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红尘之殇】(10)

      219年8月12日第十章`晨殇晚七点,天辰分行员工宿舍。

    晚饭过后,古天和陈铭分别洗了个澡,然后来到萧晨和柳薇的宿舍房间。

    “呦呵,没想到你俩少女心挺严重啊,这小卧室整的挺粉嫩哈!”陈铭一进屋,看着一大堆粉红的装饰,咋咋呼呼道。

    “滚犊子,我告诉你小铭子,你的活动范围仅限那把椅子,你要敢碰一下别的东西,爪子给你砍掉!”萧晨光着脚丫踢了陈铭一脚,随即恶狠狠的说道。

    下了班洗完澡,柳薇和萧晨都脱下制服,换了轻装。两个大美女只穿着热裤和小衫满屋晃悠,耀眼的白光晃的古天和陈铭口干舌燥。

    尤其是柳薇,身材修长丰满,笑语嫣然,刚洗完澡的皮肤白皙诱人,仿佛有一层摄人心魄的微光。

    萧晨看这俩男的一动不动,眼珠子却贼光四射,随即不满的喊道:“你们俩直勾勾的看啥呢?赶紧上桌啊!”

    “行,来吧,开始吧!”古天应道。

    “晨晨,你这也他太瘦了,你看你这小细腿,你信不信我一下就给你掰折了?”

    陈铭还盯着萧晨的美腿看个没完。

    “想摸吗?又细又长。”萧晨眯着眼睛冲陈铭伸了伸大腿。

    “想!”

    “你给我滚!臭流氓!”萧晨一脚丫蹬在陈铭的大腿上,秀丽的双眼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你懂个屁,老娘这是纤细,苗条!”

    “哈哈,是,太苗条啦!”陈铭挨了美人一脚,也不生气,乐哈哈的说道。

    “哎,你俩别闹了,赶紧打麻将啦!”柳薇摆了摆手,无奈的说道。

    “来吧,码牌吧。”

    “今天一定把你们两个臭男人的钱赢光!”

    两个小时后,四人在麻将桌上杀得难解难分,萧晨哪会是大学时期纵横寝室无敌的古天二人的对手,越输越多,却还憋着劲一直想赢回来。

    “叮!”

    “谁手机响了?”柳薇问了一句。

    “好像是我的,我看一下。”萧晨掏出手机回道。

    “八万。”

    低头看了微信内容的萧晨脸色一变,稍微想了想又面色无常的抬头对几人说道:“哎呀,我这临时有点事,得出去一趟,你们三先玩会斗地主,我一会就回来。”

    “啥事啊,我开车送你去啊?”陈铭直了直身子道。

    萧晨迷人一笑,捋了捋耳边的发梢说:“不用,就在附近,亲戚来天辰办事,我见个面就行。”

    “那好吧,那你快去快回。”

    “妥,你们先玩。”说完萧晨随意穿了双拖鞋就离开了房间。

    三人一看她连鞋都没换,就以为路程确实没多远,随即拿了副扑克有说有笑的玩起了斗地主。

    ……另一边,萧晨并没有如她所说出去见人,反而坐电梯来到另一楼层的一间房门前。

    夜色已深,昏暗的楼道内寂静无声。萧晨神色挣扎,银牙紧咬。过了许久,她终于平静的伸出已经攥的有些泛红的小手敲了敲面前的房门。

    “咔嚓!”

    房门开启,萧晨迈步而入。

    这是一间单人宿舍,房间不大,三十多平,冰箱、电视等家电一应俱全。

    萧晨有些随意的坐在沙发上,一双美腿交叠。精致的俏脸有些泛白,却显得刚才浴后涂了唇膏的嘴唇更加红润诱人。

    “你又找我干什么?你不说把照片删了吗?”

    坐在萧晨对面的是个中年男子,中分头,面色微红,只穿了个短裤,赤裸着上身,手里拿着一罐啤酒。

    中年男子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穿着清凉的萧晨,呼吸急促,笑容猥琐。

    任谁也想不到,心高气傲的萧晨竟然会在深更半夜与她最讨厌的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这名稍微有些醉意的中年男子,赫然是天辰分行的客户经理-马威!

    “不给你发照片,你也不理我啊?”马威笑呵呵的一屁股做到萧晨身边。

    “郑行长吩咐你的事儿,我看你也不上心啊?”

    “你管得着么?有事我会跟他说。”萧晨起身指着马威语气凌厉道,“马威,你赶紧把照片都删了,你再拿这事儿威胁我,我让你不得好死!”

    马威闻言,将手中啤酒放下,斜着眼睛说:“呵呵,行啊,萧晨,有后台了是不?”

    “这几天和新来的那俩小子你侬我侬的,有底气了是不?”

    “你这么有底气,你还来我这干嘛?”

    萧晨看着得意洋洋的马威,紧咬牙管道,“你到底想干嘛?”

    马威喝了口酒,指着身边的沙发道:“你别着急,做这,听我慢慢跟你说!”

    “陈铭那小子追你呢吧,我看你也挺在意他,年轻人在一起,真是让人羡慕。

    可你知道么,爱情让人变得有希望,有时也会变得更天真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觉得郑广发会放过你吗?呵呵,你是不是以为,郑广发快完了,我也快完了,就没人知道你那些事儿了?”

    “你……”萧晨惊讶的看了一眼马威。

    马威摆了摆手道:“你不用惊讶,我马威给郑广发当狗,是为了利益,但我不傻!郑广发老糊涂了,以为仗着背后那几个高层就会让古天无功而返。”

    “其实,自从见到古天的第一面起,我就有预感,郑广发和我的好日子到头了。更何况,今天还我看见古天开车送童蕊回家了。”

    “童蕊是什么人,你们可能不了解,但我有一个总行的朋友恰巧跟我提过。

    龙京总行的人力资源主任,童家在商界也是实力强大,最重要的是童蕊的丈夫,洛尘峰,银监会监察局的局长。”

    马威不断的沉声说着,面色越来越阴暗。

    “郑广发肯定玩完了,他的关系够不着银监会,何况还一个柳薇暗地里帮古天。”

    “你怎么知道古天有证据?”萧晨没想到马威竟然比郑广发先知晓古天的动作。

    “呵呵,咱们这行儿,关系到位了,哪还要证据?有几个领导经得起查?何况,你们都会作证吧?”

    “而且,陈铭天天研究那几个对公客户,也出结果了吧?郑广发还老念叨那所谓的的上层大动作,可笑,古天能留他到那个时候?”

    “……”萧晨有些无语。

    “萧晨,你是个好姑娘,在帝都站住脚不容易,跟着古天他们俩错不了。”

    “我不知道郑广发会不会报复你,但那东西留着一天,你一天就睡不好觉吧?

    我可以帮你把那些违规资料毁了,过了今天,我还会把这些照片都删了。”

    萧晨有些意外的看着马威说:“什么意思?你想让我帮你跟古天求情?”

    “哈哈,萧晨,你还真是天真。求情?怎么可能,郑广发和我贪了多少钱,干了多少事儿,我得在监狱呆多长时间,我心里都有数。”

    “当初郑广发为什么没制止你办那笔贷款?因为他知道你违规,他就是想睡你!抓住你的把柄,他就可以为所欲为。”

    “要是现在的你,他敢吗?他不敢,我也不敢。”

    萧晨闻言,俏脸羞怒的呵斥道:“那是因为你俩都不是人!畜生!”

    “呵呵,事儿都过去了,你不是也成长了。”

    “无耻!”

    马威扭着身子向萧晨身边挪了挪,“婚早就离了,我把房子也卖了,所有存款都给了国外的儿子,够他上到大学了。现在我了无牵挂,进去就进去吧。”

    “我这一辈子,没接触过过什么女人,媳妇是个悍妇,有点缘分的美女也就是你和柳薇了。”马威伸手轻抚了一下萧晨的胳膊。

    “你什么意思?我跟你都他妈是孽缘!”萧晨摔了一下手气愤的说道,“就你这样的还惦记柳薇?你配吗?”

    “那我明说了,我帮你办这几件事,今儿晚上你陪我一宿。天亮后咱们一笔勾销。”马威语气兴奋但缓慢的说出了最终目的。

    “你做梦!我告诉你马威,你休想再碰我一下!”听完马威说的话,萧晨猛然一转头看向马威,眼神决绝凶狠的说:“我大不了辞职不干,但你肯定得进监狱!”

    “行!既然你这么坚决,那你走吧。明天一早我把你那些照片给单位同事欣赏欣赏,再给你老家寄一份。别瞪我,你知道我有你家地址!”

    “还有,你以为你辞职就完事了?你办的那笔贷款,数额多大,给银行造成多少损失,你心里没数么?等过几天咱们三一块当狱友吧!”

    见萧晨拒绝的如此果断,马威恶狠狠的威胁道。

    “卑鄙!无耻!畜生!”萧晨被气的浑身颤抖,美眸含泪,目光却坚定而倔强。“行,随你便!马威,你肯定不得好死!”

    话音刚落,萧晨起身便要离开。

    “萧晨!你会变得一无所有!”马威沉声说道。

    “我愿意!”

    “你想过陈铭吗?你想你的家人吗?你这样做,他们怎么办?你想想你和陈铭的未来,你才二十多岁。你再想想你的家人,你出事了,他们会怎样?”马威见萧晨如此坚定,不停的蛊惑道。

    “我他妈跟你睡一觉,和陈铭就有未来是吗?”萧晨带着哭腔激动的回道。

    马威口中的陈铭和家人让萧晨有了些许迟疑,她定住身形,转身直视面前的男人。

    “你看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吗?来,你先坐这儿。”眼前的美人俏脸羞红,神色坚定,但马威还是抓住了萧晨眼神中闪过的一丝迟疑与恐惧。

    “有话就赶紧说!”萧晨心乱如麻的向前走了两步,但没坐。她根本没时间考虑,自己是否做好了迎接失去一切的准备,自己是否能承受流言蜚语的袭击。

    “你看,事儿发生了就要解决,你得衡量一下得失。你总得为你犯下的错付出代价,对吧?再说,你也不是第一次!”马威继续花言巧语的劝说道。

    “古天明天就会行动,今晚一过,我就再也不可能出现在你的生活中。而你将收获和陈铭的爱情,以及在天辰工作的前途。”

    马威先是不断声情并茂的给萧晨描绘着未来的美好生活,又好似演讲一样将萧晨不接受的后果细细解读。

    看着萧晨眼神中的坚定慢慢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决然,憧憬,马威觉着成功近在咫尺。

    “你想想,没了我和郑广发,天辰分行还不是古天说的算?以你的资历,和古天的关系,这么好的前景,能说辞职就辞职吗?”马威越说越兴奋,随即拉着萧晨的胳膊坐到了身边。

    如果说,两年前从小城市来到帝都的萧晨,被迷茫与卑微掩盖了骨子里的高傲与倔强。那今天更加成熟的萧晨,就是为了自己憧憬的爱情和期盼的亲情亲手打碎了自己的骄傲!

    此时萧晨的内心脆弱无比,她无助的在卑劣无耻的马威面前放弃了坚强!

    “呼!”萧晨能感受道身边男人散发的火热气息,她闭上眼睛轻轻叹了口气。

    “妈的,算了,就当被狗咬一口!”萧晨心想。

    马威仿佛感受到了身边美人的心理变化,他伸出右手轻轻扶在萧晨的大腿上,“萧晨,你看平时我对你也不错吧?要不,就当可怜可怜我这个单身父亲吧?”

    看着萧晨没拒绝,马威开始变本加厉的反复摸索着萧晨的大腿。光滑柔嫩的触感极其美好,胯下软物竟然慢慢变得坚硬起来。

    “我上辈子造了多大孽?怎么会遇见你和郑广发两个禽兽?”萧晨突然睁开通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马威道。

    “呃……”马威愣了愣,尴尬的说:“这个……没有我们,还会有其他人!”

    “你可真够无耻的!”萧晨轻蔑的笑了笑,“行,今晚我陪你睡!明天你必须完成你的承诺,还有,今天的事儿谁也不能说!”

    “好,这个你放心,我都是要进监狱的人了!”马威闻言点了点头。“那你看……”

    萧晨瞪了马威一眼,随即光着白嫩的脚丫半躺在沙发上。

    马威一看美人闭着眼睛躺在身边也不说话,就明白了什么意思。他咽了口吐沫,迅速干了半罐啤酒,然后起身直接将身上仅有的短裤脱下。

    马威在基层干了将近十年,业务能力不是特别出众的他在后勤没少干重活儿。

    所以即使年近四十,身材却特别魁梧,四肢粗壮有力,小腹倒是微微隆起,但却掩盖不了胯下那根黝黑粗长的肉棒,杀气腾腾的直指沙发上的一副任君采摘模样的娇嫩美人。

    闭上眼的萧晨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完全不知道身边的男人一副淫靡的模样。她只想着让噩梦渐进结束,然后逃离这处让自己恶心的房间。

    “你别墨迹!”萧晨娇躯轻颤,俏脸苍白,红润诱人的嘴唇轻启。

    马威闻言,挺着胯下的粗长一步迈到萧晨身侧,伸出左手扶上萧晨纤细的小蛮腰,整个人俯身趴在了萧晨身上。

    “怎么,着急了?”马威淫笑着在萧晨耳边说道。他一边肆意的抚摸着美人的娇躯,一边在美人的耳边吹着热气。

    此时的马威完全一改之前有些严肃可怜的模样,变得好像一个久经淫场的资深嫖客。

    “……”萧晨紧紧的闭着双眸,一言不发。脸上的红晕随着马威的抚摸愈发的诱人。耳边的热气让她不自觉的扭动着娇躯。

    马威见萧晨也不说话,不客气的穿过胸衣,直接将一只小巧可爱的乳房握在手里,肆意把玩。

    萧晨身材纤瘦,白嫩的一对美乳不是很大,一只手刚好完全掌握,柔嫩的触感让人爱不释手。

    马威一边揉捏着手中的美乳,一边盯着萧晨诱人的红唇,胯下火热坚硬肉棒贴着滑嫩的大腿不断摩擦。

    他突然俯身低头,一只手轻轻抬起美人的下巴,微张的大嘴对着萧晨的樱唇吻下。

    “唔……”突然被强吻的萧晨瞪大了眼睛推开马威的脑袋,随即伸手擦着嘴唇道,“你别亲我!直接来吧。”

    “操,亲个嘴儿都不让!”马威有点无奈的看着萧晨又比起的眼睛,又在心里恶狠狠的想,“妈的,装逼,看等会儿不肏死你!”

    惦记老半天的小嘴没亲成,马威便跟狗一般顺着萧晨白皙的脖颈一路舔了下去。萧晨脖子、胳膊、乳头、大腿上都布满了马威的口水,闭着眼的萧晨不知道是敏感还是恶心,滑腻的肌肤轻微的颤抖。

    不多时,马威将萧晨身上的衣服扒了个精光,看着身下赤裸的美人柔嫩动人,修长的美腿间一抹神秘的粉嫩格外的引人注目,让人浴火沸腾。

    马威背靠着沙发,而此时的萧晨上身被侧楼在怀里,一双纤细修长的美腿被大大分开。马威右手握着一只精致无暇的脚腕,左手在美腿之间粉嫩处不断抚弄,偶尔还将中指深入其中。

    “小屄这么湿了?嗯?”马威肆意的玩弄着萧晨的下体,还不忘调戏道。

    “……”

    “你他妈能不能别墨迹?”萧晨突然有些挣扎,白皙的小手用力扇了马威胳膊一下。

    “操!”马威闻言放开萧晨,让其平躺在沙发上,整个人跪在了萧晨被分开的美腿中间。接着右手伸出两个手指探入萧晨的阴道内,稍作摸索就开始剧烈的扣动。

    “呃,呃……”萧晨被这突然的袭击刺激的娇躯狂颤,俏脸通红的撇向一旁,一只手紧紧的捂住嘴巴。

    “噗嗤,噗嗤!”马威晃动着粗壮的臂膀狠狠的扣动了数十下,直到萧晨阴道内泛起了剧烈的淫水声。

    马威抽出手指,两手分别握着萧晨两天美腿向上一推,然后挺着已经火热无比的粗长肉棒精准的撞在了粉嫩的小穴上!

    马威看着身下的美人一副准备肌肉紧绷的挨肏模样,也没过多犹豫,他握着肉棒在萧晨的阴道口狠狠的磨了几下,随即铆足了全力,腰腹间凶猛的一挺!

    “啪!”

    “啊!……”

    火热粗长的肉棒全根没入,直顶花心。

    虽然前戏充足,但紧窄的花径久未经客,被马威这么一记狠肏,萧晨的下体有种被撕裂的痛感。清澈的泪水顺着紧闭的双眸滴落,白嫩的小手死死地顶着娇艳欲滴的红唇。

    “我操,好紧!”

    马威轻轻晃动着臀部,火热坚硬的肉棒仿佛正被无数滑腻的触手吸吮,硕大的龟头死死的顶着最里面微暖柔嫩的子宫口。这种整个肉棒内异常紧致的穴肉包裹着的快感,让马威陶醉不已。

    马威放下手中纤细的美腿,俯身趴在萧晨身上,火热的胸膛紧紧的贴着一对娇嫩的乳房,压迫出几道诱人的弧线。

    “宝贝儿,上次时间太匆忙,没尽兴,这回我好好肏肏你!”马威现在有种得逞的畅快感,他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萧晨俏脸上的泪痕。

    萧晨羞愤的别过头,已然到此地步,她不想搭理马威,只求他能赶紧结束。

    感觉到美人阴道内的淫液越来越多,马威蹬了蹬双腿,调整了一下姿势,随即缓缓的将整根肉棒全部抽出。等到原本被撑开的粉嫩穴口紧紧闭合,马威再次将粗长的肉棒的全根插入,硕大的龟头缓慢的感受着阴道内的每一寸屄肉,最终抵达子宫口。

    就这样反反复复,火热的肉棒一下是一下的在萧晨的阴道内肆虐,只不过马威的抽出肉棒的速度越来越快,插入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啪!啪!啪!”

    马威也是很久未近女色,终于得偿所愿。他紧紧的搂着萧晨,全身肌肉紧绷,埋头苦干!凶狠的肉棒一下比一下沉重,肏的萧晨眉头紧皱,娇躯泛红。

    原本美腿间精致的粉嫩周围多了几道淫靡的白沫,一股股透明的淫液随便肌肤的拍打四处飞溅。

    “呃!呃……”

    随着又一次冲撞,萧晨紧捂的嘴里发出一种怪异的呻吟,双手紧紧抱住马威的上身,被分开的一双美腿狂颤,白嫩精致的小脚丫无助的紧绷了起来。

    马威一共肏了大概五六十下,萧晨迎来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

    “骚逼!高潮了?”马威笑着抬起上身,双手把玩着萧晨胸前的雪乳道。

    “走,去床上玩。”

    马威双手穿过萧晨的腿弯,托住被撞击的有些泛红的屁股,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就这么走一步肏一下就向卧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