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我的性奴家族 欢乐颂 五畜同床 淫荡女友帮我脚交

第163章 补录二神十 洛神帝

      洛神帝一把推开她,一双眼喷出火来,怒斥:“水暮颜不稀罕你这西域!我也不稀罕你这西域!我今日来,便是要与你一刀两断!我还你这西域妖王之位,我欠你们洛家的,这数万年来鞠躬尽瘁也算还清了!”

    洛雪儿万万没想到洛神帝会这样说,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眼中的泪不慎又滑落。

    洛神帝幻化出令符来,狠狠砸在洛雪儿脚下,冷眼道:“即便她与我沦为布衣,我们也不稀罕你洛家的权势!从今往后,你我各走一边,互不干涉!”

    洛神帝说完便要离去,洛雪儿赶忙尖着嗓子朝她冲过去,一把跪在她脚下,凄惶的祈求着:“雾秋你不要走!我刚才说错话了,你不要生气!我道歉好不好?你收回这令符!”

    “洛雪儿!”洛神帝一把甩开她,冷眼相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无奈骂道:“倘若你爹还活着,见了你这副模样,会多痛心?没了我,难道你就撑不起来这西域?这西域是你洛家的!不是我的责任!”

    洛雪儿凄惶的落泪,哭得梨花带雨,她跪在雪地里一直摇头,断断续续说道:“我撑不起来的不是洛家,而是没有你的日子……”

    洛神帝心里猛然一沉,不知如何作答。

    洛雪儿哭得越发放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比不得水暮颜,之前两个人明明还势如水火,一转眼便成了枕边人。她极想知道水暮颜究竟用了什么法子迷惑洛神帝,现在洛神帝竟然要背叛西域,背叛洛家!

    洛神帝想起水暮颜说的那些话,她若此时心软,便会彻底失去水暮颜。洛神帝不敢做这个决定,她等了数万年的结果,输不起。

    于是洛神帝转身便走,此时,身后的洛雪儿幻化出魔剑来,狠狠插入雪地里,朝那决绝的身影吼道:“今日你若敢踏出西域半步!我便死在你面前!”

    洛神帝心里厌烦至极,洛雪儿这是要她投鼠忌器?

    洛神帝越想越气,一念之差,她幻化出桃夭剑来,猛然朝洛雪儿刺去,洛雪儿猝不及防,往后倒去,吃了一惊。

    汗水从她额上渗出,一双眼瞪得极大,满是惶恐与恨意。

    紧接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传入洛神帝心里,洛雪儿崩溃了。

    桃夭剑就停在洛雪儿额前,近在咫尺。洛雪儿无比绝望,洛神帝不要她了,为了一个外人对她刀剑相向。

    洛神帝忽然落泪,手一软,桃夭剑跌落于雪地里,扎入三尺深雪。

    洛雪儿扑上去,跌进她怀里,重复着一句话:“雾秋,不要丢下我,我的世界只剩下你了。”

    洛神帝怎么会不懂洛雪儿的孤寂与惶恐呢?她这数万年来,世界荒芜,冷漠凄清,她心心念念的人,不知在何方。而陪着她的,唯有一个洛雪儿。

    洛神帝心软了,她沉默着,任由洛雪儿抱着她哭泣,她想起水暮颜那张对她失望的脸,一行泪又落下。

    “颜,我该怎办?”洛神帝心里万丈寒冰,她终于知道何为情债。

    有的人,得不到,一世不甘。得到了,无处安放。

    话分两头。

    水暮颜直接去了南城寻白兰,她闯入红鸾殿,奇雨薇正在白兰身侧研墨,白兰还未让奇雨薇退下,水暮颜便将白兰催她的最后一封信扔在了他眼前。

    奇雨薇对她这一无礼行为甚是反感,当即皱眉,斥责道:“你也太放肆了吧!这里不是你的地盘!”

    水暮颜狠狠皱眉,懒得理会奇雨薇,一双眼带着冰冷盯着白兰,冷冷道:“我一定要娶她为妻!不是交易,是我想娶她!”

    最后几个字说得格外大声,奇雨薇听得一脸懵,水暮颜要娶谁?娶顾墨云?

    白兰默不作声,一双眉眼寒冰万丈盯着那放肆之人,手中的笔忽然折断,狠狠掷向水暮颜,黑色的墨侵染了她的红衣。

    水暮颜双手发抖,一个没忍住,起身便是一脚踏上案牍,刹那间,案牍四分五裂!

    案牍上的墨水四溅,将白兰的白衣浸染成黑色,那张阴沉的脸上也沾染了些许墨。

    白兰沉默片刻,一双眸子满是怨气,随后,水暮颜与他几乎是同时动手。

    两个人一人给出一掌,双双打中对方心口,两个人不由得各退一步,嘴角都流下血来,蜿蜒而下。

    奇雨薇心疼的冲向白兰,却被吼开:“走开!”

    水暮颜望着白兰额上青筋暴露,她知道自己下手一向很重,可她不悔,她受了白兰一掌,也有些吃不消。白兰估计是气疯了吧,也对她下了死手。

    水暮颜捂着心口,喘着粗气,沉重和心痛同时传入心里,她的泪不自觉滑落,抖动的唇角说着薄凉的话:“白兰,你能娶奇雨薇,我怎么就不能娶洛神帝呢?”

    “她是女人!你也是!”白兰无法接受水暮颜与一个女人欢好,这才是他觉得最羞辱的地方。

    自己爱过的女人,竟然与一个女人欢好。

    水暮颜顿时鄙视他,原来,他也和世俗的男人并无区别,同样是为自己的颜面着想。

    “你可曾想过你的身份!你娶一个女人,如何面对你身后扶持你的人!”白兰朝她嘶吼,似乎要将心吼出来。

    水暮颜身子抖得更厉害,一双眉毛不时的跳动着,眼里满是怒气,怨气,不等白兰再说话,水暮颜便朝他嘶吼:“白兰!你疯了吗!”

    白兰听见她直呼自己名讳,也怒了,如此不分场合!

    “你才疯了!分不清场合了吗!”白兰捡起砚盘狠狠朝她砸过去。

    水暮颜没有闪躲,心凉透了,那砚盘砸在她额上,顿时反弹在地上,摔碎了。

    而水暮颜那额头,砸开一大条口子来,血流如注,像是某根血管被砸破了。黑色的墨侵染着伤口,顺着她的脸流下,污了衣裳。

    白兰和奇雨薇都慌了,而门外的人也都蠢蠢欲动,却不敢进入。

    水暮颜只觉得头很疼,疼得眼泪直掉。

    她一言不发,抬脚便往铜镜处去,额上的伤口触目惊心,像是一个恶鬼,朝她张嘴讽刺的大笑,放肆至极。

    水暮颜凄凉的流着泪,心里只有一句话,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无情自古多帝王!

    她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再厉害也不过是个臣子,做错事便一定逃不过惩罚。伴君如伴虎,大抵便是这样的道理。

    水暮颜朝门外喊着:“来人!打几盆水来!”

    白兰连忙也朝外喊道:“快拿来!都死了吗!”

    他声音里的惶恐无法掩饰,水暮颜却听不出任何情义,此时的她,心凉透了。

    很快便打来几盆水,水暮颜皱着眉头,对着那铜镜,看着伤口,忍着疼用纱布擦拭那些墨汁。可那墨汁却实在太好,以至于伤口的肉都变了色,一时间无法恢复原状了。

    水暮颜叹息一声,随后抽出站在不远处的侍卫的刀来,手起刀落,顺着那层皮,将沾了墨汁的肉生生割下来。掷入盆里,在水上飘着,甚是骇人。

    白兰吓得心慌意乱,连忙跑过去拦住她:“颜儿!住手!是我错了!你放过自己!”

    水暮颜咬着牙关,冷眼看过去,让白兰停在了半米开外。

    那双眼带着无尽的冰冷,唇角混着血,说出一句:“滚。”

    水暮颜简单的处理了伤口,包扎好,望着那污浊的几盆水,起身深吸一口气,随后望着满是凄惶的白兰。

    冷笑一声:“记住,我只是来通知你的,而不是来而和你商量的!今生,你都管不住我,除非,我是一具尸体!你若将我逼急了,莫怪我做出什么蠢事来!”

    水暮颜的谈判方式永远强硬,她从不肯退让半分。对人,对己,她向来都是最狠的。

    所以白兰惧怕她,白兰不敢与她谈条件,一个帝王,也拿她无法。

    水暮颜冷哼一声,随后大摇大摆离开红鸾殿。

    一众人都看见白兰眼角滑落了泪,一双眸子满是怨恨,又带着无尽的痛苦。

    方才那一众侍卫都听见水暮颜说了一句话:你能娶奇雨薇,我怎么就不能娶洛神帝?

    轩辕家的四公主,先是悔婚,现在又要娶一个女人,还是西域妖王,当今魔界的叛党之一。

    白兰成了一个笑柄,他南宫傲的身份,是轩辕寂颜的前任未婚夫,此时,被轩辕寂颜狠狠羞辱了一番。这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接受的事实。

    而更恐怖的是,洛神帝的西域,也是白兰要铲除的对象。天下不臣势力之一,便是西域。

    白兰望着地上的墨汁,还有损坏的案牍,那几盆带血的水,还有那一小块被墨汁染黑的血肉,他的泪又滑落下来。

    他忽然冲过去捡起那柄带着水暮颜血液的剑,对着自己的额头便是一剑,一块鲜红的血肉当即掉在地上,白兰疼得步步后退,眼里的泪落得更急。

    “南城皇——”奇雨薇心疼的落泪,她却不敢上前安慰。

    白兰跪在地上,守着那块肉,心想着,水暮颜这块心头肉,是否也被他割下来了?

    水暮颜要成亲了,他拦不住,一颗心像是沉入了深渊,不可自拔。

    白兰捂着头,感受着那冰冷的血液流下,水暮颜那冰冷绝望,又娴熟的一系列动作反复在他脑海上演。他不敢去猜测水暮颜心里的想法,为何水暮颜非要割下来那块肉?

    水暮颜在他面前从未如此失态,今日真是他逼急了水暮颜?竟让水暮颜不顾颜面,就那般狼狈的在众人面前暴露。

    白兰泪流不止,他知道,自己彻底伤了水暮颜的心。

    水暮颜没有回无妄阁,她飞鸽传书给洛神帝,下月再来,这些天她要处理一些事。

    但其实,她更多的是养伤。她不想洛神帝为难,倘若洛神帝看见她的伤口,势必要杀去南城。

    水暮颜躲在穆九峰,开始想着怎么躲开顾墨云,想来,还是害怕那个神经病来捣乱。

    他们三人之间的纠葛,实在太深。所以,从前她不敢靠洛神帝太近,也不敢靠顾墨云太近,生怕这天平倾斜,便引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