情的男人,但可惜这个男人已经有了一个爱他的女人,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给介绍的,相当的闹心。

    但其实也无所谓,如果老天真开了眼,就把刘易还给我吧,我带着他走一条另类的人生路,如果他要是被欺负了,我一个小指头就能把他拉回身边,而永远跟他幸福地做爱,这个逼就永远给他留着,让他操到天荒地老。

    董洁想完有点脸红,自己怎么能想起这个淫秽的词呢?自己还是个姑娘家啊?

    但说是不想,两个胀大的乳房也是痒痒的,下身的阴水竟然不争气地又流了出来,湿透了卫生巾,太淫荡了。

    但无论淫不淫荡自己也是一个女人,也知道什么是快乐?什么是幸福,却不知道如何能获得的更多?唉,男人,我太他妈的需要了。

    董想完一抬头,只见有几个色男不是好眼神地看着自己,知道自己表情失态,急忙收起了脸子,望向了窗外。

    下午四点多,刘易也坐上了进京的列车,竟然还是个下铺,一打听才知道这个车厢基本上都是高价,都心知肚明也不多说什么。

    到了晚上,刘易又给郑秀挂电话,本来不想告诉她自己进京的消息,想给她个惊喜,但想想还是说吧,有位高人曾经说过:“轻易不要给你的爱人惊喜,因为他有可能会给你一个更大的惊喜。”

    董洁的话还是有道理的,自己不要给自己添麻烦,只要她爱着我,有些事情不需要知道的就别知道了,毕竟自己也做的不对。估计自己在面对郑秀的时候也会心虚,自己要做的就是尽量不要让她看出来,而对她更好做为补偿。

    刘易在手机里跟郑秀说自己在进京的列车上,初时郑秀还不信,刘易又说了几点上车几点到,郑秀这才信了,高兴的几乎都要跳起来了,在电话那头兴奋地大叫了好几声,又说去车站接他,那个热情开心的劲让刘易的情怀也激动了好一会儿。

    刘易收了手机在火车上睡觉了,而关了手机的郑秀转瞬没了刚才的热情,穿着一套高级紧身健身衣坐在健身馆贵宾房的沙发上痴呆了。

    一个四十多岁中等身材的光头健身教练只穿着一件运动短裤和运动鞋,裸露着上身,站在一件运动器具旁边,淫邪地看着她,一身古铜色的肌肉块证明着实力强大。

    教练等了片刻,说道:“郑姑娘,我们开始吧,明天你男朋友就到了啊?”

    郑秀眼神茫然地说道:“那又能怎么样呢?我的膜还没做呢,来不及了啊?”

    教练呵呵了几声,说道:“膜是小问题,你弄个一次性的假膜,只要喊疼就行,或者没有膜也可以,二十多岁的女人有几个处女膜出血的,他是你男朋友,一定心疼你,不会认真的。但真做起来,你的阴道不紧就着人怀疑了?这段时间你进步不少,但还得练习啊?”

    郑秀瞪着仍然清纯的杏眼问道:“真的?男人就那么在乎松紧吗?”

    教练说道:“那是当然了,舒服啊,要是一插进去空空洞洞的没感觉,一想就是被别的男人干松了,谁会喜欢呢?介绍你来的那个邵教练,现在外号叫一根肠,那腹部练的像一根肠子能左右移动。原来是个小二奶,生完孩子阴道松驰了人家就不喜欢她了,她做过手术都没好使,后来到这里来练瑜伽还当老师,喜欢上了凯格尔内吸术,再加上瑜伽腹吸术,练到把香蕉都能挤出来,一般男人在她身上都过不了二分钟,多少男人想娶她呢?就是为了舒服啊。”

    郑秀想到了自己被陈诚的朋友操的时候他们一个劲地喊紧,心里也是激动了一下,却轻长叹了一口气,自己是一个学医的,女人阴部只有阴道口有肌肉,里面根本就没那功能,只能靠天生异禀。但能练到这种程度也是举世无双了,又问道:“我也能练到那样吗?”

    男教练又答道:“那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我再给你加点新项目,不仅仅是在这里做器械训练,你平时也不能闲着,送你一套阴道哑玲,天天戴着,效果会更好。但要注意卫生,别得病。”

    郑秀又叹了一声,说道:“也只能如此了,今天我想减少两个项目,留点体力等明天。”

    男教练却笑道:“你练的越多,身体素质越好,体力越强,你白天上班越来越精神吧?来吧,先做基础运动,跳绳五分钟再做二组仰卧起坐热热身,腰部和小腿没力,什么也练不好哟。”说完转身从卷柜里拿了一根跳绳,想了一下,又拿出一个盒子,走到郑秀面前说道:“咱们抢前抓早,现在就来点实用的,你试试这个,绝对好用。”

    郑秀接过盒子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个粉红色的像两个小鸡蛋串起的东西外带一个小把,还以为是按摩器,但马上明白了就是刚才说的阴道哑玲。脸色一红,羞说道:“这个东西这么大?怎么用啊?”

    男教练暧昧地笑道:“加强训练吗?就得多上个项目,你现在就戴上它,今晚就能让你有成绩。”

    郑秀羞红着脸,想了一下,说道:“好吧,我试试。”说完转过身去要去更衣室。

    。

    男教练邪邪一笑,拉住郑秀说道:“咱们都这么熟悉了,就不用避讳了,这个房间也是贵宾房,不会有外人来的,你都脱了练习更好,气血通畅还自由一点,否则还得洗衣服,麻烦。”

    郑秀的小脸脸顿时又红,非常不好意思地苦笑着把盒子放到沙发上,这个教练是请的私人教练,以前健身没控制好,已经让他干过二次,这身子真的没什么秘密了。

    郑秀刚坐下,那个男教练就热情地过来帮郑秀脱衣服,郑秀也只能配合,自己还是一个大姑娘,被陈诚破了身之后就不知道廉耻了,在这个连名字都搞不清楚的男人面前竟然要脱光衣服?这跟奸污有区别吗?但没区别却拒绝不了。

    片刻郑秀就被扒个精光,就连肉色无边小内内都脱掉了,男教练还拿起色眯眯地嗅了一下,看着郑秀粉嫩的小肉缝强忍着色心拿起盒子说道:“我帮你。”

    说完从盒里拿了一个避孕套撕开,套在阴道哑铃上。

    郑秀坐在沙发上无奈地抬起大腿向两边分开,露出阴部像接受妇科检查似的等待着。

    那个男教练看着郑秀光洁无毛的小凤眼咽了一口吐沫,这干净的小嫩逼要是吃在嘴里可真是幸福,但此时教练身份更重要,还是假装正经地上前轻轻分开郑秀两片粉嫩的小阴唇,阴道口还有些干涩,借着避孕套上的润滑油把阴道哑铃一点点的推了进去,只留一个弯曲的小手柄在外面。

    郑秀也许是因为紧张,感觉进入很费劲,阴道口胀胀的,不仅轻吟了一声,但推进去片刻就好了,内吸了几下也没什么大感觉,只是带点小刺激。

    而男教练心知肚明郑秀没生过孩子,小逼其实已经练的很紧,现在不过是让她再坚持一下,维持一下效果多玩她几次而已。

    郑秀装完了哑铃站了起来,垫着脚尖走两步才发现这个东西的霸道,觉得这个东西有些震动还往下坠,好似要掉出来,急忙夹紧缩阴,骄说道:“哇,好重。”

    男教练微笑着说道:“这个不算是最重的,你先习惯一下,等到这个轻松自如了再换大的。”

    说完让郑秀活动了一下手脚关节热身,甚至主动上前服务,假意给活动关节,其实是猥亵,然后才将跳绳递到郑秀的手中说道:“来吧,为了适应一下,减一半时间,先跳二分钟。”

    郑秀拿着跳绳却紧并着双腿,娇问道:“就戴着它跳?”

    男教练答道:“对啊,千万不能掉出来啊?”

    郑秀站了一下,却弯下了腰,捂着阴道口好似难受着说道:“哎呀,我还没跳就觉得它要掉出来了。好难受。”

    男教练拿起秒表说道:“跳吧,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以后你上班,走路都要戴着它,时刻都在缩阴锻炼,这叫凯格尔运动,这个是静音的,不会有人知道,而且能改变你的走路姿态,高雅又有气质,开始。”

    郑秀被忽悠觉得还是值得的,但真觉得要掉出来了,但为了阴道的紧缩,为了高雅的气质,还是坚持着开始跳绳,脚尖点地,两腿并拢,夹着东西只跳了几下就受不了了,觉得这个东西像敲钟似的往下垫,手捂着阴部,弯腰直哎呀。

    男教练正在背后眯着色眼看着郑秀完美无暇的胴体,乌黑的至腰长发,雪白胜雪的肌肤,水柳似的纤腰,苹果形的翘臀,紧绷有致的粉红小腚沟,笔直修长的美腿,精巧玲珑的小脚丫,用脚尖裸体跳绳像一只性感的青春小白兔子一样更是强烈的诱惑,而郑秀气质娇媚,莺声燕语,一笑风情万种,自己当健身教练这么多年,这种尤物头一次遇到,鸡巴早都硬了,心里一阵阴笑,小傻瓜,玩死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走到郑秀的面前劝说到:“郑姑娘,什么事都要贵在坚持和努力,你以前做的那些项目不都坚持下来了?才有了这么好的体形,用上这个就内外同修了,再坚持一下,调整节奏,注意呼吸的配合,再试试。”说完又到郑秀侧面去了,因为鸡巴都要把内裤顶破了。

    郑秀的前面更诱人,光滑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下面无毛的阴户白鼓鼓的像小馒头跟没刚发育的小姑娘一样,而上面却是丰润饱满的大馒头。每跳一下那两只碗形的大乳房像小兔子一样上下跃动让人眼晕。

    郑秀喘了几口气终于直起了腰,然后重新开始,这下真的像男教练说的那样,调整内吸和跳动的节奏,几下就熟练了,每跳一下就收缩一下,后来竟然能跳一下收缩两下,绝对不会掉出来。

    男教练掐着秒表,心里也是惊讶,这个女人真是尤物,适应能力太强大,自己其实是拿了一个最重的家伙,而跳绳这种反重力的运动是阴道哑铃的克星,没想到郑秀第一次竟然能吸住,坚持跳了二分钟没掉出来。

    教练看时间快到,郑秀已经坚持不住,腿酸肚疼又逐渐的弯腰了才喊停,郑秀站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却是两眼迷离,大腿根有些哆嗦。

    教练上前弯下腰检查,发现阴道哑铃虽没掉出来,但郑秀的大腿根已经湿滑一片,阴水已经出了。不仅伸手摸了一把,放下鼻子下一闻,说道:“有一点药味。”

    郑秀更是脸红,喘息着小声说道:“用药洗的,怕有病。”

    男教练又是阴笑,这种童颜巨乳的漂亮女人根本不可能闲着,就是分谁操和在哪操的问题,今天既然来了,你也跑不了了。

    笑完又说道:“你休息一下,咱们再做仰卧起坐,这个东西就不用拿出来了,从现在开始,你无论做什么动作都要跟它紧密的配合,你那么聪明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郑秀的脸又红,没法再说。这个教练是个十足的色鬼,给自己脱衣服的时候就看到鸡巴硬了,不用看也知道他色眼眯眯地在背后看着自己,但自己现在也是变态,以前当姑娘的时候别人看一眼自己都得瞪一眼,心里骂声流氓,但自从被陈诚破了身之后却是无所谓了,只要有人欣赏,有人夸攒,自己就心里高兴。如果把自己夸得晕晕乎乎的,被上了也无所谓,看来今夜又是一个疯狂夜。

    郑秀休息了一会,又躺在一张健身床上做仰卧起坐,这次是教练给压着腿,帮喊口号,两组做完,郑秀的肚皮都哆嗦了,下身不由自主的收缩。而教练已经闻到了郑秀下身分泌的一股类似酸酸的味道,心中又是偷乐。

    两组热身运动完后,又做了一些扭腰、压腿,扩胸等许多常规动作,都是在教练的辅助下完成的,断断续续地弄了一个多小时,郑秀的训练项目和强度都是有设计好针对性的,即要有女人的柔美还不能练出肌肉块,骨肉丰均才是最美的,所以每项时间都不长,完成之后都是教练给按摩放松,其实说是按摩还不如说是猥亵来的确切。

    郑秀毕竟头一次戴阴道哑铃锻炼,一套动作下来,已经香汗淋漓,双腿发软了,而小腹部更是一跳一跳的,阴道仿佛已经形成习惯,自己在一下下的条件反射似的吸这个东西,而不用刻意去想了。

    男教练闻到了一股女人特有的味道,自己陪练过很多女人,不是每个女人的味道都好闻的,有的简直就是一股臭味,但郑秀的汗味却是特殊,类似维生素的淡淡的香酸味,这种味道泌心入骨,能勾起男人的原始欲望。

    男教练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冲到大脑里了,有些发晕,但毕竟是久经杀场,迅速调整了血压,用一条白手巾帮郑秀擦干净了身子,借机又占了不少便宜。甚至在无毛的阴户上摸了几下,而郑秀没什么反应却很受用,逼都被操翻过多少个来回了,这还算什么呢?

    然后就要正式的锻炼了。教练帮郑秀取出了阴道哑铃,还是觉得咯噔一下,简直就是拔出来的,郑秀的阴部太紧了,好逼,教练不由得在心里暗叫。

    而郑秀的脸又红了,这个东西上面沾满了滑腻腻的阴水带着腥臊的味道,自己都觉得相当不好意思。

    郑秀休息够了就开始专门项目,推过来一个特制的不锈刚铁架,绑好了皮手铐,双臂高举,像要受刑的人一样被吊了起来,然后教练拿了一个铁的杠杠插好,又将郑秀的两腿用皮带绑好分开,搅动摇盘,郑秀白皙笔直的美腿被一点点拉开,最后贴着横杠成了一个横向一字马。

    教练围着像上刑似的郑秀转了一圈,说道:“还是有一点点角度,再调一下。”

    说完又去转动搅盘,片刻,郑秀就叫道:“啊,不行了,受不了,疼。”

    教练又转了一圈,才说道:“你这个角度不算是最难的,有的人都已经大于这个角度,不仅要横叉还要竖叉。”

    说完心里却受不了了,上前摸着郑秀的美腿色眯眯地说道:“郑姑娘,你可真是个尤物,你这个年龄了还能练得这么柔真不容易啊?怎么看你都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跟男人做爱和健身才是女人永远年轻的法宝。你真美。”

    男教练说完不住的在郑秀的腿上身上乱摸,还用舌头乱舔,最终直接吸乳头玩奶子,揉搓着郑秀那像大海碗一样的奶子,同时吸着乳头,啾啾作响。

    郑秀已经被搞的性起,觉得淫水都要从阴道里滴出来了,娇说道:“王教练,不要再摸了,我们开始吧?”

    王教练这才收回了手,淫笑了一声说道:“郑姑娘,你真是太美了,不动手的男人绝对不是个男人。”说完又去推过来一个像箱子似的器材放在郑秀的腿中间。

    王教练又拿起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鼓捣了一会儿,然后看着郑秀的阴部,用手巾擦了一下外面的淫水,一个像假阴茎似的东西带着电线和一个底座插入了郑秀的阴道之中,。

    郑秀觉得阴道里一凉,被插得一咬牙,不由自主的挺起了像天鹅般的玉颈,攥紧拳头,闭着美丽的杏核眼长吟了一声。

    王教练看着郑秀的表情一阵淫笑,开了一个电源开门,说道:“先检查一下你现在的松紧度,看刚才练习的有没有效果。吸气,使劲,好,再来,好。”

    郑秀咬紧牙关,一下下地吸着阴道里的东西,两条被分开在美腿根本就使不上劲,只能靠阴道的肌肉和整个屁股的肌肉往里吸,只一会儿就酸了。却听王教练看着旁边的一个电子数字表说道:“好,很好,感应压力八十,比以前进步了十个点,一晚上就有这种效果,真的不容易啊。”

    郑秀却没回话,只是闭着眼睛嗯嗯着,这个感应器是特制的,专门测试女性阴道的松紧度,插入之后会根据电源的大小膨胀调节粗细。

    王教练每次训练都用这个东西,其实也是一个健身器材,郑秀觉得阴道里越来越胀,不仅大声呻吟,而王教练却说道:“郑姑娘,我给你来一个极限测试,再加强一下效果。”说完又按了手中的一个开关。

    郑秀像被电打似的“傲”了一声,肚皮和分开的大腿根不住的颤抖,十个玉琢似的小脚指都紧绷起来,像痉挛一样,但王教练并没有停止,仍然在欣赏郑秀疼苦的表情。

    郑秀只嚎叫了一声就开始大声的呻吟,片刻就求饶,几乎是迷糊地说道:“教练,你饶了我吧,我不行了。”

    王教练却说道:“郑姑娘,这是刚刚开始,还没到时间呢,以前比这时间长多了,再忍一会儿,啊,我帮你按摩一下。”说完,放下手中的遥控器,走上前,双手爱抚郑秀身上每一个敏感的部位。

    郑秀顿时就迷幻了,阴道里巨胀,但阴唇和阴蒂上的轻微电击感觉让整个阴部被动地收缩着,几乎以最大的努力挤压着阴道里的工具。再加上教练温热的大手在身上游走,一种被强制的征服感越来越高,全身火烧火燎地热,眼前发黑却直冒火花,心都要被电化了。

    随着阴道口一次次的电击,阴道也仿佛适应了似的开始配合,按电击的频率一下下被动地收缩,越来越强力。

    。

    郑秀不知道被电了多久,觉得尿都要电出来了,只听王教练说了一声:“好,爆棚,百分之百。”

    郑秀迷糊着全身肌肉顿时松了下来,只有阴道还在配合着仪器在一下下地不由自主地收缩着,一股淫水顺着仪器流了出来。

    王教练见郑秀已经高潮的潮喷了,转到前面取下所有的仪器,坏笑着重新调整了郑秀的高度,取下了横杠,又转到郑秀的身后,脱去了自己的健身裤衩,光着身子用手在郑秀的阴部掏摸,一把淫水,坏笑了一下,全抹在早已经膨大的鸡巴上,然后把住郑秀已经汗津津的纤腰,轻轻往后一抬,郑秀的小蛮腰习惯性地向后一撅,阴缝里粉嫩的小逼缝露了出来,两个小阴唇像竖着的小嘴一样略张着,仿佛等待着插入。

    王教练调整好角度也不再温存,将鸡巴贴在两片小阴唇之中,一下就把坚硬如铁的鸡巴捅进郑秀早已经滑润无比的紧窄阴道里。啊也,紧。

    郑秀还在迷糊,仪器虽然拿走了但留下了惯性的感觉,并没觉得取出去。取下了横杠但两腿仍然被平吊着,身子下沉,大腿根的肌腱子又痛,尚未反应过来,王教练的鸡巴就插进来了,火热的温度和后屁股上的感觉让她瞬间就知道自己又被操了。

    但自己现在像个受刑的小白羊一样吊在这里根本就是无法反抗,只能认命,而这种鸡巴真实的感觉蚀心入骨,快乐无边,不仅又骄呻了一声。

    王教练把鸡巴插入郑秀的阴道之后不仅一咬牙,郑秀的阴道太紧了,对外来的侵入物仍然在惯性地一下一下的脉动又好似抵抗,如果没有淫水的润滑,估计都插不进来,这个小逼可真是人间极品,怎能放过?来吧,先暴操一次。

    王教练先是把着郑秀的小蛮腰,开始慢慢地抽拉,后来为了用力干脆抓着两条大腿跟来回的推拉,好像一个发情的公狗一样拼命猛干,而郑秀被绑紧拉开的一字美腿根本就动不了,只能硬挺着被操干,像一个正在受刑的小白兔子嘴里一声高一声低的淫叫着。

    转瞬就又到了高潮,而王教练本是个车轴汉子老硬棍,但这回遇到了敌手,郑秀的凤眼逼在高潮的时候猛烈的收缩,几下就要给他撸射了,急忙闭气运功调整意识,挺过了郑秀的这一波才感觉到好一点,然后就用这一个姿式就干了半个多小时,等到射精的时候,郑秀已经昏死过去了。

    王教练先坐在沙发上大汗淋漓地休息了半天,自己平时干别的娘们没有一个小时都停不下来,而今天缓了十多回才坚持着干了半个小时,这还是郑秀在高高吊起,两腿平分小逼合不起来使不上劲的情况下,这要是真的跟她在床上用正常的体位估计五分钟都坚持不到。这小姑娘太韧了,真他妈的好啊。

    他那个傻逼男朋友还没碰过,这要是一交锋,一分钟都坚持不了吧?哈哈。

    王教练缓过劲来一口气足足喝了一大瓶的功能饮料才觉得精神了,起身上前又爱抚郑秀即坚挺又软嫩的乳房,还像没断奶的孩子一样舔弄着粉红的像处女的乳头。

    郑秀也从迷糊中醒过来了,看到王教练玩她的乳房,娇柔万分无奈地说道:“放我下来吧,今天其它的项目不做了,我太累了。”

    王教练收了臭嘴却说道:“那不行啊,你双龙戏凤还没做呢?”

    郑秀清醒了一下说道:“不做了,今天都不做了,身上再有了伤,明天没法交待。”

    王教练无奈,只好将郑秀放下来,抱到健身床上给她喂了一瓶健身水,继续按摩揉身子。

    郑秀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问道:“有伤没有?”

    王教练把郑秀翻了两个身,几乎是摸遍了全身的肌肤才说道:“没有,就是你这小阴唇肥肥的,好似水肿却好性感,美。”说完抠了一下阴道,觉得郑秀的阴道还是一抽一抽的,自己的精液粘满了手指,急忙一抽手,阴道又自动地合上了,剩下的精液仍然留在了里面。

    郑秀没在意被抠,却喘口粗气说道:“那没办法了,我还得上药,明天也就好了。”说完挣扎着起身坐了起来。

    王教练眼珠一转,摸着郑秀的大腿道:“郑姑娘,你今天这么累就别走了,晚上我好好给你按摩一下,让你明天一身轻松。”

    郑秀心里冷笑了一下,全身按摩?全身被操吧?但刘易的事真让自己闹心,如果回去也是孤单寂寞,还真不如有个人陪,即使没什么感情,钻在男人的怀里很温暖也算是一份安慰。

    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一个小淫娃,被男人柔情和强制双管齐下就会相当刺激,而被干之后躺在男人的怀里成了唯一需求,无论这个男人爱不爱自己,只要他欣赏自己的美就愿意跟他做爱,看来自己真的要回不去了。

    郑秀想了一下说道:“也好,我今天就留下来,但我有一个条件,你不能再跟我做爱,如果做爱你必须先给我口交,否则我绝不答应。”

    王教练坏笑了一下说道:“这个条件我答应,我自己的东西我不嫌脏,咱们先去洗洗来个鸳鸯浴,然后我好好陪陪你,你不知道我还会两个功夫叫舔功和金刚功,今晚让你知道健身教练到底有多厉害。”说完抱起玉软花柔的郑秀就进了洗浴间。

    而郑秀像个小猫似的蜷缩在这个壮男的怀里,等待着一次也许是一夜的安慰,片刻,洗浴间里就传来郑秀淫媚的叫声,“啊,轻点,有点疼,再轻点,对,别这样,舒服,人家受不了了,啊,舒服……啊……啊……”。

    第二天,因为沿途发大水,火车竟然晚点,到了京城北已经晚上七点多,郑秀都要等疯了。

    昨天其实真的疯狂了一夜,那个男教练把自己淫洗完之后就抱到了休息室,完成了他的承诺,真的会舔功,温热有力的舌头舔遍了自己的全身才给自己口交,吃了半个多小时的阴唇和阴蒂,甚至还想把舌头伸到自己的阴道里,可能是因为自己那里太紧,他舌头功夫没练到家有些软没伸进去,自己被他吃得迷糊了无数次,觉得水都被他吃干了,他才上来跟自己继续做爱。

    但他的金刚功就不怎么样了,他的鸡巴中规中矩只能算是中等大小,干一次之后不应期有些长,只能靠手指头补充,虽然免做了两个健身项目,但其实都被他补回来了,下身的两个洞都被插了无数次,而他其实早已经干不动了,吃了药才干到后半夜,给自己前后两个洞插好了东西才搂着睡觉。

    早上他鸡巴半软,是自己主动口交才弄了个半硬,勉强着射出了一些咸咸的液体就什么也没有了,他自己说已经被吸干了,而自己却觉得不太过瘾。他用了阴道哑铃把自己弄个小高潮才算拉倒。

    生肌消炎止痛的药,只睡了三个小时就精神过来了,自己也感到很惊奇,以前被操半宿都得睡一天,现在可以整宿的操了。

    前几天被陈诚和他朋友操一宿,自己也只不过休息一上午就恢复过来了,醒过来后像吃饱了的鸟一样兴奋,皮肤像刚出浴似的水当当,眼睛都能冒出水来,心里有一种相当的满足感。看来女人真的是水做的,而男人的精液真的是最好的补品。

    现在除了对不起刘易的事闹心,真的很快乐很刺激,唉,自己本来是看不起这种事的,女人就得嫁夫随夫,从一而终,自己其实是落入了陷阱的羔羊,只不过这个陷阱里有芳香的有毒水草,一时舍不得而已。如果没有刘易这个人和他的感情,自己会不会就留在这个骄奢淫逸灯红酒绿的地方,先玩几年再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呢?

    而刘易其实就是那个老实男人,只不过他出现的太早了,本来可以等到自己回去再重新做人的,但他却提前来了,唉,有点郁闷,昨天已经说好了,还是去接他吧。

    但必须得想法糊弄他一次,小逼必须洗干净的,哑铃也不能用了,这个住地也不能让他知道,否则露出蛛丝马迹就不好看了,最好让他干一次,以后就可以放开心情玩,再回去就不用解释了。但处女膜的问题怎么办呢?

    刘易出了站台,终于在熙熙攘攘人人群中看到了郑秀的影子,没等看清,郑秀就一下扑到了刘易的怀里放声大哭,搞得旁边的警察看了两人半天,心想刘易是不是个拐卖人口的诈骗犯?就差点查刘易的身份证了。

    刘易只好笑着把郑秀搀扶到一边,郑秀终于止住了哭声,抽了几下,抹了眼泪却又笑了,又扑到刘易的怀里温情了半天才放手。

    刘易这才仔细看她,却吃了一惊,原以为她在外进修生活会很苦,有可能要瘦骨嶙峋?却没想到郑秀简直都要认不出来了,仍然扎着马尾辫,上穿一个普通的棉白T恤,下面是牛仔短裤露着雪白的大腿,一双白色名牌旅游鞋,打扮的仍然像一个大学没毕业的小姑娘一样,但怎么看也不是学生了。除了两眼仍然是盈盈秋水之外,气质体型都变了,两腮见肉,身材凹凸有致,已经不是那个瘦瘦弱弱的样子,鹅蛋形的脸型也显得丰满更有古典的韵味。杏核眼仍然亮亮的,天真无邪却隐含着机灵,越来越像董洁,但董洁的眼睛里没天真,只有热情和睿智。

    刘易心想这真是女大十八变呢?还是京城这个地方的水土养人呢?郑秀竟然活得如鱼得水?还是她天生就应该是这个地方的人呢?

    郑秀却看刘易黑瘦了许多,面目却是有棱有角,两眼神清气定的,尤其是温言抚慰,面带微笑,语声深沉,更显得成熟稳重,又心疼又欣喜。

    两人搂抱着出了站台,郑秀先说咱们找地方吃饭吧?刘易笑着答应了,两个人打出租车却等了半天才打到了一个,听到郑秀说的地方还想拒载,郑秀说你是不是想让我举报你啊?那个司机才拉上二人。

    关了车门,出租车一起动,郑秀也不管前面的司机到底什么心情,搂住刘易的脖子就吻,前面那个司机斜眼在后视镜里看了半天,心说这趟没白拉,饱了个眼福,却差点没撞车。

    而刘易却习惯性地去摸郑秀的大腿,摸了几下想起了这是跟董洁的动作,忙又把手收回来了。而郑秀却不在乎,仍然与刘易甜蜜着。

    到了目的地,是一个大型的餐厅,二人隔着落地玻璃都能看到里面是人山人海,一进门,接待的服务员竟然问有没有预约?

    刘易心想这在京城的人到底多到什么程度?花钱吃饭还要排号?郑秀笑说没有,却拉着刘易的手往里走,服务员也不拦她。转了大半圈找了一桌吃完要打包的,上前去帮忙。

    刘易看着郑秀行动觉得怎么像是催人走呢?还没等服务员来收拾,郑秀就霸住了这桌,让服务员快点收拾剩菜,自己也先点菜。

    二人隔着餐桌坐在沙发上等菜,郑秀拉着刘易的手,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盯着刘易不住地看,激动得都不知要从哪说起,连叫了好几声刘易的名字,刘易心想郑秀真是想疯了,都不会说话了,心里也激动了半天,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郑秀想了半天才问道:“董姐姐的家事完了?”刘易心想你现在问这个干什么?也只得说早完事了。

    郑秀又说:“我爸说他看见你了,前后都是你给张罗的。”刘易的心里翻了好几下,董洁父亲出殡的时候郑伟也去了,自己却没找时间去郑秀家里一次,只打了个招呼就走了,也笑着说:“是啊,董姐家没人,虽然她认识的人很多,但都是面上的,我只好帮她一次。”

    郑秀又笑说道:“你以后都可以当阴阳先生了,干这个也能发财。”刘易笑说:“现在干这个也没问题,里面的套路我都懂了,就是怕你以后不干。”

    郑秀又眼含秋水撒骄地说道:“你干什么我都跟你,你要不要我了,我就跟你没完。”刘易也笑说:“我还怕你不跟我呢,到时候我要是养不起你,你还不跟别人跑了?”

    郑秀听刘易的话里带刺心里一惊,忙去看刘易的眼睛,见刘易的眼神没什么变化,才放下心来,也说道:“哼,说不定咱们两个谁养谁呢?”说完竟转过餐桌,坐在刘易的身旁,搂着他的胳膊,身子一个劲的往上贴。

    刘易这才转动了一下眼珠,嘿嘿一笑,搂着郑秀什么也没说,心想还是有问题。

    等了半天,这个饭店的特色菜才上来,二人大吃,虽然两人都很饿,但郑秀仍然拿捏着大家风范,直腰翘指边吃边问刘易:“你怎么有时间来京城了?你不是总说你挺忙吗?”

    刘易笑说:“单位的事忙完了,去省里参加了一个总结会,求人买的火车票,才能来京城。”郑秀笑说:“既然来了,就多呆几天吧,你还没来过京城吧?玩的地方很多,我带你去玩。”然后便把京城知名的景区说了一遍,又说自己也请假了,好好陪刘易玩玩。

    刘易一笑,自己一个学历史的,早对这些半真半假的景区根本不感兴趣,却也笑着答应着,等着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