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我的性奴家族 欢乐颂 五畜同床 淫荡女友帮我脚交

第白一百九十三章 白家的预谋

      十年前姨父被有心人刻意下套,含冤而死,当他的尸体躺在冷津寒面前时,冷津寒知道一种刻骨的痛正在贯穿着自己。

    他来到闵城,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给姨父的案子判决一个公正的结果?

    顾均怎会不知冷津寒的想法,他沉吟片刻,道:“那件事情还需要再等一等,毕竟当时涉案的人很多已经不在了。”

    时隔多年,人证物证早已经不齐全,如果想要翻案,以冷津寒如今的权利未必不可以,但要让凶手受到惩罚无法翻身,并非那么容易。

    冷津寒面色阴郁得站在窗前吞云吐雾,还要等多久!

    这两天,关于林笙欢劈腿冷氏集团,传遍了整个闵城。

    网友们甚至调侃这是一场恶俗的豪门三角恋,大家都乐意关注陆家与林笙欢的那场婚礼上,冷津寒会不会直接去抢人。

    尽管陆家早已声明,林笙欢与冷津寒没有任何关系,照片只是别人合成的,可终究堵不住悠悠众口。

    而冷津寒,似乎愿意让舆论这么倒向。一时间,skw陆氏集团的股票价水涨船高,甚至无意之间帮陆云迟暂缓了资金断链的压力,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林笙欢迫于陆母的威胁,留在了陆家。

    一家简陋的出租房内,穿着灰色卫衣男子将划到最低端的网页关闭,络腮胡子因为嘴角的抽动,颤颤作乱。

    “白雅,无论你跑到了那里,我都找来了。”

    此人正是白雅的父亲,白明。

    陆家别墅内。

    整个大堂的气氛都十分严肃,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林笙欢与白雅的身上。

    林笙欢怎么也没有想到,白雅会这样单枪匹马的闯进陆家。不是说陆母差点让白雅堕胎了吗?

    “你来这里做什么?”

    陆母指着白雅,脸色十分不悦。陆家门外现在还有一群记者在蹲点呢,白雅现在来陆家闹,岂不是让别人笑话陆家,她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白雅噙着眼泪摸着自己的小腹,看向陆云迟道:“我看网上有很多留言都是关于云迟哥哥的,我担心,所以想过来看看……”

    柔柔弱弱的白雅与站在他身旁淡定自若的林笙欢,陆云迟越加清楚,他要娶的只能是林笙欢。

    一个花瓶,不能对他的事业没有多大的帮助,只能用来偷腥。

    他眉头一皱,“雅儿,这里是陆家,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虎毒尚且不食子,陆云迟竟然要将怀着孩子的白雅赶出去。

    林笙欢有些迟疑,撇开她跟陆云迟那些旧事不说,这个连自己孩子都不顾的男人确实太渣。

    她脱离的陆云迟这个坑,所以对白雅谈不上多厌恶,现在白雅自食其果,为破坏别人的感情付出代价,所以也不值得她同情。

    但如果能留下白雅,陆家对她的关注就会减少,陆云迟也不会把心思全留在她身上了,不是么?

    林笙欢拉住了失落要走的白雅,众人皆是一惊,连白雅都一副不解的神色看向林笙欢。

    “我看天色很晚了,白雅还怀着陆家的孩子,就让她在这里睡一晚上吧。”

    陆云迟推了推林笙欢,脸上满是疑惑神色:“欢欢,你不介意吗?”

    曾经白雅怎么对林笙欢的,连陆云迟都觉得对林笙欢有亏欠,她竟然能如此大方坦然?

    陆母的目光同样落在林笙欢身上,她毫不在意得一笑,“毕竟她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那是陆家血脉,外面还下着暴雨呢,这么晚让她一个人回去万一遇上什么事滑胎了可不好,反正陆家也不缺她一个住的地方。”

    尽管林笙欢这样说,陆云迟还是神色难看的看向陆母。

    “如果被爷爷知道的话,一定会大发雷霆,到时候只怕我们都不好交差。”

    他在陆老爷子面前已经保证过改过自新,如果白雅住在这里,被爷爷撞见,之前的所有努力就都白费了。

    可陆母未说什么,直径上了楼。林笙欢心中的石头落了不少,她知道陆母这是默认了她的建议。

    至于为什么会同意,大概还是白雅肚子里怀的孩子。明眸微微垂下,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思,于是林笙欢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上去了。”

    在她要上楼的那一刻,白雅拦住了林笙欢的去路。

    “姐姐,谢谢你。”

    她的眼里明明藏着深深的不甘,却依然笑的甜美乖巧。林笙欢将她的神情收进眼底,只觉得她可怜。

    跟在陆云迟的身边,有什么好的。

    她想起了冷津寒对她说过的一句话: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圈子里,有些人拼了命的想进来,甚至不惜做哪些杀人放火,最肮脏的勾当,只为了稍纵即逝的富贵。

    这样的人,是最蠢的。

    月色逐渐笼罩在整个城市,而有些人的行动才刚刚开始。

    白雅端着一杯热牛奶出现在陆云迟房间时,陆云迟在林笙欢面前一副讨好的样子,努力想让林笙欢对自己回心转意。

    看见白雅来了,他脸色立即变得不耐烦。

    “你怎么来了?”

    即使她将眼底的嫉妒藏的很好,林笙欢还是看了出来,她清咳一声道:“既然你们还有事情要说,那我先走了。”

    陆云迟慌了神,拉住了她的手。

    “欢欢,你听我解释。”

    林笙欢推开了陆云迟,脸色变得严肃:“我没有兴趣听你说你们的那些破事。陆云迟,不要忘了,当初你们怎么在我面前做那些羞耻的事情。现在搞出孩子了,起码的责任你要负。”

    她挺直着腰杆,一步也没有回头。

    暗处,白雅被陆云迟拉进了房间。

    ……

    黑暗中,白明绕过陆家的保安,将陆家周边环境全部都打探了清楚,一旁白森神色复杂的看着白明。

    “爸,现在小妹的日子好不容易好了,你就不能不出现破坏她的事情吗?”

    白明的眼光放着狼光,眼前富丽堂皇的别墅正告诉他女儿现在过着什么日子,偶尔接济一下自己落魄的父亲会怎么样。

    他狠狠地拍了白森的头,道:“你瞎说什么,我这次来是帮助雅儿解决掉姓林的,就你们上次干的那事,叫成功吗?这次一看我的吧。”

    他白了一眼儿子,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清晨,醒在华丽的房间内,白雅贪婪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身边,是半惺忪的陆云迟。

    在昨天知道了陆母早就让人将爷爷接去了美国疗养后,他故技重施。

    白雅环住陆云迟,说着甜蜜蜜的情话,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起,她微微皱眉。

    以前熟悉的铃声现在变得异常刺耳,为了不吵醒陆云迟,她拿起了手机,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

    当那边声音响起,手机差点从手心滑落,是他,回来了。白明,那个令她童年充满悲剧的父亲终于找上了她。

    童年的不堪重新涌上脑头,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引起了陆云迟的注意。他接过她掉落的手机,却被白雅快速的夺了过去。

    “云迟哥哥,你不是还要上班吗?时间已经不早了呢,再不走的话可就要迟到了哦。”

    陆云迟冲出口中的问题重新吞了回去,他深深看了一眼白雅,离开了房间。

    最近公司确实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陆云迟走后,白雅重新将电话拨打了过去。她的生活眼看就要成功了,她怎么甘心有人出来破坏掉她努力了这么久的心血。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会给你钱,不过你要帮我做一件事。等下你开车来陆家,我会拦住你的车子,但是记住我们两个不能相认。到时候我会告诉你怎么做。”

    手机那端沉吟了许久,却传来了肯定的答复。镜子中,白雅脸色逐渐惨白,她原本就有胃病,此刻却不断的将冰水灌进嘴里,一张小脸越发难看了。

    林笙欢本打算去公司的,没有想到碰上了脸色苍白的白雅。接着,白雅倒在了她的面前。

    “你怎么了?”

    林笙欢扶住了将要倒下的白雅,即使两人之前有过太多恩怨,甚至她差点被白雅害死。

    可是这一瞬间,林笙欢还是不能做到看着她不管。

    白雅摸着自己的肚子,道:“欢欢姐,求求你带我去医院。不要让所有人知道。”

    林笙欢知道陆母上次差点让白雅堕胎,她现在防备陆家是应该的。一个母亲再有错,也不能让肚子里的孩子受罪。

    林笙欢一把扶起白雅,道:“你别说话,我带你去。”

    “出租车,去最近的医院,快点。”

    ……

    林笙欢清醒过来时,只觉得后脑勺一阵一阵的抽痛,手脚因为绑带的缘故已经麻木不堪。

    自己被绑架了。

    疼痛使她越加的清醒,林笙欢环顾了一圈,这像是一个废弃已经的仓库。谁是想要绑架自己?

    阴暗中,时间一分一秒的在度过。周围发霉的气息逐渐传进她的鼻子,可却听不见一丝的响声。

    周围安静的可怕。

    大概三小时后,门突然被人打开了。房间瞬间亮了起来,刺目的光线让人睁不开眼,更加难以看清人的长相。

    一个身材欣长的男人走到了林笙欢的身边,他五十来岁模样,嘴边的胡子将他整个的唇部都遮住了。

    鸭舌帽压的很低,林笙欢难以看出他有什么长相特征。只是他站在她的身旁,有种熟悉的味道。

    这个身影,好像在哪里见过。

    男人撕去了她脸上的胶布,一只手掌掴了她一个巴掌。

    精致的小脸迅速升起一个红印,在下一个巴掌落下时,林笙欢说道:“你可以继续打,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还有和我一起的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

    她记得和白雅一起上的车,现在却不见白雅,难道这一切全部都是白雅设计自己的圈套?

    帽子男动作停顿了一下,发出了一股怪声。

    “老子想把你带到哪里就是哪里,你他妈废话这么多干什么?”

    帽子男拿起手机,将摄像头对准了她。

    林笙欢微闭着眼,扯了扯吃痛的嘴角,道:“告诉你背后的人,她想要的东西我根本没有兴趣。她有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抓住男人,玩这种把戏我瞧不起她。”

    帽子男扼住她白皙修长的脖子,眼神带着杀机:“你再多说一句话,老子让你现在就死。”

    雪白的脖子立即出现青紫,可是林笙欢预料的没错,他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杀了自己。

    他们,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如她所料,摄像头对准了自己。陆云迟的脸出现在了画面的另一侧,他的脸上充满了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