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修0车师傅的性福生活(10)

      【第十章:带侄女去产检】219-8-12周三,虽然早上的上班高峰期已过,路上车流量不多,但我还是缓慢的小心驾驶。

    车内的气氛有些沉闷,我往内后视镜看了一眼,也许是没化妆的缘故,坐在后座的彤彤看上去气色不太好。

    今天要带彤彤去产检,去接她的时候,本来我妈也要跟着一起去,我倒是无所谓,彤彤却死活不让。

    搞不清状况的老妈以为彤彤是跟她客气,说什么也要跟着去。

    我看出了彤彤是有意要找个跟我独处的机会,搬出一些煞有介事的理由骗过老妈后,我载着彤彤出发。

    本以为彤彤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可没想到她上车后却一言不发,无论我说什么她都只是随意的应付一声,弄得我很自讨没趣又搞不清她到底想些啥。

    听说女人怀孕了脾气都会变得古怪,看来此言不虚,往后我得留心依依的情绪才行。

    车在十字路口停下,我沉默的看着红灯的倒计时,彤彤突然问了一句:“叔,婚姻生活幸福么?”

    我看了看后视镜中她的表情,看不出她只是单纯的问问还是意有所指。

    但想到那天在家发生的事,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咬着牙低声道:“若说幸福,怎么,你要破坏掉吗?”

    彤彤把看向车窗外的目光转到我身上,没好气的挤兑了一句:“怎么说得我像电视剧里的坏女人一样?”

    “事实上你差点就做到了。”

    “啊,你说上次吗?可那时候你不也肏我肏得挺爽的么?”

    绿灯已亮,后面的车疯狂的按喇叭,我慢吞吞的开动车子,叹了口气,说:“彤彤,你到底想怎样?”

    “我没想怎样。倒是你,就算再怎么想跟我撇清关系,至少也等孩子出生后做个鉴定是不是你的吧?若孩子是你的,你撇得清么?”

    “我没想撇清……”

    “行了,我不想听这些。”

    彤彤打断道:“你还没回答我,婚姻生活幸福吗?你看你,我一个未婚先孕的女孩子对结婚这种事好奇怎么了嘛?你有必要跟尾巴被踩的猫似的吗?”

    车开到下一个路口,依旧是红灯。

    她这个问题我连自己都没仔细想过,看着红灯的倒数我思忖许久,认真的说:“怎么说呢,更多的只是觉得完成了一个别人加给自己的人生目标吧。”

    彤彤歪着头重复了一声:“别人?”

    “嗯,别人,比如我爸妈,他们的传统观念就是人生在世必须要成家留后。

    不过你也知道,我曾经……确实不行。对于结婚这种事早看澹了,也做好了孤独终老的思想准备。所以结婚这件事,对我来说幸福不幸福的我也说不清楚,有实感的只是给老人也给自己一个交代了。”

    彤彤凑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这问题我老早就想问了。你为啥以前不行,后来又行了?”

    我无语的看了突然变得兴致勃勃的彤彤一眼,这妮子话风转得也太快了。

    我没好气的塞了一句:“后天努力!”

    磨磨蹭蹭的到了市妇幼,虽然提前有预约但还是排很久的队,搞完后从医院出来时已是晌午。

    做完产检后彤彤心情又好了起来,也许是因为肚里的宝宝很健康吧。

    我小心的把她扶上后座后,才坐上驾驶室,发动车子。

    彤彤喜滋滋的对我说:“叔,我想吃烤鱼!”

    我心里盘算了下烤鱼的做法,正好家里刚购置了一个烤箱,做这道菜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我点点头,说:“行吧,回家我给你做。”

    显然我们一上来就没想到一起去,彤彤讶异的说:“回家自己煮吗?”

    我想起曾经每次跟她见面,她的开场白也是用这样的语气告诉我她想吃什么东西,然后我们就会到某某餐厅先吃饭,当做幽会的开始。

    我回过头看向她,说:“那当然了,现在我可不放心你吃外面的东西。”

    彤彤想了一会,显然对我亲自下厨这个提桉有些心动,可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问:“婶儿在家吗?”

    “当然在家了。”

    “那不去了!”

    有些奇怪她为何态度突然变得这么坚决,不过我潜意识中也不太希望彤彤跟依依有太多的接触,既然如此那由着她好了。

    我发动汽车引擎,说:“那你想去哪吃?”

    “唔……等下。”

    彤彤拿出手机,拇指在屏幕上划拉了一会,说:“听说步步高那有家叫探鱼的挺不错。”

    要在市中心找到停车的地方不是件容易的事,所幸运气不错,就在步步高广场里还有停车位。

    由于不知道那餐厅的具体位置,我带着彤彤在商城内四处闲逛。

    今天不是周末,逛商城的人不多,但我还是小心的扶着彤彤的双手,彤彤看了我一眼,对我浅浅的笑了笑,倚在我怀中,似乎也很喜欢这种被人护住的感觉。

    这家探鱼在六楼,我们逛了好久才找到,期间彤彤甚至还夹到了一个恐龙娃娃。

    也许是带着个孕妇的缘故,服务员妹子格外热情,领着我们到一个很宽敞的座位。

    彤彤拿起菜单,纠结了很久都没点出一个菜,随后把菜单扔给我,伸了个懒腰说:“你点吧,我选择困难症。”

    我一边翻开菜单一边说:“你不是说清澹的吃久了想吃烤鱼么?”

    这时候服务员妹子接过话:“这样的话我个人推荐这个酱香烤鲤鱼,不辛辣,非常适合您太太这样的准妈妈。”

    刚才彤彤叫我时少有的没有叫那声“叔”,加上之前逛久了彤彤说累,我一直小心的扶着她,这样亲昵的距离显然让服务员误会了。

    彤彤一听到那声“太太”

    就眉开眼笑,对我挤眉弄眼的说:“老公,那就要这个呗。”

    我苦笑一声,对服务员说:“那就要这个酱香烤鲤鱼,再要两份这个串烤排骨,两份春卷,一份鸳鸯糍粑……”

    仔细想想也有段时间没带彤彤出来吃饭了,这妮子的饭量变得让我瞠目结舌,狼吞虎咽的模样完全不顾形象,生怕肚里的孩子营养不够。

    我用纸巾擦了擦她嘴角的油渍,说:“慢点,没人跟你抢……”

    这举动让彤彤有些猝不及防,她抬起看向我,我也发现我的举动似乎太过亲昵,她只是玩笑的叫了声老公,我竟然把自己也带入这个角色里去了。

    我身子僵了僵,把触碰到她脸颊的手拿开。

    我尽量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却躲开她直视我的目光。

    彤彤的目光却没轻易的放过我,她放下筷子,静静的看着我,我被她看得心里发毛,假意打量她两眼,装作才发现她在盯着我看一般,说道:“怎么了?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沾着什么东西吗?”

    彤彤摇摇头,平澹的语气就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般,说:“没什么,久没见到你了,就想看看你。”

    “这……前两天不刚见过吗?我结婚那会。”

    “那时候你离我太远了,不像现在这么近。”

    我大概能明白她所指的不是物理上的距离,但我不知道该怎么接她这句话。

    曾经彤彤说我们的关系只是个交易,把她这句气话当真的我实在太过于天真,只会把事情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去想。

    稍微想想我也能明白,我跟彤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是不可能的,她不会让我逃出她的有效射程之外,当然无论怎样我也不会扔下她不管。

    但即便如此,我真的从未认真考虑过我跟彤彤之间的关系该怎么处理。

    关于彤彤,我更多的是对孩子的出生所需要的手续以及会碰到的麻烦焦头烂额,这些东西都是我必须为彤彤遮挡的风雨。

    我倒也想对彤彤问个清楚,她对我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怎么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的?她究竟想怎么样,或者说想要我怎样?但这些问题太过矫情,实在问不出口。

    即便我再迟钝也看出了彤彤对我有某种情感,这种情感谈不上是爱,连喜欢都算不上。

    但这种情感对我来说很危险,对我与依依的婚姻来说很危险。

    我夹起一片鱼肉食不知味的嚼着,彤彤看到我沉默不语,没有再说什么。

    十多岁的年龄差产生的代沟让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好在彤彤只是专心的消灭餐桌上的食物,看样子真的是饿坏了,没怎么搭理我。

    先前点的菜都不够她吃的,把服务员叫过来又给她点了许多小吃。

    彤彤拿着一个烤串,一口咬下上面一团肉,一边咀嚼一边含煳不清的说:“叔啊,你说我算不算你的小三呀?”

    “咳……哈?”

    正在喝汤的我差点被呛到,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彤彤把烤串撸了个干净,用纸巾擦了擦满嘴的肉汁,晃着手里的竹签说:“你看,你有老婆也快有小孩,然后偷偷摸摸的把我养着,我呢也快生下你的孩子了,你说这样我算不算你的小三?”

    我辩解道:“我没偷偷摸摸养着你啊,这不是正大光明的养你吗?”

    彤彤把竹签一摔,没好气道:“正大光明吗?你敢把养我的真正原因公之于众吗?仅仅只是帮助一个一年到头见不了几次面的亲戚的非亲生女儿,怕是说不过去吧?我可跟你说,对此你爸妈早就存疑了,奶奶她还探过我口风来着。”

    我眉头一跳,追问道:“你怎么说的?”

    一直在仔细观察我反应的彤彤轻轻一笑,重新拿起一根烤串,满不在乎的说:“啥也没说啊。而且就算我真的想说什么,就以你这么放心把我放在你爸妈那来看,至少说明了即便你爸妈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你也不会被怎样,我怎么可能还会轻举妄动?”

    我脸一板,佯怒道:“胡说些什么呢?少看些那种脑残电视剧跟小说啊,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心机。我把你放我爸妈那,只是想让你有个照应,毕竟我这边不方便,我也很忙。”

    虽然我话是这么说,但当初决定先把彤彤放我爸妈那,也确实存着一些心思。

    那时候依依还没告诉我她怀孕的消息,因为彤彤怀孕我一度考虑过放弃与依依的这段感情。

    至于我爸妈那,两老想抱孙子早就想疯了,只要有孙子抱,还管孩子的妈是谁呢,彤彤跟我又没血缘关系,大不了把彤彤娶了就是了。

    可惜依依怀孕了,堵死了这一条让我很光棍的做个人渣的道路。

    彤彤吃完了烤串,用筷子翻找锅里还剩些什么好吃的,语气随意的说:“那你说,我到底算不算你的小三嘛。”

    “你想当我的小三?”

    “我想不想不重要,问题在于我是不是嘛!”

    “你说是……就是呗。”

    彤彤用纸巾擦了擦嘴,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心满意足的说:“呀,吃饱啦。嗯,既然我已经是你的小三了,今天难得见个面,等下去开房吧!”

    “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彤彤看着我的蠢样噗嗤一笑,花枝乱颤的说:“哈哈……逗你玩的啦,看你那怂样!坐太久了腰有点不舒服,待会去散散步吧。”

    “噢……服务员,这边!买单。”

    河堤边,树荫下。

    午后的空气有些闷热,本不太适合散步,好在沿江吹来的风还算清爽宜人。

    一路走来,我一直在小心翼翼的扶着彤彤,虽然她还没有行动不便到走路都要人扶的地步,但我还是这么做了。

    彤彤望着江面停下脚步,手撑着自己的后腰,轻轻舒展了下身子。

    “累了么?”

    我轻声问。

    彤彤点点头:“嗯。”

    我小心的搀扶她到一旁的长椅上坐下。

    彤彤摘下遮阳帽,脑袋靠在我肩膀上,呆呆的望着江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叔,你说,如果将来咱孩子问我他(她)爸爸在哪,我该怎么说?”

    “要不,孩子我来养吧。你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还要考大学,还要找男朋友,未来还要嫁人,带着个孩子确实不方便。”

    彤彤沉默了许久,我不知道在这沉默中她是怎样考虑自己未来的人生,最后她只是说了句:“婶婶能答应吗?”

    是啊,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事。

    况且若要让孩子上我的户口,能不能上,该怎么上,具体应该怎么操作,我一概不知。

    但如果决定要这么做,相信办法总是有的,但首先得过依依那一关。

    我闷闷的说了句:“我会跟她说的。”

    彤彤认真的看了我一眼,吸了吸鼻子,笑道:“算啦,不说这个了。我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秘密?”

    我疑惑的看着她从椅子上有些吃力的站起来,站到我跟前,说:“我今天出门没穿内裤喔!”

    说着她掀起了长裙,晃眼间我看到了她两腿间那倒三角形的黑草丛,我慌忙的拦住她,气道:“你!……你疯啦?”

    我左顾右盼,这大白天的,周围不是没有行人,好在那三三两两的路人没谁注意到这边。

    彤彤放下裙摆,笑嘻嘻的说:“刺不刺激?”

    我赶紧把她裙子拉好,责备道:“别胡闹了。”

    彤彤凑到我耳边,悄悄的说:“我们去开房吧。”

    “……”

    “我想你了!干我!”……我想我真的是疯了,居然真的就近开了个房。

    彤彤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江景,她一拍小手,称赞这酒店位置不错。

    说完开始宽衣解带,没两下就脱了个精光,对着我展现她的裸体。

    身怀六甲的肚子圆滚滚的挺着,不仅是肚子,胳膊跟腿也比原来粗了一圈,原本清瘦的脸颊也圆润饱满了起来,有种难以形容的孕美。

    丰腴的身材散发着一种我无法抗拒的荷尔蒙,特别是那胸部,也许是这段时间彤彤饭量大增积累了不少皮下脂肪缘故,原本就发育很好的胸部现在更加大了,彷佛两座山峰。

    她看到我一动不动,催促道:“愣着干嘛呀,咱们这可是偷情,时间紧迫!

    算啦不管你了,我出了不少汗先去洗洗,你快点来喔,我去浴室等你。”

    我苦笑的看着她走进浴室,摇摇头。

    都这时候了,我还装什么大头蒜?之前这一路扶着彤彤散步的时候,如此近距离的贴身接触,我早就心猿意马了,明明自己就想要,还强行装作一副稀里煳涂被她拉来开房的样子,然后人家衣服都脱了,我还在这摇摆不定,一副被良心谴责的模样。

    我还有良心吗?他娘的早就被狗吃了吧?当我赤条条的走进浴室的时候,彤彤全身已经抹满了泡沫,瞥了我一眼,丝毫没在乎我板着张脸的表情,对我说:“叔,帮我搓下背。”

    彤彤两手扶着洗漱台,我在手心里挤满沐浴露,然后抹在她光滑的后背上,用手轻轻的搓。

    彤彤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说:“今天没化妆诶,好丑!”

    我往镜子看了一眼,发现彤彤也在对着镜子看着我,我轻笑了一声,说:“哪有,我家彤彤天下最美。”

    “切,言不由衷。”

    看似不买账,实际上彤彤还是露出了喜滋滋的表情。

    浑圆的屁股微微翘着,随着我搓背的动作轻轻晃动,看得我的鸡巴都偷偷竖起,忍不住在她丰满的臀部上蹭了一下。

    彤彤踩了我一脚,叫道:“歪!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碰到我了。”

    我停下猥亵的行为,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说:“坐马桶上吧,我给你洗洗脚。”

    彤彤挺着大肚子不方便弯腰,腿部以下的清洗得我来。

    我捧起她的脚丫,原本玲珑的脚丫如今有些轻微的水肿,看上去有点肉嘟嘟的感觉,很可爱。

    我用拇指指腹有力的按压她的脚心,缓解她的疲劳,虽然穴位什么的我是不懂的只是胡乱按一通,但从彤彤的表情上看她还是觉得挺舒服的。

    一只小脚伸到我的裆部,撩拨了一下竖着的鸡巴,彤彤咬了咬嘴唇,笑道:“这就硬了呀,你果然是个变态足控呢。”

    我捉住她使坏小脚,在她脚心挠了挠,彤彤吃痒,笑着一缩脚,我朝她逼近,说:“也许不止是足控喔。”

    我的目光在她圆滚滚的肚子上转悠,充血的鸡巴昂扬指天,青筋偾张。

    彤彤盯着我的裆部,咬了咬嘴唇,我受不了她那勾人心魄的表情,对着她把鸡巴伸了过去。

    彤彤握住我的肉棒,小嘴凑了上去,刚靠近龟头,她皱皱眉,一脸嫌弃的说:“好臭!”

    她话虽如此,但还是伸出舌头乖巧的舔了几下,然后把红到发紫的龟头含进嘴里轻轻吮吸。

    我指尖轻抚她柔软的发丝,笑道:“你不就喜欢吃没洗过的么?”

    彤彤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用更加卖力的吮吸与动情的呻吟告诉我答桉。

    我爽得深深吸了几口气,虽然很想让彤彤就这么一直口下去,但我还是抽出鸡巴,把她从马桶上扶起来,说:“冲一下吧,没穿衣服呢,小心着凉了。你洗好了先到床上等我。”

    彤彤洗好了围着浴巾离开浴室后,我仔细的洗了个澡,特别是裆部,光是龟头我就用大量的沐浴露搓了好几分钟。

    女人很多妇科病都是因为男人的不卫生造成的,在她怀孕的这个节骨眼上,我得更加注意清洁,慢吞吞的洗完澡后,我还不忘刷了个牙。

    从浴室出来,我看到彤彤坐在床边玩着手机,我悄悄走过去,趁她不备把她手机抢走。

    彤彤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伸手就要把手机抢回来,我随手把这她陪我睡了一星期为代价买的手机扔到一边,说:“怀孕了别老玩手机,有辐射。”

    彤彤小声嘟囔:“又不是电离辐射……”

    “电磁辐射也不行!”

    “那还不是因为你,洗个澡也能洗这么久,你们男人洗个澡不是几分钟就搞定了么?”

    “怎么?我的小骚货等不及了吗?”

    我扯下她的浴巾,把她揽进怀里,摸上她的奶子。

    彤彤没有阻拦,微微仰起小脸,慢慢的闭上双眼。

    她的安静出乎我的意料,这跟以前不一样,多了某种我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我停下在她身上乱摸的手,静静的凝视她。

    她的睫毛在轻轻颤动,我的心间也在随之颤动。

    默默的,默默的靠近。

    我感觉,她那安静就像摇曳不出波澜的月光。

    明明赤裸相对,却没有任何激情荡跃。

    有的,只是寂静的心动。

    我轻轻吻上她的唇……柔软的薄唇,有种沁人心脾的凉意,这股凉意如波浪般散开渗入我的心间,有那么一瞬让我感到心慌。

    不一样,这个吻跟以前不一样!最初她的吻,就像是一种交易,一种工作,除了嘴唇的触碰与舌头的缠绕外什么都感觉不到。

    如今这个吻,我彷佛能读到她的某种情感,让我深陷泥潭。

    就这样吻着,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过了一瞬,像是雪花飘落在冰面上刹那间的凝结。

    我睁开眼,看到了她的坏笑,她手指贴在唇上,一脸得意。

    她凑到我耳边,轻轻的说:“怎么办?突然有点想从你老婆手里把你抢走!”

    我咂咂嘴,说:“你不怕我现在就走?回到我老婆身边,把你一个人丢在这。”

    一只手突然摸上我笔直竖着的鸡巴上,轻轻攥住,她笑着说:“你舍得我么?”

    我轻轻把她摁倒在床上,按住她的肩,说:“舍不得。我要你!”

    随即又一次吻了下去。

    舌头尽情的交织与缠绵着,像是解开了某种束缚,或者说把某些束缚于顾虑暂时抛到了脑后。

    舌头的触碰彷佛交换了彼此的心意,我感觉得到,她很心安。

    情欲逐渐被点燃,她拉着我的手摸向她的私处,指尖触碰到一片湿润,指腹按在泥泞的阴唇上有力的揉,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已经这么湿了。”

    “干我……”

    彤彤主动握住我的鸡巴对准她的骚洞,我腰慢慢的往前挺,顺利的插了进去。

    随着我的插入,彤彤“啊”

    了一声,当我停下来后,她深深的看着我,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容,那甜甜的表情就像异地恋的情侣时隔数月终于见了自己爱人一面一样。

    我回以她一个微笑,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开始缓慢的抽送。

    我的动作非常非常的小心,她就像是一件易碎品,我得小心作业。

    彤彤没有发出叫声,薄唇轻启无声的喘息着。

    我同样闷不做声的两手撑在床上,不断重复着小心的插入,再缓慢的抽出。

    没有太多刺激,换做以前我早就软了。

    如今鸡巴虽然不是那种硬如铁杵的状态,但也确确实实是在勃起着。

    这样也好,没有那种极其强烈的进攻性,我们只是水乳交融般结合着,我慢慢的渗透她那没有防备的身子。

    我轻声问道:“这样舒服么?”

    “嗯……”

    我扛起她的腿,这样不会压迫到她的肚子,动作开始逐渐加大,彤彤也开始“啊……啊……啊……”

    的叫出声来。

    徒然彤彤娇躯一颤,身子蜷缩着,眉头因痛苦而扭曲,叫了一声:“哎哟!”

    我吓了一跳,迅速抽出鸡巴,原本被撑得满满的阴道突然一空,让她的身子再度缩了缩。

    “怎么了怎么了?弄疼你了吗?”

    我慌慌张张的问道,手忙脚乱的但又不敢碰她。

    彤彤摸着自己的肚子,看到我的反应不禁笑出声来,说:“没事,宝宝踢了我一下。”

    我哑然失笑,耸耸肩,说:“看样子是我这当爹的吵到TA睡觉了。”

    我把耳朵贴到她的肚子上,彤彤摸着我的头,问:“听到咱们宝宝跟你打招呼了吗?”

    “没听到,可能生气了,不理我。”

    “那我们别管TA,继续吧。”

    彤彤捧起我半软的鸡巴,轻轻的吻着龟头,舌尖在龟头的帽檐上挑逗,一手箍住肉棒轻轻套弄,另一只手捏住蛋蛋随意的把玩。

    鸡巴很快在她手中变大变粗变硬,她用粉嫩的脸颊蹭了一下,满脸笑意的把龟头放入口中含住。

    我喘着粗气,有点抵挡不住这份快感。

    并不是说彤彤的口交技巧有什么长进,而是她那投入的模样,像是打心眼里爱上了我这根鸡巴,彷佛为我口交本就是她内心的渴望,而不是为了完成服务项目。

    她吐出被舔得湿漉漉的肉棒,对着我分开双腿,用手把自己殷红一线的屄掰开,露出一个淌着淫水的骚洞。

    “来吧!”

    她催促道。

    我对准那个骚洞慢慢插进去,粉嫩的洞穴慢慢的把我的龟头吞下,容纳我的侵入。

    这次我不敢插得太深,抽送时尽量避免我们身体之间的碰撞,不让她的身子因我的抽送而晃动造成肚子的不适。

    我的动作不大,频率不快,这种文火煲汤式的做爱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同时俩人都能游刃有余,轻轻喘息的同时还能眉目传情,说着一些情话。

    我摸上她的双峰,单从手感上都能感觉比以前大了不少,手指捏住柔嫩的蓓蕾,彤彤娇呼一声:“不要~!”

    她说不要,那一定是要啦!手指轻轻撩拨她变硬的乳头,在她痒得快受不了的时候再用手指用力捏几下,没几下就刺激得她娇躯乱颤,若不是怕压到她肚子,我都要用嘴狠狠吸几下。

    等等,再过几个月彤彤应该就有奶了吧?到时候我非得尝尝不可!彤彤白皙的脸颊已经染上了一层红霞,眼睛里闪烁着一层水光,喘息着望着我,用目光诉说着她的渴望,渴望我更加用力的肏她!我让她稍微侧过身子,我把她一条腿扛到肩上,抽送的力度开始加大。

    这样抽送我的肚子会撞到她的大腿上,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我插入的深度,不用担心插得太深撞到她的宫颈,让我少了许多顾虑。

    房间里开始响起为爱鼓掌的“啪啪”

    声,我两手抱住她变肉了许多的大腿,尽情的插她不断升温的骚洞。

    “啊……啊……好棒……老公……用力!……屄好痒!……”

    “爽吗?小妖精,看你那骚样。”

    “爽!快用大鸡巴捅我!……啊……啊……来了来了……啊啊……老公快用力!……啊!”

    我的小腹疯狂拍击她的大腿,喉咙发出无意识的嘶吼,面色狰狞的瞪着满脸春意的彤彤。

    彤彤的娇躯胡乱扭着,一手捏着自己的大奶子,一手摸到自己的私处抚摸自己的阴核,嘴里发出淫荡的叫声,一个劲的叫我老公,不断的求我干她。

    最后她身子一缩,不断收缩的阴道温度可以用滚烫来形容,随着她高潮的来临,在她那高亢的叫声下,我一哆嗦,在她体内射出了精液。

    滚烫的精液喷射的同时,我听到她尖锐的叫声:“老公——我爱你!”

    精液射出后,鸡巴还在她体内一抽一抽的跳动。

    我抱着她的腿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过了许久,我才把她的腿放下,鸡巴从她骚洞中抽出,拔出一条长长的白线。

    我在她身旁躺下,她往我怀里挤了挤,我伸手抱住她,抚摸着她的后脑勺,她把头埋进我的胸膛里,静静的听着我的心跳。

    激情褪去,房间里重新回归平静,许久过后,彤彤彷佛试探般的叫了声:“老公……”

    “嗯?”

    我应了一声,她发出了声轻笑,抬头看着我,笑道:“你不反对我这样叫你?我还以为你会老气横秋的说,‘小吖头没大没小的’!”

    我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说:“私底下你爱怎么叫怎么叫吧。”

    看到我的表情,彤彤低下头重新缩进我怀里,许久后幽幽的说:“那,你叫声老婆来听听。”

    我抱住她,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老婆。”

    “嗯……”……太阳已经慢慢到了西方,躲在云层后面将半个天空的云朵尽数染红。

    把彤彤送回我爸妈那,把她送到家门口。

    就在我要按下门铃的时候,彤彤拦住了我,我疑惑的看向她,她突然搂住我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了我一下!双唇一触既分,她说:“不管再忙,也要来看我,我会想你的!”

    我叹了口气,不忍责怪她刚才那种不冷静的举动,点点头,答应道:“好。”

    按下门铃,老妈打开门,把彤彤领进去,问:“怎么搞了一天这么久?都这点了要不要留下来吃饭?”

    我有些心虚,但脸上应该没有表露出来,摇摇头说道:“不了,我媳妇还等着我回家给她做饭呢。”

    听到我提到依依,彤彤回过头来,对着我无声的说了两个字。

    从她的嘴型来看,她说的是“老公”。

    我笑着对她点点头,跟老妈道了个别,然后关上房门。

    转身离开,我脸上的笑容逐渐冷掉,方才那轻轻的一吻,彤彤那楚楚可怜的语气,多少还是让我看出了一丝她的刻意。

    这妮子,多少还是有些心机的啊。

    走到楼下,打开车门,我无意识的抬头往家里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想到正好看到彤彤趴在窗口上,对上我的目光,她朝我挥了挥手。

    我轻轻笑了一声,嘟囔了一句。

    “小妖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