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我的性奴家族 欢乐颂 五畜同床 淫荡女友帮我脚交

【美母骑士】(5)

      【美母骑士】(第五章)作者:Luas219525字数:6,11字第五章:比赛前的半个月经过那次午饭之后,我能见到妈妈的机会越来越少,大概只有周末偶尔能在一起吃个午饭。感觉妈妈和小硕哥哥已经完全进入了闭关训练的状态,妈妈除了处理紧急事务、吃饭、睡觉就只剩下和小硕哥哥训练了。

    两个多星期过去了,中间就见了妈妈一次,妈妈跟我说,晚上要早点睡,不能再去卧室找她,因为现在晚上也要训练了,还说想她了可以打魔镜,但是我每次吃完晚饭打给妈妈,几乎都没人接,接了妈妈也是气喘吁吁地问几句我的情况就催我写作业睡觉,匆匆挂掉了。

    小硕哥哥已经常驻进了妈妈的卧室,因为每次晚上想去找妈妈的时候,妈妈的房间门都锁着,隔音效果也好得很,我敲门的话妈妈也不开门,只会隔着门和我简单说几句话就赶我去睡觉了,我再去小硕哥哥的房间,里面根本不会有人,人在哪里呢,肯定是在妈妈房间里训练了,我简直越来越羡慕小硕哥哥了,不知道是不是每天和妈妈一起睡,我也想在妈妈的怀里睡觉……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半个月,这天晚上,意料之中又没能等到妈妈回来,我有些失落地回卧室睡觉的时候,门缝里夹着一把钥匙和一张纸条:“这是你妈妈卧室的钥匙,如果想要进来的话可以偷偷开门哦,千万别敲门,别让你妈妈察觉到哦,不然你会被骂死的!晚上的训练内容你妈妈坚决不让你看,哥哥只能帮你到这儿啦~晚上十一点之后哦!”

    哇,还是小硕哥哥对我好,这两天可想妈妈了,今天得偷偷去看一眼,只是要偷偷的,可不能让妈妈知道,嗯,就这么办!

    ………………晚上十一点啦,我去看眼妈妈训练就睡觉。

    到了妈妈卧室门口,轻轻转了下门把手,果然上了锁,难不倒我!很快找到妈妈卧室钥匙,“咔”一声就开了门,“嗯……嗯……啊……啊……”妈妈的呻吟声瞬间就传到了耳朵里,看来妈妈还在训练啊,我蹑手蹑脚地关上门,开始匍匐前进,不敢抬头。

    “嘎吱嘎吱”卧室里妈妈柔软的大床也在呻吟着,妈妈和小硕哥哥在床上呢。

    我爬到床底,根本看不到床上的情形,四周环视一看,正好发现妈妈床边有一面大落地镜,可以从床底看到床上的景色~一眼看过去,我的眼睛就移不动了……妈妈这是什么装扮……只见妈妈头发盘起,头上长出两只粉红的兔耳朵,脖子上戴着红色皮质项圈,乳白色紧身皮衣把妈妈爆炸的曲线完美凸显,下身是性感的白色网袜衬得妈妈的蜜桃屁股雪白雪白的,脚上踏着十几的亮红色细高跟鞋,屁股上点缀着一个白色毛茸茸的圆球尾巴。妈妈穿着这身,就像一只大白兔,跪趴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承受着身后小硕哥哥那二十几巨根的冲刺。原来皮衣在妈妈裆部地方是有拉链可以打开,而裆部的网袜早已被撕开了一个大洞,妈妈浓密的黑森林根本保护不了娇嫩的花蕾,嫩穴被大肉棒肆意进出蹂躏,越来越多的水从妈妈的小穴里流出来,让小硕哥哥插得越来越如鱼得水,次次尽根而入。上身的皮衣也根本包不住妈妈的巨乳,随着妈妈身体被撞得前后晃动,一对软软的大奶渐渐掉了出来,挂在胸前随着妈妈被插的频率剧烈波动着。

    “嗯……嗯……嗯……”

    “娴姨你今晚是一只什么呀?”小硕哥哥站在床上,把着妈妈的腰一边做着活塞运动,一边问道。

    “…嗯…嗯……”妈妈牙齿咬着下嘴唇,并没有回答小硕哥哥。

    “到底是什么呢?”小硕哥哥突然发力,加快抽插速度,而且每次都把大肉棒从妈妈的小穴里快全部抽出来,然后尽根插进去,妈妈明显受不了这个刺激……“啊!啊……是…是一只,大,大母兔!”

    “那大母兔最喜欢吃什么呀?”小硕哥哥一边拍着妈妈的白丝屁股,一边问。

    “大…萝卜…嗯…”

    “大母兔下面的小嘴现在在吃谁的,大,萝,卜呀?”

    ≈ap;quot;嗯……小硕…的…”

    。

    “吃得舒服么我的娴姨母兔~”小硕哥哥把妈妈的一只巨乳捞起来开始揉捏把玩。

    妈妈没有回答,只是呻吟。

    “嗯?”小硕哥哥又开始加快速度……“舒……服……”妈妈终于喘着气小声说出了口。

    “真是一只骚母兔,受不了了,奖励你一发!来了娴姨!哦……”留在妈妈体外的大卵蛋开始用力地泵入大量小硕哥哥的精华,妈妈被一阵阵的精液烫得尖叫连连。

    随着“啵”的一声,小硕哥哥拔出了大鸡鸡,随之而出的还有黄白的粘稠液体从妈妈的小洞里流出来,把妈妈两腿之间打湿一片。

    “来,娴姨母兔,我们继续训练!站到床边来。”

    妈妈顺从地从床上起来,“哒哒”下了地,岔开的两条网袜美腿正好站在我身前,红色的尖头高跟鞋的鞋尖离我的鼻尖不足2公分,还好妈妈的脖子以上都被大床挡住,我才不会被妈妈发现,我惊出一身冷汗。

    “先把你最爱的大萝卜舔干净~”

    然后就听到妈妈“哧溜哧溜”熟练的吮吸大肉棒的声音,硕哥哥手也没闲着,趁机揉着妈妈的巨乳。

    “啪嗒,啪嗒……”这时突然有粘稠的液体正好滴到我的眼前,随之而来是一阵浓烈的腥味,这是……小硕哥哥的精液……在往上一看,妈妈的小穴里不断有精液流出,坠落在地板上,如此近距离也让我看得呆呆的……妈妈舔了一会儿之后,小硕哥哥熟练地翻身骑到了妈妈的屁股上,大鸡鸡又慢慢的站了起来,蹭着妈妈还在滴着精液的小穴,蹭了一会儿,我眼睁睁看着小硕哥哥又黑又粗狰狞的大肉棒,就在我头顶上,连接着妈妈的大屁股和小硕哥哥的屁股,向两边拨开裆部被撕破洞的白色网袜,从紫红大龟头开始,一点一点挤开妈妈嫩出水的小穴,插了进去,渐渐没入妈妈的身体,直到最后大卵蛋贴到妈妈的黑森林。

    “啊……”随着妈妈一声轻叫,插入完成之后,就是快乐的活塞运动了。

    “啊……嗯……哈……哈……”

    就在我的头顶,穿着兔女郎制服的妈妈,笔直有力的白丝长腿之间的嫩肉被大肉棒不停地侵犯,妈妈不停地发出甜腻的叫声,两个雪白柔软的大奶子就在眼前晃动,让我感觉伸出手就能触碰到,我心里挣扎着,伸出一只手掌,我只要往上一托,就能碰到梦寐以求的大奶,但我还是不敢,生怕被妈妈发觉自己,赶忙把手收了回来,刺激得心脏直跳。

    “我的美娴姨~抬头看看床头挂的是谁的照片?”这个时候小硕哥哥突然说话了。

    我不看也知道,是妈妈和爸爸结婚时拍的婚纱照,穿着帅气西装的爸爸骑在身着美丽圣洁的婚纱的妈妈屁股上,摆出的造型正是古时候的著名妻骑士——拿铁轮大帝和他的妻子的经典造型《跨越佩尼斯山圣维嘉纳隘口的拿铁轮》。

    妈妈听了小硕哥哥的话,下意识抬起头,望着床头的照片,“老公……”妈妈轻轻呢喃了一句。

    “在老公面前,穿成兔女郎,被别的男人尽情操小穴的感觉怎么样呀,娴姨,是不是更刺激了~”在床底的我清晰地看到,小硕哥哥的鸡鸡明显涨得更大了一些,“嗯…嗯…小硕…我们……我们在……训练…而已…嗯…”妈妈又把头埋了下去。

    “但是我刚刚提到娴姨老公的时候,娴姨的小穴突然吸紧了我的鸡鸡呢~怎么回事呢?”

    “嗯……嗯……”妈妈好像没听到小硕说话一样,“娴姨和老公训练骑术的时候,小穴里一直插着鸡鸡么?”这回小硕在问妈妈的时候,把鸡鸡拔出大半,腰部转着圈,浅浅地插着妈妈,“…………”感觉妈妈对小硕哥哥关于爸爸地问题都很沉默,似乎不想说。

    “娴姨要配合哦,回答我的问题,大母兔就能得到最爱地大萝卜,就像这样!”

    “啪!”

    “啊!”

    小硕哥哥刚刚还大半在外面地肉棒一下尽根插到了妈妈的最深处,但像是不给妈妈反应时间,很快就拔了出来,又开始在外面打转,这回还一只手凑到妈妈下身花瓣中间的一颗小豆豆上揉捻,一只手捉上了妈妈的爆乳,揉捻奶头,而妈妈像是浑身发痒一样,开始难受地扭动起来……“再问一遍哦~娴姨和老公训练的时候,小穴里一直插着鸡鸡么?”

    “嗯……我们,训练的时候……嗯…不做这些…啊~”妈妈刚回答完,就发出一声听着让人酥麻的满足的喘叫,小硕哥哥兑现了诺言,深深插入之后停留了一会儿,在妈妈回过神来之前,又拔了出去,。

    “嗯?…”妈妈好像没想到肉棒这么快就抽了出去一样,“好,娴姨,那你和老公做爱的时候,会用我和你现在的姿式嘛?”小硕哥哥继续上下其手,像是尝到了好处之后,妈妈这回就不像之前那样犹豫,“不……不会…我…我的…臀部…太…太大了,从…后面…他……进…不来…的……啊~”讲到后面我几乎都快听不到妈妈的声音了。

    “哈哈哈,原来如此,嘿……嘿……夹得我这么爽的极品大屁股,竟然成了小哲爸爸的阻碍?~我得好好从后面满足一下寂寞已久的骚母兔!嘿……嘿!”

    小硕哥哥很兴奋,一连插干了妈妈四五下,“嗯……啊……”妈妈的呻吟里多了一份舒畅。

    “那为什么我训练的时候可以操骚娴姨呢~~”小硕哥哥又开始了,“因,因材施教……因为小硕的…鸡鸡太大,不…不放在…那里面的话……训练会很不方便…啊~”

    “还有呢~我的好娴姨~”这回小硕哥哥没再继续吊妈妈的胃口,大刀阔斧地干了起来。

    “哦……哦……还有……娴姨觉得……觉得还挺…嗯…还挺……啊~啊~”妈妈好像说不下去了,“我操,啊……这小穴还能吸得更紧呢!娴姨,您放心,我会一直让您,舒·服·的”小硕哥哥最后三个字一字一顿,一字一插,插的妈妈尖叫连连,两条修长有力的白丝美腿都被撞得站立不稳,丰满的大腿并在一起,穿着鲜红尖头高跟鞋的小脚呈内八字,脚尖绷得紧紧的,“啊!啊!啊!啊……”

    突然,妈妈的小穴里淫水跟下雨一样喷薄而出,有的直接从双腿滴落,有的沿着妈妈的大长腿流了下来,在脚下汇成一小滩水,还有一小部分直接溅到了我的脸上,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咸咸的…妈妈这下像是失去了力量,整个上身趴在了床上,只剩下无力的大长腿勉强支撑着蜜臀,承受着小硕哥哥源源不断的侵犯。

    “娴姨,让我们正式开始今晚的床上训练吧,可是会很辛苦的哦~”

    我在床底,听着头上妈妈大床的有规律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渐渐睡了过去……………………“咯吱咯吱咯吱”

    我是被头上的床板的声音给吵醒的,隐约看到拉着的窗帘缝隙中,透出来一点阳光,都大早上了啊。

    而我头上的床还在响着,只不过动静比昨晚小了很多,我的天呐,小硕哥哥还在训练么?太牛了。只是怎么听不见妈妈的声音?

    小心翼翼地把头探出床沿一点点,打探情况,我的角度只能看到妈妈两条网袜大长腿无力地在床上打开,大腿根部一个健壮的屁股还在快速耸动着,妈妈是睡着了么?我慢慢移到妈妈侧边,能观察到妈妈全身的状态,这时的妈妈好像是睡着了,没有了呻吟,只有沉重的呼吸,嘴角、被兔女郎皮衣挤出来的深深的乳沟中还有大腿上都残留着黄白的精液。两个大奶子像面团一样在小硕哥哥的手里不停被搓揉,妈妈的下身则是一片狼藉,被撕开的丝袜、沾满精液的黑森林、还在被大力抽插的红彤彤的小穴。

    小硕哥哥发现了正在偷看的我,对我勾勾手指头,“小哲过来,你妈妈晚上高潮太多次晕过去了,这会儿也醒不过来,可以放心大胆地看我操你妈妈哦~”

    “操,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解,“哎呀,就是训练的一种比较粗俗的说法啦,就像这样。”

    “啪叽啪叽”小硕哥哥示意一样的又插了几下妈妈。

    “你妈妈这个时候没有意识,可以随便干什么她也不知道哦,小哲你要不要试试摸摸这对大奶子~”

    “嗯,好!”我手摸了上去,哇,超软超舒服,能随便摸妈妈的胸真的太爽了,我爱不释手地把玩妈妈的胸部,两只手才能勉强玩一个大奶,要不是上面有小硕哥哥看起来粘粘的恶心地精液,我还想用嘴巴去舔舔妈妈的奶头。看着妈妈的奶子在我手里变换各种形状,我的小鸡鸡也竖了起来,莫名兴奋。

    “小硕你过来。”小硕哥哥也发现了我竖起来的小鸡鸡,把我叫到妈妈的两腿之间。

    “咕叽咕叽”他又插了两下妈妈的小穴,就慢慢把大鸡鸡拔了出来,带出了妈妈很多水,大鸡鸡拔出来之后,妈妈被撑开的小穴很快就恢复成一个小洞,逐渐有小硕哥哥的精液流了出来,很难想象这么小的洞洞能容纳小硕哥哥那么粗壮的鸡鸡。

    “小哲你妈妈的小穴是极品名器,可以容纳各种型号的鸡鸡,像我这种大小的也可以全部插入,而且拔出来之后会迅速恢复成小洞,下次插入又会像处女一样紧实刺激。小穴不仅水多,还会主动吮吸插在里面的鸡鸡。这么极品,之前只给你爸爸一个人用真是太可惜了~”

    “小哲你把鸡鸡掏出来,插到妈妈的小穴里感受一下,机会难得哦~”

    我听了也很兴奋,脱了裤子把直径2,长度只有5的鸡鸡拿了出来,小硕哥哥看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哲你硬起来了吗?”

    “嗯,这是我最大最硬的状态了!”

    看着我又小又软的鸡鸡,小硕哥哥摇摇头,“算了,你的小鸡鸡这样,连插进去都做不到了,你还是在一边看着我操你妈妈吧,时间不早了,最后一发!”小硕哥哥轻车熟路,“噗叽”一下就插入了妈妈的身体,抱着妈妈沾着精液的丰满大腿开始了快速冲刺。

    “嗯……嗯……嗯……”一直没声音的妈妈随着小硕哥哥的抽插也有了反应,开始小声呻吟。

    “啊,来了……”这回小硕哥哥不准备射进妈妈的小穴,而是很快拔出鸡鸡,对准妈妈的俏脸发射,射到了头发,闭着的眼睛上,有些还流进妈妈微张的小嘴里,然后小硕哥哥抱住妈妈的头,把疲软的鸡鸡插进妈妈的嘴里一进一出,像是想用妈妈的小嘴把他的鸡鸡清理干净。

    “娴姨,待会儿你把屋子还有自己的身体清理完,才能醒过来哦。”小硕哥哥凑在妈妈耳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不应该是先起床,再拾掇么???

    我也不细想,还是赶紧走了,省的妈妈醒了看到我。想起自己小尺寸的鸡鸡,没有能成为母骑士潜质,不禁心灰意冷,下了床,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会收到小硕哥哥用魔镜给我发的视频,小硕哥哥的意思是,这段时间训练紧迫,我都见不到妈妈,为了防止我思念过度,就每天给我发视频。这些视频都是他和妈妈在城堡里的各个地方的训练内容,比如妈妈在洗澡的时候、妈妈在做早餐,只穿着围裙和高跟鞋,在妈妈办公室妈妈一边处理文件小硕一边插妈妈等等。这些视频大多都是小硕哥哥在妈妈肥硕屁股上的视角,都能清楚地看到小硕哥哥的大鸡巴抽插妈妈的小穴的过程,渐渐我对这种训练就习以为常了………………终于,比赛的日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