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绝命私服之热血传奇(22)

      第二十二章`大屌人妖爆操冻龄美妈219年8月12日我之前分析的基本正确,八里滩兰若寺的住持释戒明,生于1982年,上学时既是淫妈控也是传奇迷,当年淫妈控没得到满足,传奇也没玩明白,释精武是将年龄改小为了92年的,实际是8后,与释戒明有着同样的爱好和遗憾,有能力弥补上当年的遗憾,于是这两人合起伙,在双木街道范围内,选了一批母子为目标,通过带有洗脑文的手机APP,将选为目标的母子分别诱导出倾向和淫妈欲,而后准备开一个土豪金传奇私服,让选为目标的儿子玩上私服。

    八里滩兰若寺号称精英寺院,有很多精英人士在这座庙修行,实际是这么宣传以便敛财,确实经营成了非常挣钱的经济实体,大部分利润要上交总院,释戒明说是住持其实是总经理,而经理是可以撤换的,职位在其下的释达通、释达峰、释永强,是直接听命于总院,所以释戒明和释精武本是悄悄进行的他们的计划,就在他们筹划开设传奇私服时,有个中医天才来了八里滩兰若寺出家,导致另三者也加入了进来。

    我没能从五个秃驴口中,偷听到这个中医天才的姓名,因为他们已经杀害了这个中医天才,所以一直将这个中医天才称呼为“孬蒿”。

    这个“孬蒿”毕业于医科大学,学的是中医专业,曾在某生物医学科研所工作,因学术问题得罪了某鲁迅式大,被扣了一堆“封建欲孽、中医骗子”之类的帽子,先是科研项目被撤销,又被科研所开除,本来天才就都有精神病的潜质,受到强烈刺激精神真出了问题,来了八里滩兰若寺出家,刚进庙即遭到软禁。

    “孬蒿”在中医、电脑两方面皆是天才,既是8后,也是骨灰级传奇迷,释戒明和释精武要开的是高端的土豪金传奇私服,软禁控制了“孬蒿”,本来是想让“孬蒿”为他们设计私服,“孬蒿”不但设计出了一个高智能芯片,而且针对传奇私服研制出了三种神药,吃了能通过提升大脑使用率,拥有传奇里战士、法师、道士的超能力。

    和尚要有了超能力,哪就是佛祖转世,释戒明和释精得意兴奋间泄露了消息,释达通、释达峰、释永强加入了进来。

    与我之前的分析略有出入,释戒明不是自己留下了一份药没敢吃,而是先骗了一批香客做实验,吃死了十来个人,成功的只有苏萌和景菁,分别拥有了传奇里法师、道士的超能力,所以少了一个战士。

    合起伙的五位高僧认为,吃了有超能力的神药,风险太高,于是降低了标准,让“孬蒿”为他们研制吃了能变年轻的药,这样足够被认为是佛祖转世,而且有着巨大的经济效益。

    释戒明和释精武原来找的给他们开设私服的人,是开过网吧的刘达利,而刘达利原来开的网吧叫“雅客网吧”,利用网吧的设备开了一个传奇私服,名字叫“雅客传奇”,为掩人耳目沿用了这个私服名字,多了研制神药的内容,又帮刘达利开了一家保健品公司。

    “孬蒿”先设计出的芯片,能够智能化控制主要私服设备,主要功能是制造了一批“虚拟活人”,等五位高僧帮刘达利开起了保健品公司,有了更专业的设备,真的又制造出了神药,也就是我也喝了的“神奇可乐”。

    “雅客传奇”的设计研发者是“孬蒿”,所以客服QQ的网名叫“孬蒿”,而“孬蒿”是精神病,所以“虚拟活人”都有精神病。

    五位高僧自是不敢直接喝“神奇可乐”,故技重施还是骗香客替他们做实验,先骗来的两个人是阮大雄和古热丽香,前者是通过已死了的释达成骗来的,后者是也是人妖的景菁介绍的。

    关于此我的分析是对的,阮大雄和古热丽香喝了“神奇可乐”,一个成为了李逵,一个成了人妖神箭手,并不算拥有了超能力。

    这次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五位高僧觉得只找了两个人做实验,当然是不够保险,准备再骗更多的人做实验,结果因为鸡贼的过了,长生不老的美梦突然破碎了。

    苏萌等四个人,从开始就被五位高僧给骗了,将其实只能控操私服的智能芯片,认定为了是“天网”,四个人突然合谋造反,为了控制“天网”,灭口了刘达利一家。

    五位高僧太过鸡贼了,一直没敢吃“孬蒿”给他们制造的神药,先于他们吃了神药的人造反了,又认为“孬蒿”是装疯把他们给骗了,偏偏“孬蒿”是精神病,越冤枉他反而越会说就是如此,五个秃驴吓懵逼了间,没等调查清楚,就慌忙将“孬蒿”给灭口了。

    苏萌、景菁、古热丽香三个人,因我的“提醒”知道了真相,并没有与之五位高僧又成为一伙。她们三个造反的动力是报仇,苏萌与彭卫青的仇,我已知道,景菁、古热丽香与梁小山有什么仇,我尚且不知,知不知道已无关紧要。既然仇已经报了,还拥有了超能力,知道真相后干脆决定,向五位高僧讹了一大笔钱。

    阮大雄确实逃进了兰若寺,五位高僧觉得有钱有势有后台,手下还有了一个现实版的半兽统领,想以不出钱的方式和平解决,正在与苏萌等三人讨价还价。

    “孬蒿”制造的“神奇可乐”,就剩下了藏在派出所的那些,阴差阳错地大部分让我喝了,大壮和阿展喝了但没喝够疗程,苏萌等三人现在的目标是钱,没必要跟五位高僧解释这茬,五位高僧现在已顾不上这些了。

    真相全清楚啦,我恨恨地骂道:“这五个秃驴,够歹毒也够弱智,‘孬蒿’绝对是超级天才,让五个秃驴给害死了,我鬼使神差地喝了‘孬蒿’制造的‘神奇可乐’,身体上变回了二十年前,哪我有责任有义务为‘孬蒿’报仇。不过,用不着我出手,苏萌为首的三位美女,已经是人挡杀人佛当杀佛,五个秃驴不想给钱是在作死,等着看他们怎么死就行了。”已经卧底进了“精武会馆”,并与邬兰混熟了,我从网上买了一个连接手机的针孔摄头,悄悄装在了邬兰的办公室。很快我就看到了期待的一幕,那个大鸡巴的美艳人妖古热丽香,这天下午在办公室操起了邬兰。

    古热丽香具体不知是哪族,总之属于西域人种,容貌有白种人的特征,皮肤非常得白皙,奶子和鸡巴都很大,身体非常强壮,强壮的主因是喝了“神奇可乐”,在本来就精于骑射的基础上,成了现实版的祖玛弓箭手,也可以说是拥有了超能力。

    邬兰显然见识到了,古热丽香远比她的既是霍元甲后人又是少林弟子的儿子厉害,老老实实地脱光衣服跪趴在沙发上,被挺着一对白皙豪乳的古热丽香,用粗大地鸡巴肆意地操着。

    “啊……”古热丽香浪吟了一声,从邬兰的逼里抽出硕大的鸡巴,用双手抓住自己的一对白皙豪乳,咬着嘴唇自揉了一会儿,抡起手啪啪地打了几下,邬兰的圆翘白皙的美臀,“邬兰阿姨,你保养得非常很年轻,绝对是一位冻龄美妈,可惜逼早就被操烂了,松得跟破棉裤裆似的……对了,你是外国籍,肯定没少了被老外的大鸡巴干,是吧?呵呵呵……”一把将邬兰扳倒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古热丽香走到办工桌旁,拿起一个斜肩背的运动包,拉开拉锁,掏出一套女精装感觉的紫色情趣短裙,一次穿上的无袖的上衣和很短的喇叭裙,又取出一双齐腿的黑色网眼丝袜,依次套在了两条白皙的腿上,随后从包里拿出一瓶人体润滑油,扔到了扑倒在沙发前的邬兰面前。

    “邬兰阿姨,我们早就认识,你可能对我没印象,我对您印象非常深,因为你实在太年轻了,已经快五十岁,怎么看都不到三十岁,而且身材保持实在太棒了!我叫什么,你已经知道了,可能不知道我多大了,其实我也说不好,自己现在是多大年纪,算是又回到了二十岁吧,总之称呼你阿姨正合适。”方才古热丽香的说话声,完全是女人的声音,这时不由地变回了本声,嗓音很粗且有些沙哑,总体感觉仍是女人的声音。

    撩起下身的喇叭裙,露出硕大梆硬的鸡巴,古热丽香走到邬兰面前,上下摇晃着大鸡巴说:“邬兰阿姨,老外都喜欢走后门,你的屁眼,肯定早被洋屌开了。你的逼被洋屌插得太松了,我只能干你的屁眼,既然称呼你阿姨,不想把你干得哭爹喊妈的,哪你自己先涂上润滑吧,呵呵呵……”邬兰老老实实地拿起面前的润滑油,就势面朝古热丽香跪到了地板上,拧开瓶盖往手指上挤了一些润滑油,向一侧欠起屁股,动作很熟悉地在后门涂抹好了润滑,站起身放下润滑油,撅着白皙浑圆的屁股,面朝靠背跪趴了沙发上。

    古热丽香的鸡巴,长度差不多有十五厘米,不光长还很粗,勃起的硬度非常高,如同铁棍一般,颜色很特殊,鲜艳的肉红色。

    被这么一根大鸡巴,粗暴地抽插起了菊花,邬兰不由地发出了惨烈的嚎叫,古热丽香却是越干越亢奋,一边粗暴地操着邬兰的屁眼,一边各用一只手,大力地揉着邬兰的两只奶子和她自己的一对豪乳,很快邬兰就被干得翻了白眼,嚎叫声逐渐变小了,进入了半昏迷的状态。

    “啊……太爽了……舒服死了……邬兰阿姨,你这位冻龄美妈,逼早就被操烂了,屁眼还是极品哦,呵呵呵……”古热丽香站在沙发前猛操了一阵,从菊洞内抽出粗硬大屌,靠躺着坐到沙发里,摸弄着邬兰的两只奶子,休息了三五分钟,毫不费力地拦腰抱起半昏迷的邬兰,脸朝上放到了旁边的办公桌上,将一条光滑纤细的小腿扛到右肩上,左手抓住另一条腿的脚腕,再次将粗硬大屌插入菊花,右手揉弄着两只奶子,粗暴地继续肛交着邬兰。

    “哦……邬兰阿姨,我的大鸡巴,是不是比操过你的老外们的大洋屌,把你干得更爽更满足啊……呵呵呵……”扛着一条腿,连着猛操了一百多下,古热丽香停下抽插,伸出右手拿下扛在肩膀上的小腿,随后一手抓住一只脚腕,将两条光滑笔直的美腿,斜向上拉着抻直了,低着头端详了一会儿,松开抓着两只脚踝的双手,一缩身抽出了鸡巴,走到摆在里侧墙边的衣柜间,拉开柜门翻了翻,找出一条红色的吊带睡裙和一双金黄色的高跟鞋,甩手扔到了沙发上。

    邬兰毕竟是快五十岁的熟女,极度恐惧中遭到了粗暴肛交,古热丽香的鸡巴还格外得粗大坚硬,一时难以承受被操晕了,这时有了适应缓了过来,看到扔到沙发的吊带睡裙和金色高跟鞋,自是明白了古热丽香的意思,呻吟着滑下桌子,踉跄着走到沙发前,先穿上了红色的吊带睡裙,又穿上了和金黄色的高跟鞋。

    “呵呵呵……”古热丽香向后退了两步,“邬兰阿姨,你这位冻龄美妈,身材这么得诱惑,还是穿上齐逼短裙和高跟鞋,样子更加性感。来,坐到沙发扶手上,摆几个妩媚的造型,让我好好欣赏一下,然后再继续干你的屁眼,呵呵呵……”古热丽香让穿上红色的吊带睡裙和金黄色的高跟鞋的邬兰,在沙发上摆了好一会儿的淫浪造型给她欣赏,这才命令邬兰手扶着沙发撅屁股站好,走过来一把扯掉了吊带睡裙,将鲜艳肉红色的大鸡巴粗暴地捅入菊花,继续肛交起了只穿着高跟鞋的邬兰。

    “哦……哦……邬兰阿姨,你的身材,真是太性感了……哦……让你穿上高跟鞋,站着操你的屁眼,真是太过瘾了……哦哦哦……邬兰阿姨,你是不是,也非常喜欢,让我用大鸡巴,这么操你的屁眼,哦哦哦……”邬兰这时对古热丽香的粗硬大屌有了适应,压低肩膀扭过脖子,呻吟着说:“事情我不是太清楚……其实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的……钱的事情也一样……”古热丽香停下活塞运动,将左手伸到邬兰的胸前,抓住一只白皙的奶子,俯身贴到了邬兰的后背上,喘息着说:“邬兰阿姨,你其实什么都清楚,所以,你当然知道,我不是老大!钱的事情,是苏姐做主,你等她来了跟她商量吧,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让我操你的屁眼。”说着向后一缩身,从菊洞里抽出大鸡巴,古热丽香打了一下面前的美臀,“邬兰阿姨,你的逼和屁眼,都吃过我的大鸡巴了,嘴还没有吃过呢!苏姐她们在忙别的事,我们两个时间很充裕,来,张开你性感的小嘴,好好品尝我的大鸡巴,呵呵呵……”邬兰只好呻吟着直起腰,转过身跪在古热丽香的下身前,张开两片性感的薄嘴唇,将将含进去了鲜艳肉红色的粗硬大屌。

    “哦……好舒服……对……就这样……把我的大鸡巴的龟头……全部吞进嘴里……舌头不要碰龟头……含住了使劲吸……哦哦哦……好爽……好舒服……”可能因为是人妖,古热丽香喜欢的被口交的方式很特殊,是让邬兰含住了她的大鸡巴的龟头,用力地吸裹着,马上因此变得更加亢奋了,用每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各捏住了自己的一只奶头,很是用力地捻弄着,连续发出了大声浪叫,过了不大一会儿,明显要射出来了,急忙从邬兰的嘴里抽出了鸡巴。

    在办公室里快步走了几圈,压制住了射精的感觉,古热丽香走到办工桌前,拉开显然是她带来的旅行包,拿出一个粉红色的电动假阳具,走回沙发前,毫不费力地抱起只穿着金黄色高跟鞋的邬兰,呈跪趴姿势放到了一侧的沙发扶手上,将假鸡巴插入了邬兰的逼里,没有打开电动开关,站在了邬兰的屁股后面,将她的大鸡巴插入了屁眼,双手掐着邬兰的细腰,浪叫着继续猛操起了屁眼。

    “哦……哦……邬兰阿姨,你肯定玩过3P吧……逼和屁眼一起被鸡巴插着,是不是让你非常爽啊……哦哦哦……”站在了地板上狠操了一顿屁眼,古热丽香再次表现出要射精的亢奋,这次没有停下来控制射精,松开掐着腰的双手,左手扶住了沙发靠背,右手拔出塞在邬兰逼里的假鸡巴,打开了电动开关,拿到了自己的雪白屁股后面,试探着插了几下,整个插入了自己的屁眼,当即发出了大声的浪叫,一边用鸡巴操着邬兰的屁眼,一边用电动假鸡巴猛插着自己的屁眼。

    “啊……啊……啊……你这个骚货……你个贱婊子……操死你……干死你……操翻了你的屁眼……干爆了你的菊花……啊啊啊……”随着一阵大声叫喊,古热丽香非常亢奋地射了,没有直接射在邬兰的菊洞内,射精前的从邬兰的屁眼里拔出鸡巴,同时拔出插在自己屁眼里的假鸡巴,靠躺着坐到沙发里,用手捏住鲜艳肉红色的大鸡巴,使劲弯向了上,让从龟头中间喷射出的一大股精液,落到了她白皙内凹的小肚子上。

    “邬兰阿姨,你肯定吃过,很多男人的精液吧,呵呵呵……”抓着头发拉过来邬兰,古热丽香将邬兰的脸,按到了她的小肚子上,“邬兰阿姨,我的精液,你还是头一次吃,好好品尝哦,不许剩下一滴,呵呵呵……”等邬兰舔舐完了她射在自己小肚子上的精液,古热丽香的粗硬大屌又勃起了,没有继续操邬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紫色情趣女警装,考躺着坐到了沙发的中间,拍打了两下邬兰的美臀,“苏姐她们应该快来了,邬兰阿姨,你去找一身气质的裙装穿上,再换一双搭配的高跟鞋,内裤和胸罩就不用啦,呵呵呵……”邬兰只好走到摆在里面墙边的衣柜前,拉开柜门翻找了一会儿,找出一套分为三件的短裙装,穿好了这条显得气质高雅的短裙装,又找出一晃黑色的高跟鞋,脱了脚上的金黄色高跟鞋,换上了新找出的这双高跟鞋。

    古热丽香拿起电动假鸡巴,卷起下身穿的紫色喇叭短裙,欠起雪白的屁股,将假鸡巴插进自己的屁眼里,随后将屁股悬空到沙发的坐席外,左手伸到下面捏住了假鸡巴,抽插起了自己的屁眼,右手握住鸡巴来回撸着,语气亢奋地说:“邬兰阿姨,你穿上这套衣服,真是太性感气质了,来,搬一把椅子坐到我面前,咱们一起玩吧!”邬兰只好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了正对的沙发的墙前,摆着淫荡的造型给古热丽香欣赏了一会儿,从上衣领口掏出奶子,撩起短裙露出逼,一手揉着奶子,一手摸着逼,又给古热丽香表演起了自慰。

    这时忽然响起了敲门声,正在亢奋地边自插边自撸的古热丽香,反应极其迅速地当即从沙发里站起身,没有拔出插在屁眼里的假鸡巴,先从沙发靠背的后面,拿出一把短刀和一张短弩,左手一甩单手从鞘里抽出短刀,右手端着上了箭的弩,走到办公桌里面蹲下身,这才摆手示意邬兰去开门。

    我坐在“精武会馆”三层的器材健身馆的角落,拿着手机看到了这里,放下手机揉了揉眼睛,在心里面自语道:“看来这个古热丽香,早就充分认识到了,因喝了‘神奇可乐’,身体是全面变强壮了,不按释戒明的弱智设定只玩弓箭了,升级到了近远程双重攻击,刚才单手抽刀的动作,玩得相当溜,显然不是才练出来的,肯定是早就受过专业训练,实际比我之前预想的更厉害,别说释精武那小子,战狼吴京来了都轻松被秒,而她是三个美女里最弱的一个,苏萌、景菁比她还厉害得多。”观察了一下没人留意,我从怀里拿起手机,继续看起了监控画面,办公室里多了两个女人,一个是中等个头,穿了一件露肩的吊带裙,像是一个非常有钱的年轻贵妇,另一个身高超过了一米七,模特级的纤细型身材,像是一个混社会的女孩,胳膊上、小腿上都有纹身。

    感觉不认识这两个女人,同时又觉得眼熟,我将画面点了暂停,仔细看了一会儿,这两个女人的长相,认出来了分别是苏萌和景菁。

    我又放下手机,在心里合计道:“自她们从我原来租的房子隔壁搬走了,已经有两个来月,没见到过这三位美女了。古热丽香没什么变化,苏萌瘦了很多,不再是小胖妞的身材了,景菁身材方面其实也什么变化,只是纹了好几处纹身,关键气质变化非常大,所以一时没认出来。看来,她们对自己是如何变强大了,已经有了充分认识,懂得如何更好地运用超能力,都比之前变得更强大了。”合计了一会儿,我拿起来手机,这时屋里多了两个中年男子,当即认了出来,“精武会馆”的两个保安,其实就是更夫,别人是分别称呼他们的老王、老周,都是五十来岁的年纪,具体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苏萌交代了几句,老王、老周都是冒着饥渴的眼神,将邬兰驾着带出了办公室,苏萌跟了出去,过了会儿又回来了,与景菁、古热丽香坐到一起,悄声地商量起了事情。

    听不清她们说什么,我干脆放下了手机,在心里合计道:“很显然,这三个美女,已经发展了更多人,没向五个秃驴直接敲诈到钱,干脆改为了一勺烩,先从邬兰、释精武母子这下的手,是因为‘精武会馆’是兰若寺在庙外的据点。就她们之前灭门彭卫青一家的手段,肯定是先榨干了五个秃驴的钱,然后把五个秃驴全部干掉。行啦,这样有人帮我给‘孬蒿’报仇了,我赶紧从里边跳出来吧。”我继续合计道:“监视器其实是双向的,能逆向追踪到安装者,行啦,已经确定五个秃驴要倒霉了,赶紧删了接受APP吧,这种东西不用绑定实名制,我不监视了,发现了针孔也查不到我。”正要删了监控APP,忽然听到景菁很大声地说了一句,“还有的那些药就不找了吗?”我不由地惊叫了一声,因此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关了画面删了APP,拿过背包摸出一罐可乐,拉开拉环一口气全灌了下去,站起身走到一排垃圾箱前,将易拉罐扔进了对应的垃圾箱,就近跳上一台跑步机,边跑着边琢磨起了景菁说的这句话。

    “天才都是精神病,精神病不一定都是天才。‘孬蒿’是有精神病的天才,肯定不想被五个秃驴控制,再联系到景菁说的这句话,看来‘孬蒿’真的制造了更多神药,将其他的藏了起来。就分别从五个秃驴和三个美女这偷听到的情况,能够肯定‘孬蒿’已经被害死了,显然更多的神药还没有找到,‘雅客传奇’其实没用了却依然开着,看来,找到更多神药的线索,在这个传奇私服里面。

    行啦,替‘孬蒿’报仇,不用我亲自动手,本来也要打私服挣钱,接下来专心玩私服吧,希望能先找到真有的更多神药,我只是一个穷屌丝,能变年轻已经很满足啦,不想拥有什么超能力,但不能让坏人得到,‘孬蒿’制造的更多神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