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迷路【彷徨:情迷艳影】(18)

      219年8月12日十八、胁迫简单的生活不再简单,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生活,忙碌?还是充实?

    不过我知道我现在心情很好。

    谢非回来的第二天,我们找到了那家中介,拿到了钥匙,当天就搬了过去。

    接下来的日子又开始了另一种规律。

    上班,讲课,我的学生们依然喜欢我,同事们也大部分都熟悉了,大家都彬彬有礼的,相互间很尊重,所以,上班的时间我很开心。

    不过我们现在在学校或学校周围不会有什么很亲昵的举动,甚至我们会回避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除了在教室里,我们也尽可能的避免单独在一起,这是我们的约定,我不想我们俩的关系被宣扬的世人皆知。

    下班了,我会跑到谢非的小房子里,和他一起吃外面买回来的盒饭,一起看电脑里的电影,然后,肆无忌惮的和他滚在床上,忘却一切的做爱,这是我俩每天必做的事情之一。

    思括教育是六天工作制,除了周日,我几乎每天下班后都和谢非鬼混在一起。

    那小房子很简陋,卧室只有3、米见方,几乎没什么家具,我想买些常用的东西摆在里面,谢非都拒绝了,他说在这里也只是临时的,买了家电或家具都是浪费。

    不过我坚持着把房间里原来的单人床换成了实木的双人床,又去宜家买了个厚厚的弹簧床垫和一个组合型的床头柜。把原来那个一坐在上面就嘎吱嘎吱狂响的破床扔了出去。

    他的电脑是很旧的一台I笔记本,屏幕很小,运算速度也慢的要命,我说帮他买部新的,他又拒绝了,他说他不想让自己觉得是被我包养的小白脸,什么都要和我要钱,买这个买那个的。

    我理解他的想法。一个男人,不想靠女人活着,这很正常。

    可是他也实在是没什么收入,如果没有我的照顾,恐怕这个学也早坚持不下去了。

    他爸春节后就断了给他的资助,他生活的很窘迫。

    我不想伤他的自尊心,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帮他,想起家里去年我刚来思括上班时,买了一台配置相当高的台式机,一直在家里放着,我现在一直用笔记本,也没怎么用,就和他商量,把那台电脑找时间搬过来先给他用。

    谢非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他可能也确实需要一台好的电脑,他们这个班还有一个月就要毕业了,他需要用一台性能好的电脑来做毕业设计。

    春节后我妈说了好几次,说小梦已经6岁了,该上幼儿园了,总是在家里,以后会很难和别人交流,等小梦上了幼儿园,她就准备回家去,其实我和海涛也都有这意思,我清楚,我妈平时也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和几个街坊邻居打几圈麻将,来北京半年多了,着实把老太太憋的够呛。

    时间一晃就到了三月初,我和海涛终于选定了一个条件适合的公办幼儿园,托人找关系的费了好大劲才帮小梦订了个学位,不过我的时间一直很紧,除了周日,我每天都要上课,晚上还要过去陪谢非,就把小梦上幼儿园这事耽搁了几天。

    刚过完三八节,正好赶上一个周日,我白天在家里整理东西,准备下午找时间把电脑给谢非带过去。

    我妈早上出去超市买菜,快到中午了才回来,一边洗菜,一边又提起了小梦上幼儿园的事。

    “娜娜,小梦的幼儿园还缺啥手续呀?不是交了钱就行吗?”

    我放下手中事,看到妈正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摘芹菜,就凑过去问:“呀,今天是不是要包饺子呀?”

    “瞅你馋的,是包饺子,我刚才问你,小梦的幼儿园不是交了钱了吗,怎么还不能送去。”我妈挪动身子,给我让出块地方。

    我坐下来,一边帮妈摘芹菜的叶子,一边回答说:“钱是交完了,不过现在还没学位,人家公办的幼儿园,不光要交钱的,你手续啥的都齐了,也要等有学位才能进。“我妈有些费解的问:“这又不是上小学,一个破幼儿园还有学位限制?”

    “可不是嘛,不过人家幼儿园说了,上级有规定,每个班就只能是2个孩子,多一个也不行,他们是公办,不像那些私立的幼儿园,来多少要多少。““唉,怎么这么多说道……”我妈正说着,我家里的门铃响了起来。

    “是不是送水的来了”我妈说着起身去开门。

    小梦原本在一旁看电视,跑过来抓起一把芹菜玩,我正准备让她放下,听到我妈笑着在门口说:“呀,田主任啊,你怎么来了?“听到这个名字我浑身禁不住一激灵。

    “哦,阿姨啊,海涛去外地赶不回来,这里有些东西先放家里。”门外传来田复建那让人反胃的声音。

    “啊,行,快进来,正好中午我和娜娜包饺子,就在这吃吧”我妈热情的把我在家的消息主动“供”了出去。

    “不了……啊?小娜在家?”他说着,探头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客厅沙发上的我。

    我气我妈嘴快,心里恨恨的,却又不好发作,只要硬着头皮和他打了个招呼,低头不再理睬,闷不做声的摆弄手里的芹菜。

    “嗯,也行,要不还得去公司那边吃,那就麻烦阿姨和小娜了,我也真有点馋饺子吃了,我就不客气啦,哈哈哈“他一边说着,一边咧着嘴晃动着肥胖的身躯挤进门来。

    “换拖鞋”我没好气的命令他。

    我妈是包饺子的高手,和馅、揉面、擀皮、包饺子一气呵成,没多久热腾腾的饺子一盘一盘的摆在了桌子上。

    在包饺子的时候闲聊,田复建告诉我妈,要收好他带来的东西,我看了一眼,是一个报纸包裹的饭盒大小的四方盒子,有棱有角的。他说是海涛托他从国外带回来的印刷设备上用的电路板,很昂贵,是海涛公司的命根子。

    我妈去煮饺子时,他偷偷的对我说,他专门给我买了东西,不过不知道我在家,放在车里没带上来。

    我恨不得一拳头挥过去砸死这个不要脸的畜生。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小声说:“你赶快滚出我家,谁稀罕你的破东西!”

    他瞥了一眼厨房方向,见我妈专心的在厨房忙活,露出他那副流氓嘴脸冷笑着说:“别那样,多没意思,怎么说咱俩也有过那么一回,你老对我这么凶干嘛?“我气得牙咬的咯嘣蹦响。却又不敢在我妈面前做什么过格的事,只希望这个无赖赶快从我家里滚蛋。

    吃饭闲聊,田复建谈笑风生的和我妈信口开河的胡侃起来,我心情不好,吃了几个饺子,亲了亲小梦,和我妈说我要备课,丢下田复建和我妈一个人跑到书房关起门躲了起来。

    田复建在外面,我反正也出不去,索性真的拿出教学笔记准备起下周要上的课来。

    外面田复建和我妈聊得热火朝天,两人还不时的开怀大笑几声。

    我没心思管,乱乱的心情,备课也备不下去。

    还好,过了一会,田复建告辞的声音传来。

    “娜娜,田主任要走了”我妈在客厅喊我,我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没吱声。

    关门声一响,我这才轻舒了一口气。

    慢慢悠悠的走到书房门口,向客厅张望了一下,只有我妈和小梦在,我才放心的走出来。

    “你这孩子,这么没礼貌,客人走了也不说送送。”我妈埋怨我,她哪里知道我心里都快恨死这个人面兽心的流氓了。

    我看到小梦在揉眼睛,知道每天的午睡时间又到了,接过我妈手里的抹布说:“我讨厌死这个人了,你别管了,我来收拾吧,小梦困了,你俩睡一觉吧。“我妈知道我的脾气,也不好再说什么,领着小梦回房间去休息。

    我一边洗碗,一边调理着心情,心想,还好今天这个畜生没为难我,要不在我妈面前我还真的有些绷不住脸。

    谢非的短信过来,问我在干吗,我告诉他刚吃完午饭,下午把电脑搬过去,他告诉我不用急,先不要搬,等过两天再说,我说那我今天就不过去找他了,他说好,正好趁今天去他老爸那里看看。

    收到谢非的短信,心里豁然开朗起来,打扫好厨房,也准备回卧室睡一觉。

    电话又进来了。

    我以为是谢非有什么事要说,没看号码就接了起来。

    我还没开口说话,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我吓了一跳。

    “小娜啊,你下来一下呗。”是田复建的声音。

    我怕惊动我妈,急忙走进卧室。

    “你想干嘛?我不会下去的”

    “小样,哥还能吃了你啊?我就在你家楼下,我这不是刚去日本回来嘛,给你带了点化妆品,你肯定喜欢的。”

    “谢谢了,你爱送谁送谁,别给我,你以后也别来我家,别说我翻脸搞得大家都没面子。”

    “你看,你还真记仇,哥那天不是喝多了嘛,哥给你赔礼道歉还不行?你下来趟,跟你说几句话我就走了”

    不提那天的事我还淡定,提到那天,我立刻抓狂起来,大声说:“滚犊子!

    你爱死哪里死哪里去!我不下去,赶快滚!““肏,真他妈轴,你不下来我可上去了”

    “你敢!……”我突然害怕起来,如果他真的上来闹,让我妈知道我俩的事,我真的没法活了。

    “嗨!有啥不敢的?我现在就在电梯里,你要是不开门,老子就砸门,看你还怎么在这里住下去”

    “啥?!”我气得要爆炸了,却无计可施。

    “我到了,开门,我要砸门了”

    “你敢!我叫保安了!”我向窗口张望了一下,大中午的,保安都没在楼下,小区的大门离我家还有好远一段距离,就算赶过来恐怕他已经闹起来了。

    “快点!我现在就在门口,你不开门我真的砸门了!”

    我怕的要死,蹑手蹑脚的从卧室里溜出来,怕惊动我妈,小心翼翼的趴在门上从猫眼里向外看了一眼,田复建那狰狞的脸果然就在外面。

    “田哥,求求你走吧,我要还不行吗?你先下去,我这就下去。”我小声哀求他,生怕惊动我妈。

    “肏,晚了,哥现在就想在这里给你,你开不开?”猫眼里我看到他真的扬起了手。

    “别砸,我开还不行吗?”

    我想,他知道我妈和孩子都在家,应该不能对我怎么样,赶紧把他打发走才行。

    极为纠结的,我犹豫了好一会,真的担心他会撕破脸皮做什么过格的事,战战兢兢的轻手轻脚打开房门。

    他显得很不耐烦的样子,刚要张嘴说什么,我急忙把手指放在嘴上嘘了一下,伸手去接他手中的礼品盒。

    没想到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生硬的握的我疼得直咧嘴。

    他朝我家里张望了一下,看到我妈没在客厅里,把我往门里一推,就势也跟了进来,背着手把房门锁上。

    我挣扎了一下,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想先稳住他再说,急忙把他让到客厅里,示意他坐下。

    他瞪着眼睛,早看出我的窘迫,满脸横肉的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小眼睛眨了眨,低声粗气的说:“早开门不就完了,非要惹哥哥生气。“说着,他伸手想在我的下巴上摸过来。我急忙抬手把他的手挡开。

    小声呵斥他:“你别胡闹行不行?”

    “进里面说”他低声,摆头朝我家的卧室方向示意了一下。

    我心里一惊,急忙摇头小声道:“田哥你别这样行不行?就在这里说呗。”

    “老太太呢?”他巡视了一周,低声问。

    我家是大三居结构,进门直接是大客厅,东边是客房和厨房,客厅的西边是一条走廊,走廊两边是小梦房间和书房,走廊的尽头是我和海涛的卧室,我妈就住在客厅和走廊相对的客房,我朝我妈的房间指了一下。

    他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猛地拉起我的胳膊,把我拖向卧室。

    我不敢挣扎,生怕吵醒我妈和小梦。

    但我预感到有可怕的事要发生,我害怕至极,奋力的想挣脱他的手。

    却又不敢弄出声音,身体往下蹲,试图用身体的重量阻止他。

    但我家的地面是很光滑的大理石,我就这样像一只死狗般被他拽进了卧室里。

    门嘭的一声被关严了,他回手把锁反锁起来。

    “小娜,你说你老对我那么冷淡干嘛?”他抓起我的两臂,用力的把我拉起来站在他面前。

    我看着只到我额头那么高的田复建,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

    “你坐下,别总一脸阶级斗争的看我。”他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命令对我说。

    我绰绰不安的坐在床边,身体紧张的像是随时都准备跳起来夺路而逃。

    见我乖乖的坐下来,他倒是变得很平和,坐在梳妆台前的方凳上,两手支撑着腿,眼睛直直的看着我说:“小娜,哥知道你恨我,不怪你,我自己也知道,哥这辈子就两件事过不去,一个是赌,一个是女人,我一直想找你好好聊聊,这不是刚出了趟国,好不容易才找了个机会能见到你,你别害怕,今天哥就想和你好好说说话,你要是不愿意,哥绝对不碰你。“我眉头紧锁,气得浑身发抖,斜眼瞪了他一眼,没做声。

    “给,我在日本时候,一直在想你,就想给你些补偿,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胡乱买的,你先拿着,这也不算啥补偿,就是顺便买的,以后哥绝逼给你一个满意的补偿,来,你拿着。“说着,他把手里的盒子硬塞到我的手上。

    我把盒子又丢回给他,那盒子不是很重,感觉是那种很高档的化妆品的样子。

    “你别给我,爱给谁给谁,你我之间该说的该做的都已经说完做完了,我家里人在家,请你赶快说完你要说的,离开我的家,我害怕你。“我没好气的下着驱逐令。

    他冷笑起来,咧着嘴说:“怕我?怕我啥?”

    “你说呢?”我白了他一眼。

    “嘿嘿”他笑了几声接着说:“我今天也没想把你怎么着,别害怕,哥是个混蛋,但不是禽兽,哥也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不可能在你家里怎么样的,放心吧。“我用鼻子哼了一声,很鄙夷的口气说:“是吗?我还真没看出来。”

    “跟你说实话小娜,哥这辈子上过的女人无数,但是真的放在心里的可能目前为止就只有你了,上次就是哥实在喝的太醉了,第二天我也很后悔,一直想跟你道个歉,给你点补偿,始终你也不给我机会。““好了,算你道过歉了,你可以走了吧。”我打断他的话,只希望他尽快离开我家。

    “不是,小娜,你说,要哥怎么补偿你,你说,就是要哥倾家荡产,只要你能原谅哥,哥心甘情愿。”他有些急,语速很快,不像开始那么流畅。

    “不需要你补偿啥,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就谢天谢地了。”

    “嗯?”他听了我的要求,有些迟疑,沉默了一会,站起身说:“行,我以后绝逼不骚扰你。”

    我轻舒了一口气,看着他作势要走的样子,心中甚至有些不敢相信他就这样让步了。

    他挪动脚步走到卧室门口,回身看着我,歪着头说:“再抱抱你可以不?”

    我咬着嘴唇,心里面只希望他能痛痛快快的离开我的家,起身走到他面前。

    他猛地环抱住我,等我发现我的双臂已经被他控制住时,他已经吻了过来。

    我躲闪不及,嘴巴被他用力的吻到了。

    我挣扎了一下,他很有力,无法脱身,却也不敢激烈的抵抗,生怕发出什么声响惊动了我妈和小梦。

    等我发现上当的时候,身体已经被他搬倒失去重心倒在了床上。

    “你放开我,我喊人了啊!”我急切却又不敢大声叫喊,奋力的抵抗着他,却还是给他满满的压在身下。

    “小娜,想死哥了,就让哥摸几下,摸几下哥就走,乖……”他乎乎的喘着粗气,手极不客气的摸进了我的睡衣下。

    刚才他走后,我本想睡一会,就换上了睡衣,里面只有一件胸罩。

    “松手!不行!……”我两手极力的想阻止他已经解开我胸罩的手。

    他趁我忙于应付上身,抽出手猛地把我的睡裤扯了下去。

    “田复建,你别不要脸!这是我家,你放开我!”我的音量稍稍拔高了一些,心中甚至暗下决心,今天如果他非要逼我,那我也只好扯下脸皮和他拼了。

    “小娜”他用肘有力的压制住我的肩,用腿勾着我的两腿,见我动弹不得,接着说:“最后一次,哥发誓,以后绝逼不再骚扰你,就这一次,行不?““不行!上次你也说就这一次,你这种流氓绝对不会守信用的。”

    “不行?不行也得行,今天他妈的我还非干你不可了!”说着他开始发疯一般的扯下我的睡裤。

    我的下身裸露出来。

    我看出他已经疯了,如果不得手,恐怕真的会把事情闹的不可收拾。

    我现在早已不是什么纯洁的女人,而且和他也有过一次了,看着他扭曲恐怖的脸,知道今天在劫难逃,心中万念俱灰,轻叹了口气,护住内裤的手慢慢松弛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