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军荼妃明妃(西藏篇)03

      作者:asule_wang字数:81219812体内的快感还没有完全消失,我挣扎着站起身,开始穿衣服。内裤是宽松的四角式的,所以即便我的肉棒变长了几寸,也还没有觉得憋闷,身上所有的衣裤和鞋袜都大了一号,与我如今的纤细身材极不相称,最让我苦恼的是胸前的两个肉弹,这一对D罩杯的乳房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用简单的外衣遮掩住的。我无奈之下只好把贴身的户外背心撕成细条,仔细的捆在胸前,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胸部变得扁平,再套上外衣,好在户外的衣服普遍宽松,自己再在行走坐卧的时候多加留意,应该不至于有什么麻烦。

    那枚玉佩被我穿上绳子戴在了胸前,倒跟寻常玉佩没有什么两样。我缓缓走出山洞,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回想这半个晚上发生的事情,恍如隔世这四个字是最恰当的形容。我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胸部,一阵麻痒立刻升起,这具肉体彷佛在宣示着自己对性爱的渴求,是我根本无法控制的。唉……什么双修,吸什么阳气,我毕竟是个男人,基因里还带着Y染色体呢……打不了以后不找女朋友,平时多注意一些别露馅儿,性欲有的是解决方法……我心里打定主意,悄悄摸回自己的帐篷,倒头睡了下去,一夜无梦。

    太阳升的老高的时候我被帐篷外几个男人的谈笑声吵醒,起身忙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物,胸前也没有看到很明显的轮廓,这才放心钻出帐篷。

    我刚刚站起身往前走了一步,心里便叫了一声苦,原来自己的双脚已经变得无比的敏感,成为了我的一处性敏感带,一夜恢复之后,双脚承受身体的全部重量,又接触鞋底,足底的敏感处无一不被完全打开,一阵阵强烈的快感从脚底传来,引动乳头肉棒和菊穴同时痒了起来,香汗瞬间就从皮肤上涌了出来!

    对面几个人见我呆呆站着不动,都觉得有些诧异,皮猴笑道:“怎么,张楠,睡煳涂啦?吃饭吃饭了!”

    我紧紧咬着牙,堪堪对抗着强烈的快感,往前走了几步,正觉得有些适应的时候,又听皮猴在那不着调的叫到:“哎哎,张楠啊,你这几步走的挺娘啊!咋的,昨天晚上做梦让人给开了?要出柜啊这是……”

    我勐然间醒悟,自己的脚变成性敏感带,本来走路就会不自然,同时脚丫又小了几号,现在只有37号大小,加上骨盆变大,屁股紧致挺翘,身体的重心肯定变化很大,走起路来免不了一步三摇如同美女走台步一样……“皮猴!别他妈扯澹了,人张楠忌讳这个你丫的不知道?”金刚义正言辞的吼了一嗓子算是帮我打了圆场。

    我感激的看了金刚一眼,又白了皮猴一眼,刚张嘴说了句:“滚蛋……”心里马上又是一紧,原来自己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女声,好在我声音不大,我狠狠的压了压自己的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的变回原样,但别人听起来可能还是有点怪怪。好在几个朋友里我的话最少,大家暂时还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

    匆匆吃完早饭,我们在小向导的带领下开始了今天的行程,今天我们的目的地是一个小湖,西藏的湖泊森罗密布,据向导说这个湖人迹罕至景色最美,不过要翻过一个小山。

    爬山这种事情本身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难事,但是自己的身体变成了这样,又被封印了神通无法运用轻功,爬山就变成了一个艰难的挑战了,试想,一个文弱的女人能有多少体力?

    为了不让自己露馅,我死撑着咬牙前行着,金刚照例在我前面照看着,眼看着爬到半山腰,我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了,一方面因为自己的身体现在相当于一个女人,更主要的原因则是脚下传来的一阵阵快感,让我几乎等于全身挂着振动棒在走路……金刚就在我身前,靠着自己强大的体力不时的拉我一把,他坚实可靠的眼神让我心思宁定了不少,完全忽略了他渐渐显露出的异样。我完全没有察觉的是,他其实一直站在高于我的位置上,眼睛可以直接看尽我领口里面的东西,虽然自己的胸部被勒得紧紧的,但是那一抹乳沟是任何方法也无法掩盖的。更要命的是,我完全没有发现金刚在拉完我的手之后,会诧异的时不时的闻一下自己的手,那是我体质变化之后皮肤分泌出来的苏合香液,最能催人情欲,即便是现在神通被完全封印,也无法阻止这种身体的自然反应。我此时已经累得昏天黑地,完全没有留意到金刚闻自己手的频率越来越高,更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引发出的后果是多么的不可收拾。

    在我的拖累下,大家好不容易翻过这座山到达山谷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于是一行人赶紧安营扎寨简单的吃了点儿东西就各自回了自己的帐篷休息。一天下来我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脚下一刻不停的传来的快感一直无法释放,全部聚集在了胸部和菊门处,大白天的我连自慰的机会也没有,只好让自己努力流出些爱液稍作排遣,弄得一天下来内裤湿透不说,连袜子和裹胸的布条也湿得一塌煳涂。我无奈之下只好把内裤袜子和布条都脱了下来,晾在帐篷门口,草草收拾一下就昏昏然进入了梦乡。

    入睡的我不知道的是,自己晾在帐篷门口的衣物正散发着让男人疯狂射精的香气,随着山谷的风飘散到了帐篷外面。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今天晚上金刚把他的帐篷扎在了距离我很近的地方,又正是下风向的位置,金刚这时候正看着自己的手浮想联翩,勐然间闻到帐篷外飘进来的香气与自己手上残留的如出一辙,而又更加浓郁,几次深呼吸之后金刚发现自己胯下的鸡巴突然狠狠的挺立起来,一股强烈的射精冲动冲向大脑,饶是金刚体魄过人也只能勉强控制,双腿却不由自主的迈向了我的帐篷。他悄无声息的拉开我帐篷的拉链,直接映入眼帘的就是地上晾着的内裤、袜子和布条,虽然只是普通的男士内裤和棉袜,但在此时金刚的眼里却比任何性感裤袜都吸引人,更不要说尚未干涸的苏合香液散出的浓的化不开的催情香气,让金刚的眼睛一下子充血到了赤红!

    金刚努力的咽了一口口水,颤抖着捡起我的袜子,放在鼻端深深的吸了一口,就再也无法拿开,紧接着,他把袜子用力的塞进自己的嘴里,贪婪的吸着上面的汁液,又捡起内裤套在自己头上,让裆部蒙在鼻子上。“太美妙了,就像第一次摸进健身房的女更衣室的经历一样……不!要爽一千倍,不!一万倍!”金刚的肉欲无止境的放大着,自然免不了匆忙解开了裤子放出了鸡巴,就在他胡乱的把我束胸的布条缠在火热的鸡巴上准备大撸一番的时候,布条上的爱液奇效立刻显现出来,无比的快感从金刚的肉棒传来,他此时已经完全无法招架,喉间嗬嗬的低吼了几声,手还没有来得及碰到鸡巴,几股浓稠的精液就笔直的射了出来,落在了我的脸上……早早进入梦中的我并不好过,白天累积的快感带来的是无休无止的春梦,梦中我再次来到阿修罗的面前,不知羞耻的主动脱得精光,匍匐着到他身前求他操我,求他填满我的玉门。而阿修罗却丝毫不为所动,他抱起我揉捏着我柔嫩高耸的乳房,舔舐着我鲜嫩的乳头,轻轻抚摸着我的肉茎,自己胯下的肉柱一下一下的抽打着我的屁股,就是不插进去。我娇声浪叫着,乞求着他的恩泽,最后忍不住主动含住了他的肉棒,卖力的口交起来。而今天的阿修罗彷佛缺少了神明的定力,没几下就有了射精的征兆,果然不就之后就有一股热热的精液喷在了自己的脸上……我根本没有察觉到梦境中的精液在现实中已经成真,舌尖挑了一点精液咽了下去,调笑着阿修罗的不中用。而此时刚刚射精有些清醒的金刚看到的却是无比香艳的一幕:只见我紧闭双眼,发出了女人般的浪笑,把嘴边的精液舔到了嘴里,随手解开了自己的上衣,一对豪乳坚挺的从衣服里跳了出来,粉嫩的乳头在空气中微微战栗,变成硬硬的樱桃,一只玉手缓缓解开裤子,一根粉嫩但却粗壮的肉棒挣扎出来。我的手却没有在肉棒上撸动,而是绕到了后面,插进自己的菊门。

    而此时此刻,我全身的苏合香液散发开来,让金刚本来有些软化的鸡巴再次狠狠挺立,眼睛再次变得赤红,金刚低吼着吐出了嘴里的袜子,飞身扑到了我的身上,大嘴一张就咬住了我的乳房!

    睡梦中阿修罗恼羞成怒的对我展开了攻击,一张嘴便把我半个乳房咬住,我一阵吃痛不由得醒转过来,发现身上真的压着一个男人,自己的乳头在他的舌尖打着转,酥麻的快感让我忍不住仰头呻吟了一声,转念又醒悟过来,一把推开身上的男人,才看清眼前人的真面目:“怎么是你?你,你要干什么?”我完全无法掩饰自己声音的变化,娇滴滴的怒斥在金刚的耳朵里更加催情了。

    “二弟,没想到你把自己变这么美,什么时候做的手术我们怎么不知道?”

    金刚一边狞笑着一边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一身古铜色的肌肉在他不到一米七的身体上,显得他尤其结实。胯下高高翘起的肉棒不常,但是缠着我的束胸布条显得异常的粗壮。

    “你快出去!我不是自己想这样的,你出去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啊!”我正软语试图跟他好好商量讲讲道理,哪知道他脱光之后饿虎扑食一般再次压在我的身上,几下扒光了我身上不多的衣服,伸手握住了我的肉棒搓动,胯下缠着布条的鸡巴在我的洞口徘徊,嘴里含着我的乳头含混的说:“什么都没发生?你觉得可能么?你跟我来一次我就帮你保守这个秘密,要不然我现在出去告诉外面那仨人,保守秘密什么的你就别想了,皮猴那个色相,估计比我还想操你!”

    “可是我是个男人!”我低声吼道,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下体,也算是给他的一个暗示,而话说出口脸却不由得红透了。

    “嗬嗬,这奶子这脸蛋儿这身段,你是男人的话天下就没有女人了!带把的怎么了,你不是我操的第一个,但是操了你,我相信以后我不会再找别人,不管是男是女!”金刚满脸狰狞,伸手握住我的肉棒就是一阵揉搓,引得我又是一阵不能控制的淫声浪语。

    我完全没有料到平时忠厚可爱的金刚居然内心是这么龌龊的人,看他玩弄我的手法这么娴熟,显然也是风月场上混了好久的,强烈的反差让我心里一阵苦涩,而身体对快感的响应也让我的态度不得不做一些软化:一天一夜的快感积累几乎让我快要崩溃了,这样下去我肯定无法撑得过明天,搞不好还会出更大的乱子,再加上秘密泄露的恐怖后果,让我于情于理都必须做出选择。

    于是我咬着牙分开了双腿,低声道:“要就快点,小点儿声我不想让别人听到,完了快走!”

    “小浪货,着什么急啊,这么快就开始还不疼死你!让哥疼你一下先……”

    金刚得了我的许可,却不急于进入,而是把头埋进我的双腿之间,我心头一紧,快感急速的攀升,原来他开始舔舐我的菊门,一看就知道是走惯了后门的人,肯定是怕鸡巴进入不畅,自己不舒服也伤了我。他并不知道我的身体此时此刻已经不复凡人,平时毫无欲念的情况下后庭就保持清香润滑,随时可供阳物出入,更不要说当前被刺激了一整天,又被爱抚了许久,后庭涓涓流出的香液早就沁湿了身下的被子。

    金刚不舔则已,一舔下去连舌头都是酥麻的,全身登时涨得通红,再也不顾什么前戏,好像勐兽一样死死的抱住了我的双腿,我感觉到双腿彷佛被扣在两个精钢打造的枷锁里,紧接着一根滚烫的东西贯穿了我的菊门填满了我的身体,整整旷了一天一夜的我终于得到最畅快淋漓的释放,仰头短短的尖叫了一声,眼前一片漆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悠悠的醒转时,眼前看到的是金刚正在努力劳作的情景,下体潮涌而来的是让人欲仙欲死的快感,我不由得把双腿盘在金刚腰上,一下一下的迎合着他的进攻。再仔细看时,我发现金刚整个上身都涂满了乳白色的液体,从那扑鼻的荷花香气我知道这是我改造过后的肉棒射出的精液,阿修罗心心念念的至宝,我居然一滴不剩的射给了眼前的男人。想到这里心里居然会暗自哀伤,彷佛做了万分对不起那个莲座上的男人的事情,于是把头扭到一边不再看身上驰骋的男人。

    哪里想到自己这一脸的娇羞在金刚眼里又成了催情的良药,他大叫了一声双手抓住我的乳房,手指狠狠揉捏着我娇嫩的乳头,鸡巴比之前抽插得快了一倍,弄得我浑身一震战栗,肉棒再次高举起来,浪叫道:“啊……哥……你要操死妹妹么?轻一点啦……人家要被你弄坏了啦……哎呀,捅到心里了……”奇怪的是,尽管被操得死去活来,肉棒再次勃起,我心里的欲念却没有让我像泄身之前那样丧失理智,反而渐渐的变得清明。是啊,现在快乐的程度比起之前和阿修罗的彻夜大战,绝对称得上九牛一毛,这就是神与人的区别,普通凡人给我的快乐远远无法满足我的需要,我带给他们的永远只能是施舍和杀戮。想到这里禁不住一阵悲凉,难道以后自己都无法满足,除了去给阿修罗当双修的伴侣?

    金刚已经在我身上耸动了半个小时,我惊讶于他的持久,自己不是已经是碰一下就能让男人射精了吗?这就是封印的力量么?我很快找到了答桉:是自己射出的精液。因为我发现金刚身上的精液此时正慢慢的渗透到他的皮肤下面,而随着精液的滋养,金刚的气息越来越悠长,神态越来越放松,那状态居然有些像之前阿修罗的样子!

    天啊,这就是明妃的神通,在完全被动的情况下,在真正的神通被封印的情况下,我用香汗吸引着男人,用全身的媚肉让男人疯狂插入,又用宝贵的拙火精液滋养着男人,无意间造就了一个非人的性爱怪物!

    “这可怎么办,金刚眼看着越战越勇,丝毫没有射精的意思,加之他本来就身体好,眼前这个样子估计干到天亮也不会停止……要尽快让他射了才好,否则别人一定会发现的!”我心里焦躁起来,暗自检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更加懊恼起来:除了源源不断流出的淫液和香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普通的女人一样,双腿一点力气也没有,完全无法使用欲印;玉门洞开,只能进行微弱的收缩,一众神通恐怕毫无施放的可能;双乳被对方牢牢的掌握在手里,任人鱼肉……怎么办,怎么办?正在心里一团乱的时候,我突然福至心灵:“对了,用媚态,用媚态!我能让他平白无故的这么疯狂的强奸我,不就是因为自己的体态勾人心魄么,只要运用得当,就能让他一泻千里!”

    “等一下!”找到一丝光亮的我并没有狂喜:“可是……我是男人啊……我怎么能这么主动的对另一个男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一时间还是迈不过心里那道坎,正在犹豫的时候,勐然发觉自己体内的肉棒变得又粗了,而金刚的脸上也开始泛起了金色的光芒,我心里知道这么下去他肯定会变成巨大的麻烦,不能再犹豫了!

    “嗯……啊……”我转过头吐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娇叹:“哥呀,你操死妹妹了呢……”接着伸出玉手,芊芊手指在自己的樱唇里沾了一下,“奴家求哥哥怜惜哟……”沾着唾液的手指在自己的乳尖轻轻划了几圈:“喏,天都快亮了呢,还不……射么!”一个射字出口,我的手指已经递到了金刚嘴里,在他含住吸吮的同时我用最后的一丝力气轻轻缩了一下玉门。

    金刚彷佛遭到雷击一样,仰头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上身挺得笔直,插在我体内的肉棒狠狠一跳,我感觉到一股岩浆一样的热流突突突的冲进了我的肚子,奔流不息的直接冲到了胃里,到最后连嘴里都满是精液的腥气。

    金刚就这样直挺挺的射着,持续了足足五分钟。在这五分钟里,我的身体疯狂的吸收着他的精液,不受控制的运化着,首先察觉到的是熟悉的荷花清香重新回到了体内,那是我失手泄出去的军荼力,接着是温热的腥气十足的男性气息,那是金刚本身的生命力,我毫不客气的把它转化成了我的神力。

    金刚此时的身上已经没有了神明般的金光,不仅如此,他浑身上下连一丝血色也没有,好像人也瘦了一圈,鸡巴射精过后脱离我的菊门,再没有支撑的他仰头倒了下去,眼看着有出气没进气了。我缓缓站起了身,看着脚下这个狠狠奸污了我的男人,正在用眼神乞求着我救他,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我第一个男“人”,何况他又是我十几年的朋友,总不好真的弄死了他……我悠悠的叹了口气,自己的双脚现在仍然没有做出欲印的能力,大欢喜印是决计用不出来了,只好……我伸手握住自己的肉棒,跪在他的面前,把肉棒伸进他的嘴里,微微用力,挤出一滴残精。不出所料,金刚的脸上登时回复了血色,整个人都充盈了起来,眼睛里也开始有了光彩。

    我把肉棒从金刚嘴里退出来,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回复体力,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强奸,这个男人强奸了我,丝毫没有把我当成他的朋友甚至是一个“女人”来尊重。可他毕竟是我的朋友,而且他真的让我从欲念中解脱出来,哪怕是短暂的解脱。我知道我不能杀他,我能做的只有尽量让他保守秘密,可是这该如何才能做到?

    就在我出神的时候,金刚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全恢复了精力。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翻身起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再次把我按倒在地,张嘴对我的乳房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你他妈不要命了?跟我做是什么后果你现在还不知道吗?”我推着他压下来的身体,恶狠狠的骂道。

    “我知道,就是死在你身上我也心甘情愿!你知道刚才我的感受么,那他妈叫真正的欲仙欲死!”金刚丝毫不顾我的劝诫,疯狂的压下来,嘴唇吻上了我的脸颊,身体和我的酥胸紧紧的贴在一起。

    就在我拼命挣扎的时候,胸口的玉佩突然泛起一阵绿光,我立刻遁入了一片空明,眼前展现出电影一样的画面,电影的主角是金刚。

    我一下子想起阿修罗说起的这枚玉佩的好处,它能让我看见男人的诸遭过往。

    于是我像看电影快进一样跳过了金刚的幼年,看到他进了大学,开始了泡健身房的日子。等一下,他在干什么,金刚在健身房真正的目的赫然在目,只见他偷偷的摸进了学校健身房的女士更衣室,用万能钥匙撬开了女人们的衣柜掏出内衣缠在鸡巴上疯狂的打手枪;啊,他又在更衣室偷偷放了摄像头,拍下了女生的裸体,又以这些照片为要挟诱奸了好几个女生!

    画面一转,是工作之后的金刚,他和客户进了夜总会,叫来了几十个小姐挑来选去,奇怪的是金刚总是让小姐先脱下内裤,不论肉穴长成多美多嫩他都不要,直到来了一个……人妖!他搂着人妖进了房间,整整干了一晚上!

    原来这就是金刚真正的面目,那个老实憨厚的男人只是他的面具,而画面里这个无耻变态的人才是金刚,十几年的朋友,我毫不知情。

    “我不曾骗你,”耳边响起阿修罗熟悉的声音:“男人都是用下身思考的动物,男人追求成功,而成功的真正目的是占有女人。当然他们也可能走向另一个极端,就像你的这个所谓朋友。”

    我咬着嘴唇,心里一阵悲凉,这个,无耻败类!

    绿光散去,在现实中也仅仅是短短的一瞬间。我缓过神来,发现金刚还在疯狂的在我身上揩油。可是我还是无法下手除掉他,即便他如此可恶……因为我真的没有杀过人,也真的无法想象自己能承受杀人之后的心态变化。

    思前想后,我无奈的用力夹紧双腿,推开他的上身,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金刚,就算我上辈子欠你的,我跟你再做一次,但是下不为例,另外你必须保守秘密,否则你也知道,我是可以要你命的!”

    金刚看我这么认真,加上精虫上脑,忙不迭的点头道:“你放心,这件事我如果说出去就让我死在藏区!”

    我叹了口气:“希望你遵守诺言。”说着俏生生的分开双腿,闭上了眼睛……金刚欢叫了一声,抓住我的双腿再次挺了进去。闭着眼睛的我等了半天,也没有等来菊门处传来的快感,心里不禁奇怪,低头看去不由得哑然失笑:原来金刚的鸡巴真正硬起来之后也只有钢笔粗细,之前他的鸡巴上缠着一层又一层的布条,再加上我精液的滋养,鸡巴膨胀了何止十倍,如今真相暴露无遗,这个粗细哪怕寻常女人都无法体会到快感,何况我这样尝惯了明王的肉柱的明妃?

    我也明白了他变态的客观原因,他的无耻固然是真,恐怕自身体质的缺陷也是促成他变态的主因。

    金刚还在卖力的耸动,但是明显死里逃生之后的他也没有了之前的雄风,我轻蔑的看着他,眼睛紧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就这两下子么?这样的鸡巴也想操我?呵呵呵呵……”是的,我的先天魔音就足以让这个没用的男人缴械,随着我掩口娇声浪笑,金刚大叫一声在我体内射出了残存的精液,而这距离他插入也不到十秒而已。

    我涓滴不剩的运化了他可怜的精液,起身推开愣在当场的金刚,低声道:“滚回去!别忘了你的承诺!”

    金刚悻悻的站起身,摇摇晃晃的穿上衣服,转身撩开帐篷正要走的时候,我冷冷的说了一句:“哥,就你这么一点儿本钱,恐怕之前在健身房的那些女孩也不一定能被你破处吧?我挺放心的……”大概是出于心里对他的痛恨吧,我说出这句话完全是充满了恶意。

    金刚转过身,先是惊恐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恶狠狠的瞪着我,那表情让我想到了藏区的狼。

    我看着他离开,没心情仔细体会那眼神中的含义,随即把衣服简单穿了一下,性欲发泄之后的身心特别放松和疲惫,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又是天光大亮的时候,我迷迷煳煳的爬起来穿衣服,才发现昨天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D罩杯的胸部光靠布条是缠不住的,胸前的双峰再怎么束缚看着也有B罩杯,好在是在青藏高原海拔较高的地方,即使夏天也需要穿着冲锋衣,男士的冲锋衣比较宽松,我适当的含着胸弯腰走路勉强还对付得了,只是不知道昨天到底有多少人注意到了我的胸部。最要命的还是脚,现在的双脚对我来说就是贴着地的性器官,敏感程度比起玉门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穿上男士的袜子的过程几乎就能让我高潮一次,更不要说粗布踩在脚下一路的磨砺。恐怕以后我只能穿丝袜这种面料比较细腻的袜子了,现在当然找不到丝袜,于是我索性脱了袜子光着脚穿上鞋,尽管鞋底也有些粗粝,但毕竟还稍微能忍受一些。

    我走出帐篷的时候迎面正看见金刚大猪和皮猴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他们飘来的目光正好被我看见,我心中一凛,莫不是金刚已经把我的秘密说了出去?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排斥用最恶毒的心思去揣测金刚,他极有可能已经这么做了!

    “看破不说破,现如今只有做好最坏的打算,寄希望于大猪和皮猴不要像金刚一样龌龊了。”我无奈的想着,浑浑噩噩的跟他们打招呼吃饭收拾行李。好在大猪和皮猴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金刚则一脸疲惫,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精壮气息,看来昨天我把他榨得够呛,想到这心里也有些窃喜。

    今天的行程是返程的一部分了,我们没有走原来的路线,而是换了一条路线回程,当然也免不了翻山越岭。一路上金刚几次想借机接近我,都被我的白眼和冷漠拒之门外了。想起他昨晚恶毒的眼神,我的心里越来越紧张,似乎预感到巨大的危机正在慢慢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