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我的性奴家族 欢乐颂 五畜同床 淫荡女友帮我脚交

正文章 第三十章:青纱女子

      “周道明,你给我放手,再不放手我去告诉杨伯伯!”这时,东方玉儿出现在众人眼前,大喝出口。

    听到这声音,周道明赶忙丢下孟然,朝着东方玉儿大步走去。

    周道明奉承道:“玉儿,你来啦!”一点也没有刚才那嚣张的气焰,像是一条温顺的老虎。

    “哼!”东方玉儿冷哼,看到孟然倒在地上,满脸灰暗,很是担忧。

    于是东方玉儿伸手向周道明讨要道:“解药呢,拿开吧!”

    “这白毛小子屡番欺负幼弟,我绝对不会给他解药的,该死的东西!”周道明斌不想给孟然解药。

    东方玉儿暴怒,长鞭直指周道明,道:“身为执法堂大弟子,不知维持宗门和睦,还要知法犯法,快把解药交出来!”

    周道明鬼魅般的出现在东方玉儿的面前,抓住她拿着长鞭的手戏谑道:“如果我说不呢?我说过他今天必须死,就必须死,神仙也救不了他。”

    “快放开我,你个淫贼。”东方玉儿焦急的挣脱他的手,却始终挣脱不开。

    “淫贼怎么了,我喜欢,你迟早是我的人。”周道明摸着东方玉儿的秀脸道。

    “混蛋。”

    东方玉儿羞愤,伸出另一只手掌扇向他,周道明迅速躲开,又将其另一只手抓住,动弹不得。

    周道明吩咐周羽道:“小羽,去,把他给我宰了,你就可以报仇了。”

    “好嘞,等这一刻可等死我了。”周羽磨了磨牙,朝着孟然走去。

    “白毛小子,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周羽持剑劈来。

    周羽刚一近身,被一股强大灵力掀翻,倒在原地。

    “是谁?给老子滚出来!”周羽大骂出口。

    只见一个白衣女子出现在孟然身前,脚步轻点,手持玉箫,白布遮脸,无法见其真容,只能看见她露出来的一双精灵般的眼睛。

    女子体态修长,白纱遮脸,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出尘的气息,令人乍眼一看,神往之。

    “是你。我跟你说,此事与你无关,速速离去,我既往不咎。”周道明说道,脸上也是出现凝重之色。

    东方玉儿见到白衣女子大叫道:“庄姐姐,别听他的,快救我和孟然!”

    “闭嘴。”周道明急忙堵住东方玉儿的小嘴。

    看戏的众人看到庄姓女子的到来,纷纷瞪大眼睛道:“那不是庄若惜么?她也来了,她来搅和这趟浑水,这就好玩了。”

    “她可是药阁的首席弟子,修为已经是通灵二重了,实力比周道明只强不弱,有好戏看了。”

    “哇,真想摘下她的面纱,一睹真容啊!”

    女子一出现,围观的人个个面露喜色。

    女子无言,转身瞥了一眼。

    “是她!怎么会是她。”孟然惊呼,眼前这持萧女子竟是当天晚上的那个鸣萧女子,此时正站在自己身前。

    女子两眼空洞,没有一丝生气,看到孟然的时候,空洞的两眼出现咯一点点亮光。

    随后女子持萧指着周道明,声音十分柔弱道:“放了他们,我与你一战。”

    女子小嘴轻启, 声音细微,却是十分好听,宛若空谷幽兰,极为悦耳。

    周道明横眉立目,想要与其一战,但还是放弃了。

    女子通灵二重,比他还是要高上一点的,他不敢冒险。

    “等着,我们两个月后的玄天大典见。”

    周道明想要离去,谁知女子吹起玉箫,一只彩色巨鸟出现在她身后,巨鸟一出现,超朝着周道明挥爪而来,声势浩大。

    周道明见状,赶忙召唤出了他的冥蛇与之一战,冥蛇直冲巨鸟而去。

    冥蛇碰见巨鸟,犹如案板上的肉,巨鸟一把抓住冥蛇的身体,飞在空中,冥蛇在其手里,无法动弹丝毫。

    周道明大骇道:“你居然练成了灵鸟朝圣。”

    冥蛇不低,落下阵来,周道明嘴角含血,受了不小的内伤。

    巨鸟盘旋于女子身后,女子冷声道:“把解药交出来吧。”

    “冥蛇之灵没有解药,你们自己想办法吧!”话落,周道明带着其弟周羽和何驸马离开。

    很明显,周道明并不想给孟然解药。

    白衣女子没有阻拦他们,由他们离去,再追去已是无用之功。

    她转身看着眼前满脸漆黑的孟然,沉思起来。

    “孟师弟,你没事吧,快把这愈灵丹吃了,应是无伤大雅。”女子悦耳的声音想起,把一颗愈灵丹送入孟然口中。

    女子在孟然眼前,隔着纱布,孟然依稀看清楚女子脸上的轮廓。

    好熟悉的感觉,孟然哑然。

    “你怎么知道我姓孟?你是?”孟然吞下灵丹,脸色渐渐回转,问向女子。

    “诺,是师父叫我来的!”女子秀指指了指站在亭子里,远方观望的张潇。

    张潇此时正笑嘻嘻的看着孟然,然后给孟然招了招手,丝毫没有一个长老的样子。

    靠,这老头居然见死不救。孟然暗骂出口,老头一直在外头看着,竟然还不出手帮自己,亏自己还来了他的药阁。

    孟然吃完药之后,女子便不多说什么,莲步轻移,便随张潇而去。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孟然无奈叹了口气,她还是没有告诉自己她是谁。

    “庄姐姐,下次要来阵法阁找玉儿玩呀,玉儿可想死你了!”东方玉儿招了招手,很是开心。

    青纱之下隐约能够看见白衣女子嘴角轻扬,露出一抹微笑,然后便远去了。。

    女子远去,东方玉儿朝着孟然飞奔过来,一把抱住孟然,有些大喜过望。

    看着眼前环抱自己的东方玉儿,孟然眼皮抽动,这小妮怕不是变性了。

    孟然调趣道: “诶,小妮,你的什么东西顶着我了,很是难受。”

    “白毛,你找死!”东方玉儿反应过来,呼掌过来,孟然早有所料,挣脱开东方玉儿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别当真了。”

    “哼!不理你了。”东方玉儿嘟起嘴巴,心中很是不爽。

    孟然不和东方玉儿打闹,问道:“你怎么来这儿了?”

    “今天我要去藏经阁借用功法,刚好就碰周道明这混蛋欺负你了,然后就过来了!”

    “你这白毛,绝对不能死在别人手里,知道么?”

    孟然道:“为何?”

    “要死就死在本小姐手里,死在别人手里,我可不答应。”东方玉儿拍了拍胸口,理直气壮的说到。

    真是个悍匪,成天想着自己死。

    东方玉儿的回答让孟然哭笑不得。

    因为两人都是要去藏经阁挑选功法,所以便结伴而行,有很多问题,孟然需要她来解答。

    从东方玉儿口中得知,女子名为庄若惜,是为药阁张潇的首席弟子,来历神秘,修为卓绝,年仅二十,便已经是通灵境强者,在玄清宗大院弟子里,没有几个是她的对手。

    玄天大典,由主教玄天组织,与玄天四个支派玄武,玄玉,玄罗,玄冥,玄清中的优秀弟子参加,五年一度,选取优秀弟子入玄天修炼。

    玄清宗藏经阁前,吴长老立于其前,指导手下弟子,嗓音浩大,一会又指指点点,一会又大骂出口。

    见孟然和东方玉儿前来,停下手中的事情,道:“终于来了,走吧,带你上二层一观。”

    东方玉儿道:“吴伯伯,我也来借功法来了,有什么好一点的功法推荐一下么?”

    “哦,是东方家的小姑娘啊,走,先进去一观再说。”

    玄清藏经阁一楼,摆放着密密麻麻的书籍,陈列整齐,身法,心法,内功,外功等等都一类分区,以便弟子观看查找。

    此时一楼也是有一些小院弟子正在挑选适合自己的功法,藏经阁分为两层,一层皆是黄阶功法,为小院弟子挑选功法的地方,二层则是玄阶功法以上,提供给大院弟子的。

    “幽兰!”眼前出现的人影把他吓了一跳,正是被他气下擂台的幽兰。

    “见过东方师姐,吴长老。”

    此时幽兰身穿一席青衣,妩媚的身姿内敛,颇有一番风味,她咬牙切齿,然后看到东方玉儿也在,便给东方玉儿行了个礼。

    “幽兰师妹,不必如此,我也与你岁数相差无几。”

    吴长老也是满意点头,幽兰以礼待人,却是不错。

    而孟然直接就她被无视了,正眼都不看孟然一眼。

    “你们这是,哦我想起来了,哈哈哈,幽兰师妹那天台上的就是你啊!”东方玉儿发现异常,思考片刻后想起两人擂台之事,捧腹大笑起来。

    “哼,师姐你怎么可以…”幽兰小脸一红,娇嗔道,然后捧着一张卷宗小跑出阁。

    “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白毛可真有你的。”东方玉儿给孟然竖起个大拇指。

    “不是,这也不能全怪我啊!” 孟然有苦难言。

    “二位小友还是别闹了,藏经阁里禁止喧哗,莫要打扰了其他弟子挑习功法。”

    两人安静,没有再继续吵闹,经过人群,往二层走去。

    吴长老告诉他们:每位弟子入门后都可以在一层挑选一门功法,而晋级到了大院以后又可以二层来大院挑习功法,每次来也只能借取一门功法,而且要如约奉还,不得有误。如果还要借阅的话还可以继续登记借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