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我的性奴家族 欢乐颂 五畜同床 淫荡女友帮我脚交

【月月影战纪】(1)

      作者:佐仓白音219年5月25日字数:55【序章】“你在……为何而哭呢……”

    雨点淅淅沥沥,这裹挟着狂风的倾盆大雨直让人抬不起脑袋来。

    此处是破旧的房屋间的不起眼小角落,平时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肮脏垃圾。它们的恶臭与污迹,随着雨水蔓延到四面八方,散布着令人厌恶的恶臭。

    可是,却有一个少年,蜷缩着身子,躲在这垃圾堆的角落中,身上那褴褛的衣着,倒是与这堆垃圾相得益彰。脑袋堆在臂弯中,撕心力竭的哭喊着。

    只不过,哭声被这铺天盖地的雨,淹没至无声无息。

    明明知道哭泣会引来敌人,少年却是难以忍耐心中的那份悲痛。

    磅礴的雨夜中,政府军突然全副武装,闯进了反抗军的秘密基地。不分青红皂白,便是将所有在场的人一并屠杀,包括少年的双亲。但他们只不过是在基地中打杂罢了。只有少年,在父母的掩护之下,狼狈的从垃圾管道里逃到这垃圾堆中来。

    紧随而来的,是政府军那整齐划一的踏步声。它们越来越近,似乎,马上就要来到少年的跟前一般。

    “爸爸……妈妈……我也要……死了吗……”

    少年不敢抬头,生怕看到死神的面容。

    就在世界如此绝望之际,少年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些许异样的声音。

    那是清脆的脚步声,如同美妙的钢琴曲一般,带着绝妙的旋律美,在地面上敲击着,奏响一道希望之音。在这丑陋的、单调的世界中,显得是那么格格不入。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在少年的身前,戛然而止,随即,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响起,如同天籁一般,那其中饱含着温柔的语调,仿佛让少年绝望而黑暗的内心,重新亮起一盏灯火。

    少年抬起脑袋,用手抹去脸上的雨水,一双迷茫的眸子慢慢聚焦,视线落在身前的人影之上。瞬息之间,少年的目光便是被这位少女牢牢吸引住了,无法移动半分。

    少女那璀璨的金发沾满雨滴,有如晨曦般闪耀着,在这漆黑昏暗的雨夜中,是独一无二的光芒。

    而她身上那华丽的纯白洋装,更是如同天衣一般,勾勒着少女成熟的身材,烘托出那无上高贵的气质。

    是女孩子吗……亦或是……那传说中的……女神呢……少年看呆了眼,他不敢相信这个丑陋的世上竟有如此绝色。面对少女的疑问,他不由自主的敞开了心扉,将所有的情况,包括刚刚所发生的人间惨剧,用那笨拙的嘴巴,一五一十,全部倾述而出。

    “这位……女神,也请你快点走吧,那群恶魔马上就要到了。”

    “是吗……”少女嫣然一笑,“放心好了,今夜,不会再有人,因此而牺牲了。我以……月神之名,起誓。”

    少女的嗓音中仿佛含有让人镇静的魔力。原本精神临近崩溃的少年,此时终于从绝境中缓过气来。铺天盖地的疲劳感,将他缓缓拉入梦境之中。

    “晚安。你的噩梦,会结束的。”

    【第一章】“那边的人,给我举起手来!”

    紧随而来的士兵依稀看到了少女的身影,然而,在那双眼睛彻底将少女看得一清二楚后,却是连喘息也克制住了,生怕这声音,打破了眼前美好的梦幻。

    天呐,她是神女吗?士兵们持着枪,呆呆的想着。那璀璨的金发、精致娇嫩的面容、纯白无垢的华美洋装,仿佛是上帝所创造的最美好的艺术品一般。

    尤其是那双白丝玉足穿着一对近乎透明无暇的水晶高跟鞋,让少女仿佛足不履地,漂浮于虚空之中,不染半点尘埃一般。

    太美了,士兵呆然不动。可惜,这种美带来的,是肉欲的狂热。

    短暂的屏息后,男人们本能中那种野性般的肉欲便是开始反弹、勃发,迫使着他们一步一步,去靠近那位梦幻般的神女,用手中的枪械制服她,用胯下的阳物征服她。他们口中喊着威胁的话语,枪口已然对准少女,生怕放跑了这绝美的神女。

    只不过,这炽热的视线,却是让少女直感作呕。士兵们的双眼仿佛要看穿少女那华美的洋服,将那雪白娇嫩的肌肤完全纳入眼中,尤其是自己那最为私密的两处,更是被极力注目着,仿佛下一刻便是要被侵犯一般。

    如此赤裸裸的视奸,在日常逛街的时候,对少女而言便是习以为常。那些街上目睹着少女美艳之姿的猥琐痴汉们,更是流着三尺涎液,双眼满是色欲,仿佛恨不得马上便是掏出胯下阳具,用自己恶臭的精液,迎着少女那诧异而羞愧的俏脸,将她全身染得一片腥黄。

    少女虽是心如明镜,但却不能根据痴汉们的想法,来给他们定罪。无奈之下,少女只得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后,便是快步走开。还好,那些人迫于少女那高冷清幽的姿态,未敢上去在做骚扰。

    只不过,眼前这些军人,与之前那些只敢视奸而不敢动手的痴汉不同。他们眼神中带着狂热与冲动,仿佛要将少女那华丽的礼服烧的一干二净。那蠢蠢欲动的四肢,仿佛下一刻便是要把少女压在身下,尽情肆虐。

    单是军人们的目光,便是让少女心底一阵发冷,俏脸上浮起一丝愠怒的红晕,同时,她也忍不住夹紧那丰满的白丝美腿,藕臂一横,护住自己那饱满欲坠的双乳,同时,红唇翕动,对着士兵们下达了冰冷无情的判语。

    “变成肉欲的野兽了吗……那么,就没有任何留手的必要了呢。”少女深知,这些政府军的军人们,在政府那的高压一统思想纲领之下,早已沦为了头脑单纯的杀人机器,思想中只剩下杀戮与肉欲了呢。

    但,士兵们不过是走卒,罪魁祸首却是那个如九重天般高高在上的政府,也因此,少女并不愿意对他们赶尽杀绝,她所想着的,只不过是略施惩罚而已。

    如同天使对受苦受难世人的怜悯一般,少女美眸清冷,看着迫近的士兵。原本淡蓝色瞳孔,仿佛焕发着丝丝凛冽的月光——少女开始驱动体内神力了。

    身旁的虚空中,点点星光亮起,闪烁着皎月的光芒,如众星拱月一般,汇聚在少女的身边。这就是,少女身为月神的证明。

    只不过,这双晶莹的美眸反而让士兵们更为狂热,忍不住用要用野蛮下流的手段,将这双眼睛玷污至浑浊不堪。

    “别动啊,小姑娘,要不然叔叔们的枪很容易伤到你呢……对对,就这样……”眼看着自己与少女只剩下一个身为的距离,已然按捺不住,一个擒抱,士兵便是扑了上去,想要把这神女狠狠扑倒,按在胯下便是一番凌辱。

    “恶心。”这些士兵冲着少女的绝美娇躯而来,她又岂会不懂。高洁的少女绝不会容忍暴徒亵渎自己的身子,单是闻到它们身上的气味,便是感觉一阵作呕。

    必须给得他们点教训呢,,少女如此想着,那么,就让它们见识一下月神的那绝代无双的姿态与超然的实力吧。

    心念一动,身随意转,少女纤指挥动,带着纯白蕾丝手套的柔荑,在空中一划,带着点点星光,汇成一道金色的丝带。月神之力的奇妙之处,便是能化为少女所需要的一切武器,同时,更附有种种玄妙功能。

    这金色丝带不过是稍稍触及到了士兵的身子,其上的充盈能量随即化为道道金色的锁链,紧紧实实的捆住了敌人,随即辉光大灿,将士兵身上那一股蛮力尽数压制。

    那头野兽,瞬间就失去力量,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三岁顽童,连声音都难以发出后,便是轰然倒地,倒在地上,看样子十分痛苦。

    “放心吧,只不过给你一个教训而已,你们也……不过是可怜人罢了。”少女凛然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歉意,若非迫于无奈,少女也不愿下此重手。

    。

    只不过,士兵们仍然如狼似虎,前仆后继,大声嘶吼着,想着把少女就地正法才为之后快,双手狂乱的舞动着,身子如铁塔一般,脸上横肉纠结。

    少女略微叹息一声,双手在空中变幻着奇妙的姿态,在纷扰的攻击中,将金色丝带施与在对方身上,一双玉足闪转腾挪,从铁塔中翩跹穿过,如舞蹈般优美。

    瞬息之间,便是将近身的士兵解决,身旁只剩下几个嚎啕大叫的可怜人。

    美眸看着最后一个士兵,玉足点地,点点星光聚在少女水晶鞋旁,化为羽翼,衬着少女的身形翩然而起。

    转瞬间便是如梦幻魅影般,降临至士兵身后,随即美腿舒展高抬,一个漂亮的侧踢,水晶高跟便是一击踢在对方的脑袋上。

    带着月神之力的这一脚,瞬间便是将士兵踢得嚎叫倒地,虽是没有封印,不过,依照少女的经验,他恐怕一时三刻之内,也只能乖乖躺着了。

    轻松解决敌人,少女的俏脸之上仍是冷若冰霜,眉宇中带着些许忧虑。她心知这些人不过是马前卒罢了,倘若再不走,恐怕到来的便会是全副武装的大队人马。那时候,恐怕自己单枪匹马,也难以与对方抗衡,只能乖乖举手投降了吧。

    只不过,刚刚倒下的士兵,却是还未昏迷。在目睹了月神少女那轻灵绝美的战斗之姿后,士兵对少女的渴望之情越盛。连少女的一丝衣角都触摸不到,士兵难以咽气。

    他挣扎着吱吱作疼的身体,抬起头来仰望着少女,眼神中满是愤怒与不甘。

    只不过,少女哪里会在意无名小卒,玉足一转,身形带着裙摆翩然一扭,便是准备离开。

    心念至此,少女已是准备带着刚才的少年,返回自己的家中。然而,就在少女准备转身离开之际,却是发觉,自己玉足却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竟是动弹不得。

    待到少女扭头一看,发现原来是刚刚倒地的士兵,重新爬了起来,不仅如此,他还死死拽住少女的脚踝,直把少女的小腿抱在了怀中,用自己的身体与四肢死死固定,如同化为了一块镣铐,缚住了少女的玉足一般。

    “终于……终于抓住你了……”就在少女准备运用羽翼之力,飘然离去之时。

    士兵却是觑准了玉足点地,尚未离去的顺便,挣扎的用最后的力气扑通起来,张开四肢,一把便是抱住了少女的小腿,将后者死死的定在地上。

    而且,士兵得手之后,更是抬起头来,痴呆般露出淫笑,双眼盯盯的看着少女那齐臀短裙之下的旖旎风光。

    少女那雪白的股间美肉,与那纯白的蕾丝内衣,只凭一双单薄的白丝裤袜,又岂能遮掩得住,而且,丝袜的朦胧美,更是为那绝美的裙底风光增添了一丝不可触摸的诱惑之美。

    单是看着,士兵已能想象得出,内衣之下的桃源密地,该是多么美妙销魂。

    还有,那浑圆挺翘却不臃肿的一对雪臀,倘若能将自己的阳具整个包裹起来,那恐怕自己要爽到上天了吧。士兵双眼圆瞪,显然是意淫得不能自拔了。

    愣了半晌之后,少女才回过神来,双腿并拢,用手捂住礼服短裙。只不过,那一抹绝色已被士兵舔干抹尽。

    “快把人家的脚……放开。”少女冷冷说道,她没想到这士兵居然如此顽强,明明虚弱之极,却还是要死死缠着自己。虽说,自己可以轻易将这个士兵打至重伤。

    然而,看到那副可怜兮兮的痴呆模样,本想下手的少女却有些许于心不忍,只盼望这傻掉的士兵会乖乖听话,放了自己。

    只不过,这个士兵已是神智癫狂,对少女的话充耳不闻,似乎是刚刚被踢傻了,又或者是极度垂涎少女美肉,只凭本能行动。

    的确,单是视奸意淫,如何能满足士兵那高涨的肉欲,他已经恨不得马上与少女融为一体。

    恶向胆边生,在少女惊讶的目光中,士兵竟是直接张开大口,对准少女那笔直修长的白丝小腿,直接一口咬下,仿佛是想将少女的柔软美肉吞进肚子中。他一边啃咬着,不时发出滋遛滋遛的唾液声,仿佛尝到了人间美味一般。

    而那粗糙的舌头更是隔着单薄朦胧的白丝,舔舐着少女的娇嫩小腿,直把一双单薄的丝袜,舔至透明。

    “好疼……”少女秀眉微蹙,虽然有月神之力的加持,然而自己的身体却依旧娇弱。不仅如此,这士兵下流的性行为更是让少女打从心地一阵厌恶。充盈的月神之力在手上汇聚,少女红唇微张,冰冷的下达了最后的通牒,“快放开,不让我要下杀手了。”

    但士兵食髓知味,口中更为用力,牙齿如野兽吃生肉一般,恨不得直接撕下少女的一块美肉,哪里还会对少女的话语有所反应。

    咬到情深处时,士兵胯下的黑龙,已是忍耐不住,硬生生顶开裤裆,张牙舞爪的探出身子来。粗壮的棒身上,青虬爆起,每一根血管都充满了蓬勃情欲,马眼撑大,吐息炽热,仿佛要将积攒多时的情欲完全喷射出来一般。它就如此趾高气扬的抬起龙头,对着少女的俏脸,耀武扬威。

    月神少女此时才是第一次目睹男人的性器官,而且还是如此凶猛的一头巨兽,霎时间,竟是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美眸仿佛被吸引了一般,从肉棒上挪不开半分。

    天呐……这根性器官,居然有自己的小臂般粗细,少女呆呆想着,男人们都如此厉害吗。而且,隔着半个身位,少女竟是能依稀闻到,肉棒上那浓烈的雄性气息,直把她弄得头晕眼涨,原本清冷凛然的俏脸之上,第一次出现了羞涩的一抹酡红。

    阅女无数的士兵,自然能看穿那纯真无垢的小脑袋。想到强大高冷的少女,在自己的肉棒面前,居然也露出如此丑态,心里一阵得意,脸上笑得更是得意狰狞,仿佛炫耀一般,将阳具摇头晃脑般甩弄着。

    趁着少女愣神之时,一把握住她的高跟玉足,用力一拽,娇嫩的白丝玉足与水晶高跟鞋,竟是被脱了下来。

    五根鹰爪般的手指野蛮粗暴的揉捏着少女的珍珠般的脚趾,感受着那只玉足的精致,足弓之优美,还有那白丝的滑腻。

    恨不得马上与这玉足进一步亲密,士兵迫不及待,直接挺起阳具,往少女的丝足足心插去,便是扭起臀部,把少女的玉足与水晶鞋,当成飞机杯一般,疯狂的抽插起来,用少女最美好的部位,满足着自己下流的官能。

    士兵一边玷污着少女,一边露出痴迷的淫笑与嘶哑的声音,已然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感受着水晶那玄冰与白丝美肉那温热的触感,仿佛品尝着冰火两重天一般,浓稠的前列腺液已从马眼冉冉冒出,随着抽插,将少女的白丝粘的黏黏稠稠,不成模样。

    当阳具钻到少女的足心,感受着脚底下仿佛踩踏着一块烧炭般的触感,少女才如梦初醒,只不过稍一愣神,自己的玉足便是被玷污至如此地步。

    感受着小腿上那即粘稠又疼痛的触感,无论如何,少女已是无法忍耐。“恶心”,少女忍不住娇斥一声,接着藕臂一挥,带着璀璨星光,便是在士兵的背上狠狠拍落。

    这下打的结结实实,士兵虽是身体魁梧,却也扛不住这一击,口中鲜血猛喷,竟是直接呕吐在了少女的白丝美腿之上,弄得一片狼藉。

    只不过,纵然士兵受了如此重伤,少女无奈的挣扎着玉足,也依然无法将美腿抽出。倒不如说,身受重伤的士兵在死前回光返照,更为疯狂,高涨的性欲已然马上要迎来溃堤,如同绝唱一般。

    在少女扭动玉足时的践踏之下,士兵终于是爽到了极点,紫黑色的龟头喷射出一股股浓稠腥黄的精液,直接射进了少女的水晶高跟鞋之中,将这绝美的艺术品,彻底染上自己的颜色与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