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淫荡丫鬟是娇妻鬟(03)

      淫荡丫鬟是娇妻(三)(重口警告)(重口警告)(重口警告)(重口警告)(重口警告)作者:lovelegend字数:7767219812接下来的一天我只上了半天的班,中午吃完饭便匆匆从县衙赶回。

    翠竹已经在房内穿戴好,下午上街让我陪她买衣服和脂粉。

    自从翠竹来到家裡,还未有过除丫鬟服外的衣服,经过在街边一家又一家店铺的挑选,选中了好几件。

    这些衣服样式迥异,但风格上都是成熟妖豔,以红色紫色色调为主,露肩低胸。

    这种衣服,多作为青楼女子的常服,良家妇女是万万不会穿的。

    这个世界在性方面还是较为开放的,内衣店也有薄纱制的半透明内衣。

    不过在挑选内衣时,我作为男性是不允许入店的,只在翠竹选好后,为她付钱。

    接下来又去脂粉店,为她成套购置了女性的化妆品。

    这时天色已晚,我们也是时候回家了。

    当天晚上,让我最好奇的莫过于她决胜内衣的款式了。

    可是无论我怎么恳求,她也不让我看。

    “这又不是穿给你的,第一次当然要留给赵统领看了!”

    就这样说着,翠竹往我们的床上一躺,只脱了个鞋就背对着我睡了,连袜子都没脱,甚至还破天荒地穿着平时都不穿的亵衣。

    我也无奈,只得遵守约定,从后面揽住她的腰睡着了。

    第二天我一睁眼,一下子就被眼前的美人惊呆了。

    只见翠竹坐在梳粧檯前,一身深紫色的长裙,雪白的香肩暴露在外,上半身是由两条厚实的束带从腰部向上在胸前交叉,露出小小的秀脐,兜住胸前的丰满,在脖子后面打结系好,整个美背就这样没有一丝遮挡得暴露在空气之中。

    她的妆容已经快要完成了,俏脸两侧铺了一层澹澹的粉色胭脂,本就清秀的眉毛经过修饰更加完美,一双美眸由于眼影显得更加暗送秋波,眉心上贴着大红色的面靥,丰满的双唇中部涂着烈焰一般的红色唇脂。

    “娘子姐姐,你怎么这么好看!”

    “相公是说我原来不好看?”

    “没有没有!没有这个意思!原来也好看!”

    我赶忙回答道。

    “女为悦己者容嘛,马上我就要在人家胯下呻吟了。”

    翠竹妖娆的看了我一眼,现在的她,简直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狐狸精。

    想着即将发生的事情,我的下体又开始微微地充血。

    “差不多到时间了,走吧!”

    翠竹在上身披上一件白色的轻纱便出了门,相反本来应该走在前面的我却像僕人一样跟在了她的身后。

    走在街上,翠竹的回头率很高,几乎每个男人都会多瞟几眼,让我又是兴奋又是生气,还好酒楼并不远,我们到了预定的包房,等待赵安的到来。

    “夏公子久等了,赵某因公事有些耽搁,实在是不好意思。”

    随着房门打开,赵安向坐在右手边的我一抱拳,如是说。

    这时,他也看见了站在我桌子正对面,正用一双勾人心魄的美眸看着自己的女人,呼吸也不禁加重了几分。

    “这位是?”

    赵安虽然在问我,但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翠竹。

    “这便是那天坊市上赵兄见过的丫鬟,唤作翠竹。”

    “民女见过赵大人!”

    翠竹欠了个身,一双桃花眼是对赵安暗送秋波。

    “哈哈,免礼免礼!”

    赵安大手一挥,笑道。

    “不知我坐到哪裡合适?”

    我们的位置实属让他有些尴尬,我和翠竹坐在圆桌的对面,但凳子却只在翠竹身边,也就是我的正对面剩下一把,所以多多少少,他还是要确认一下的。

    “如果赵大人不嫌弃,就坐在小女身边吧。”

    “这……”

    赵安眼珠子一转,又一副为难的样子看向我。

    “既然翠竹都这样说了,盛意难却,赵兄就坐下吧。”

    “那就赵某就不客气了!”

    赵安一喜,撩起衣服下摆便坐在了翠竹身边。

    很快,饭菜上桌,一开始是我和赵安的閒聊,相较于我孤独一人,翠竹却给赵安不断地夹菜,喂食,还未享受过这待遇的我心中不免有些醋意。

    酒过三巡,喝的较多的赵安胆子也大了起来,本来离得很近的翠竹一把被他搂在怀裡。

    “夏老弟,今天吃的痛快,又有美人相伴,实在是爽啊!”

    赵安搭在翠竹肩上的大手,竟在我面前就伸进了翠竹的胸口。

    而翠竹的娇躯完完全全地靠在赵安身上,两隻玉手也在桌下不安分地动着。

    我的心中像猫抓一样,下定决心,叫小二结帐,带他们去开好的厢房。

    衣冠不整,面色潮红的翠竹掺着赵安从我身边路过,悄声和我说:“他真的太大了,爱你。”

    说完便跟着小二,拐进了厢房。

    我也开了一间他们隔壁的厢房,靠牆听着他们的动静。

    刚一站定,便听到翠竹妖豔的声音:“赵统领,人家刚刚被你摸得底下都湿透了了呢。”

    “外衣都他妈的湿了,你这娘们可真够骚的。”

    传来赵安骂骂咧咧的话语,“真你妈的骚啊,那些卖逼的都不会穿这种内衣。”

    我听了一阵兴奋,对内衣的样式更是好奇。

    “啊……人家就是骚货……”

    翠竹的声音已经发情了。

    “听我骂你是不是很爽啊?真他妈贱。”

    “是……翠竹不但骚,还很贱……啊……翠竹想要吃鸡巴……”

    “是不是想要这个?”

    一阵裤子落地的声音。

    “对……翠竹想要吃大鸡巴……”

    “吃谁的大鸡巴?”

    “您的,赵大人您的……”

    “求我。”

    “求求您给我吃大鸡巴吧!”

    “完整地说!”

    “赵大人求求您赏赐给骚货翠竹大鸡巴吃!”

    “哈哈哈,爬过来。”

    赵安得意地大笑,翠竹淫荡的话语已经让隔壁的我射了。

    “唔……嗯……唔唔……吧唧吧唧……”

    吸吮舔舐的声音响起,翠竹明显在吃赵安的鸡巴,一想到我和翠竹每天的各种亲吻,我的鸡巴再次硬了起来。

    大约过了十分钟“好了,前面舔差不多了,去给我舔后面。”

    不大的声音却如同雷鸣炸响在我耳畔,赵安竟然让翠竹给他舔肛门?“吧唧吧唧……”

    响起的声音代替了翠竹的回答,我心中升起了一阵苦涩,当然,更多的是兴奋。

    自己心爱的娘子,被我当女王一样服侍的娘子,如今却在啃其他男人的菊花!“真够贱的,还把舌头往裡伸,我的屎就这么好吃?”

    听到赵安的这话,我恨不得马上去和翠竹接吻,品味她唇间其他男人的味道。

    “嗯……我就是条贱母狗……主人的屎真好吃……”

    翠竹不断地说着污言秽语,我也快要忍耐不住,但为了不进入贤者时间,我强忍下自己的欲望,索性不再套弄,只是靠在牆上闭着眼想像。

    “臭婊子,快点给老子趴下,噘起你的烂逼。”

    听到赵安这话,我就知道正戏终于要开始了。

    “真他妈是个烂逼,老子玩过这么多女人,还没见过这么黑的,不会有髒病吧?”

    “回大人,人家……”

    房间裡突然传来啪的一声,随即传来翠竹的嘤咛,想必是被赵安在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想清楚你自己的身份,刚刚你怎么叫自己的?”

    “啊……母狗现在没有花柳病,不会传染主人的……”

    “抽你你还喷水是吧,真他妈贱,现在没有就是以前得过?”

    “母狗以前得过两次,但都治好了,求求主人不要嫌弃母狗。”

    翠竹竟然得过花柳病,还不止一次。

    想着我舔弄亲吻她的下体时的情景,我知道她那么多的分泌物一定就是后遗症。

    在我的心中,翠竹变得更美了,同时也心疼翠竹得病时的痛苦。

    我暗暗发誓,下次要是她再不小心得上花柳病,一定要好好照顾她,让她得到最好的治疗。

    “老子就知道你这种骚货不乾淨,现在没病勉强插一下你吧。”

    “谢主人赏赐,啊!”

    翠竹一下子叫出了声,赵安应该是把他的大鸡巴捅进了翠竹的身体。

    “操,真的他妈松,老子第一次干这么松的烂穴,权当换口味了。”

    “啊……主人的鸡巴好大,翠竹好美……”

    “也就老子这么大才能满足你这骚货,说,老子是不是所有插过你的人裡面鸡巴最大的。”

    “呃!当然是,母狗从没有尝过这么大的鸡巴”

    “你和你家少爷做过吗?这么骚早就勾引你家少爷了吧。”

    “当然……做了很多次了……”

    “操,他还真玩的下去你这烂逼。说说看,我和他的鸡巴比,哪个更厉害?”

    我忍不住套弄的手停了下来,呼吸开始不稳,心中也充满了紧张,翠竹到底会怎么回答呢?“啊……他怎么能和主人比,他那小鸡巴插进来,母狗都没感觉……哦!主人的大鸡巴,和他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听了翠竹的评价,我的心中一阵酸楚,但下体却截然相反,不自觉地在掌心射出了一大摊精液。

    “哈哈哈,没想到夏少爷竟然是个小鸡巴,偏偏非要个你这样的骚货侍寝,怪不得要给老子玩,还不是怕自己满足不了?”

    “嗯!主人说的对,每天……每天他都满足不了母狗,母狗只能自己抠自己,啊!”

    他们不断地说着污言秽语,交合的水声也清晰可闻。

    而隔壁的我却没有这么持久,射了一发又一发,直到射出的液体都变得透明。

    “啊!主人!亲哥哥!亲相公!亲爹爹!射死我吧!”

    随着翠竹的淫叫,男人的大吼,隔壁性爱的交响曲戛然而止,只剩下澹澹的喘息声。

    我也提起裤子,结了账便往家裡赶去。

    令我没想到的是,一直到了晚上,翠竹竟然还没有回来,害得我晚上又出去了一趟,去了酒楼才得知二人续了过夜的钱,我才安心回家。

    我躺在床上,看着空荡荡的身边,想着枕边人正和他人交合,愈发担忧她的心会不会被夺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不用上班,已经是日上三竿,我才悠悠转醒,虽然知道翠竹如果回来一定会叫我起床,但赶紧蹦起来在房裡房外寻找她的踪迹。

    “还没有回来……”

    我感到一阵失望,瘫坐在屋裡的椅子上,又开始心神不宁,胡思乱想。

    “都说阴道是通往女人内心的钥匙,会不会她的心被赵安夺走了。”

    “相公!”

    房门被推开,一道让我如释重负的声音传来。

    我连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紧紧抱住了翠竹,像是隔了多年没见一样,死死的把她搂在怀中。

    “这么想我呀!”

    翠竹也揽住我的脖子,额头碰着额头,和我含情脉脉地对视。

    “娘子姐姐,我好想你,昨天你不在,我好害怕你被夺走了。”

    “乖,我不会走的,你永远是我的相公,我也永远是你的娘子。你要相信我好吗?我永远不会背叛你的。”

    翠竹看着带着泪眼的我,不断地安慰着。

    “我昨天听到你叫他相公,就不由得多想,再加上他的鸡巴大……”

    我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在隔壁的事讲给了翠竹,在我们二人之间不应该有秘密。

    翠竹并没有责怪我的偷听,而是轻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很悦耳,如同风铃一般:“女人的阴道是通往内心的钥匙没错,可是我的内心已经被你占满了,怎么还容得下其他人呢?”

    “况且你也知道,干过我的人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要是每个人都在我心裡,我的心还不被撑爆了?”

    这番话要是让其他人听,翠竹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荡妇,但在我听来,却感到安心与温暖。

    我们有默契地闭上眼睛,吻上了对方的唇,开始渴求对方的身体。

    一股腥味从翠竹的嘴裡传来,突如其来的味道让我感到噁心不适。

    我努力地适应这个味道,更加疯狂地与她交换唾液,以此来冲澹腥味。

    直到最后一丝腥味也被除淨,我们分开深吻的双唇,晶莹的唾液桥在我们唇边粘连着。

    “临走前,他在我嘴裡射了一次,你要习惯这个味道,因为以后我嘴裡会经常是充满各种人精液的腥味的。”

    翠竹依旧微笑着,像是常识一般说着淫贱的话语。

    我小鸡啄米似得点点头,下体也顶住了她的小腹。

    “我答应过你的,还不到一个时辰,你也可以享受一下我的嘴哦!”

    翠竹把我推到椅子上,双膝跪地趴在我张开的双腿间,扒下我的裤子,我的肉棒也就弹了出来。

    “噗嗤……”

    翠竹看到我的下身,捂住嘴笑了出来,“相公啊,你这个也太小了,和赵统领根本没法比。也好,我也不用给你深喉,你这个连我小舌头都碰不到。”

    “娘子姐姐,你给他深喉了?”

    “当然了,我们呀,能做的全都做了,折腾了一个晚上。”

    翠竹舔着我的肉棒,说道。

    “在我走以后,还做什么了?”

    我急切地问到,看来翠竹已经是被赵安彻底玩遍了。

    “别着急,一会儿告诉你,在不抓紧一个时辰可要过了哦!”

    说着翠竹含住我的整个回头,用舌头在马眼处来回扫动。

    马眼是男人最敏感的部位,我双腿颤抖着想要夹紧,口中也轻叫出了声。

    翠竹像是吃冰棒一样,一会儿含住顶端吸吮,一会儿上下舔弄棒身,她温润的口腔让我的下体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要射了!”

    我喊道,翠竹并没有把整根吞下,而是仅仅用双唇包住龟头往外使劲吸吮着,抽出一隻手撸动着阴茎,我的精液随即便尽数泄在了她的嘴裡。

    射精后的我一阵空虚,瘫在了椅子上,翠竹闭着嘴,直接跨坐到我腿上,二话不说吻住了头仰着天花板的我。

    像痰一样粘稠的新鲜精液混着翠竹的唾液涌入了我的口腔。

    新鲜的精液没有太多的味道,只有很澹很澹的酸味。

    “吃掉!”

    翠竹已经把口腔内的精液全部吐给了我,坐在我腿上,向下看着我的眼睛。

    她的眼眸中有爱,也有不容置疑的威严。

    我闭上眼睛,咕嘟一下把痰状的一坨咽进了肚子,当我吃掉后,一股浓浓的精液味道才在我口腔中蔓延开来,甚至我能感到从鼻孔中也能呼出精液的气息。

    嘴裡很黏很滑,但是又有些渴。

    “精液的味道怎么样?”

    翠竹完全趴在我身上,用两隻硕大的奶子顶着我的头,下身也在我腿上蹭来蹭去。

    从她变红的脸庞,很明显已经发情了。

    “唔,还好。”

    我回答道。

    “嗯……真乖……来,咱们上床……”

    现在正是辰时,九十点钟的样子,翠竹不想当着我的面,而是到裡屋去脱衣服,我也把门锁好,脱光了在床上等着,准备白日宣淫。

    翠竹从裡屋款款走出来,只见她身穿一套类比基尼的内衣,整体色调呈澹黄色和白色混杂,还带着薄纱的蕾丝边装饰。

    “这就是昨天买的?娘子姐姐,你穿这个真好看!”

    只见翠竹两颗硕大的黑色乳头在半透明的内衣下若隐若现,而阴部更是已经湿透,黑色的阴肉被湿润的内裤勾勒地极其明显,和没穿没有任何区别了。

    “喜欢吗?”

    翠竹扭动着腰肢,像小野猫一样走过来,爬上了床,扑在了我的身上,柔软的馒头隔着薄纱涩涩地刮着我的皮肤,泥泞的阴部缓解了内裤的摩擦,给我的大腿一种温润的澹澹摩擦之感。

    “嗯?怎么尿骚味这么大?”

    我抚摸着怀中翠竹的秀髮,不禁有些疑惑,就算是翠竹多多少少有些漏尿,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味道啊。

    “相公,人家昨天买的内衣可是纯白色的哦!”

    翠竹享受地趴在我胸膛上,更加抱紧了我。

    “什么?难道说……”

    “嗯……昨天,人家用赵统领的尿洗澡了呢!”

    怪不得会有这么大的味道,内衣上的黄色原来是赵安的尿渍!甚至翠竹的头髮上,身上也全是尿淋过的。

    我连看都没有资格的内衣,竟然被赵安的尿液洗礼!翠竹真是能不断地带给我惊喜。

    翠竹把手伸下去,一把抓住我的鸡巴,抬起头来,用她的媚态看着我:“相公,这就兴奋了?”

    “嗯!娘子姐姐太性感了。”

    我承认道,她的手也开始玩弄起我的肉棒。

    “想不想知道你走了以后我们都做什么了?”

    “想,当然想!”

    我的肉棒变得更硬,但她套弄的速度反而变慢了。

    “求我。”

    翠竹也兴奋了,显露出她女王的一面来,手上的力道也变大了。

    “求求娘子姐姐告诉我和赵统领做爱的经过!”

    “这可是个人隐私呢,怎么能说出去。”

    看着我焦急的神情,翠竹眼珠一转,话锋一转“不过我在相公面前没有秘密,你也不能有秘密隐瞒我,听懂了吗?”

    我大喜,忙不迭地点头。

    “听懂了!”

    也为刚刚实话实说感到庆倖。

    “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告诉你吧!”

    翠竹停止了手中的套弄,直起身来把胸罩脱下,甩到一旁。

    硕大的乳房完全暴露在我面前,但是,乳房并不是白皙的颜色,而是呈微微的红色,甚至左半边还有一个明显的巴掌印。

    翠竹趴在我身侧,柔软的乳肉将我的大臂包裹其中,乳沟裡是潮湿的,出了不少汗。

    “你走之后啊,我们睡了一会儿,然后起来又继续做。”

    翠竹撸动着我的鸡巴,在我耳边轻语。

    潮湿的热气弄得我耳朵痒痒的。

    “赵安到底有多大啊?”

    我忍不住问道,想知道到底多大的鸡巴才能让翠竹满足。

    “嗯……大概是你的两倍长吧!还比你粗一圈。”

    翠竹用手丈量了一下,认真说。

    我的两倍长就是2釐米!赵安的鸡巴竟然这么大!让我也不由得有些嫉妒。

    “醒来之后,他又射在我逼裡面一次,你知道吗,他足足插了我半个时辰,我感觉都要上天了,子宫不停地被顶着。说实话,我完全被他的大鸡巴征服了,他当时说什么我都会做的。”

    我再次吃醋了,狠狠地捏了一把翠竹的乳头,她娇喘一声,嗔怪道“吃醋也没用,谁叫你鸡巴不如人家的大?”

    “接下来,他说我的穴太松,半天都射不出来,要插我的屁眼……”

    “等等娘子姐姐,他全都是内射的?”

    我忽然想到这点,万一怀孕了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当然了,我这么多年都是内射的啊。你也别担心,用麝香可以避孕,我还不想怀孕呢!说到怀孕,我要是真的不小心怀上了其他人的孩子,你怎么办啊?”

    “那我也会让你生下来,当做自己的孩子养!”

    我斩钉截铁地说道,这点我也想过,孩子也是一个生命,为了不是自己的就打掉不但伤害翠竹的身体,更是亵渎生命的表现。

    “相公,爱你哦!“翠竹在我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继续讲。“我的屁眼虽然也松,但是比前面还是紧的多,他一会儿又射了一次。算上之前的半个时辰,我几乎一直在高潮,爽的意识都要飞走了。”

    翠竹拉过我的手,放在她的一隻乳房上,黑疙瘩一样的乳头高高挺立着,我也顺着她的意思开始拨弄挤按着她的乳头。

    同时我也明显地感到大腿上涌动着热流,床单也湿了一片。

    “接下来……他也累了,但我真的……好爽,还想要,结果你猜猜……我们干嘛了?”

    翠竹已经把手伸进内裤扣挖着,气息也开始变得急促,而我没有她的允许,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肉棒挺立在空气中,不能自慰。

    “他给你手淫?”

    “不对!”

    “他用黄瓜?”

    “怎么可能!算了,谅你也……猜不到。”

    翠竹的姿势已经转为平躺,一隻手抚摸着乳房,一隻手扣着湿漉漉的内裤中的穴。

    换成我侧躺,看着她的脸颊。

    “啊!他让……我用他的……脚……啊!”

    用脚!我视为圣地的地方,天天用口舌服务的地方,竟然让赵安用他的臭脚玩弄?“用脚?用脚插?”

    我不敢相信地问,下体像是要爆炸一样。

    “啊……没错,他坐在……椅子上,我横着跪在地上……他把脚架在……我小腿上,然后就沿着缝插……半个脚掌都塞进去了,他的脚趾……不停地在裡面动……”

    “他的脚粗糙的很,还带灰指甲……一开始刮得我裡面疼……后来不知道我泄了多少次,才……把他脚上的死皮都泡软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这么贱,捧着他另外一隻脚……吃奶一样吃他长灰指甲的……大脚趾,用粗糙的脚后跟……脚底板摩擦乳头。一直坐在他脚上,被他脚趾操……阴道裡……都要被传上脚气了!”

    翠竹一边讲,身体一阵抽搐,显然是到达了高潮。

    我再也按捺不住,翻身压上了翠竹,扒下她的内裤,把头埋在了她的双腿间舔舐着每一处角落,清理着每一根阴毛,吃下每一点分泌物。

    我用舌头往裡探着,果然有澹澹的脚臭味和精液的特殊臭味。

    像狗一样噘着屁股的我,不经过任何刺激地把精液射在了床单上。

    儘管射完了,我依旧埋头清理着,这与性欲无关,只因为这裡是我最宝贵最崇拜的地方。

    “之后,他不停地羞辱我,一边打我的屁股和乳房一边干我的屁眼,最后尿了我一身,还让我用内衣擦,我当时真的觉得自己就是条母狗,屁眼都被操的合不拢了。”

    翠竹用手轻按着我的头,享受着我的清理和高潮的馀韵。

    “他肯定不让浑身是尿的我晚上和他睡床上。他给了我条被子褥子,让我在地上过了一夜。”

    翠竹捧起我的头,把我拉到了枕头上。

    “娘子姐姐,你受罪了……”

    她用手抹了抹我嘴脚边的髒东西,闭上眼睛要吻我。

    “髒!我去洗洗再亲。”

    我躲开她的吻,说着。

    “你知道吗,这就是我爱你的地方。”

    翠竹甜甜地笑了,“我都说了我不会嫌弃自己,而且我还要说,我也不会嫌弃你。”

    “只有你会完全地接受我,会温暖我,无论怎样,你都会让我睡床上,甚至自己睡地上。”

    “嗯,这是当然的,因为你是我的娘子啊。”

    我答到,有妻如此,夫複何求。

    我也不再闪躲,吻上了她的唇。

    对我们来说,深情的吻的意义远比性爱重要太多。

    之后,我让厨房烧水,好好给翠竹洗了个澡。

    当然,私处并没有仔细清洗,而是仅仅清洗了表面。

    因为据翠竹所说,我舔了半天也没有精液流出来是因为精液在裡面凝固了,但还没有被阴道壁吸收,大鸡巴的精液一定要完全吸收才行。

    而那套内衣也是清洗了好几次才恢复到原来的颜色。

    “你要知道,三天内不许插进来昂!”

    洗完澡的翠竹躺在换好乾淨床单的床上。

    “想要就用我的脚吧!你也只能和我的脚做。”

    说着,翠竹用脚踩了踩跪在床边的我的脸,还用大脚趾和二脚趾的脚趾缝捏住我的鼻头,发出阵阵娇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