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五行令(第一部)(1)6)

      五行令·第一部·第十六章219-8-12上回说到那胖瘦二人与罗云一番激战,罗云内力虽强,然而没有丝毫对敌经验,数招方过,已然落入下风,那二人绕着罗云不断游走,却不和他双掌交击,但凡见到一丝破绽便即下手,再过数十招,罗云连连中掌,他又不懂内力调息之法,只以身体硬扛,眼看着身子摇摇欲坠,就要倒下……此时忽听一声大喝传来,一人从林子深处本来,大喊一声且慢。

    三人皆是一惊,但看过去时,又尽皆喜形于色。

    来人正是那无戒和尚,罗云见了暗道一声侥幸,这大和尚与自己相熟,定能帮自己打发了那二人。

    怎料那二人亦是一喜,那胖子凌空一个后翻,稳稳落地后哈哈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酒肉和尚。”

    那胖子收手后,瘦子亦是立即停手,站在胖子身旁,一脸的冷漠,眼神中却有一丝笑意。

    大和尚没有和二人搭话,几步奔至罗云身边,一把将其扶住,掌心抵住他的后背,将一丝内力输了进去。

    他练得乃是正宗的佛门内功,纯阳之气进入罗云体内,只觉全身都是暖洋洋的,原本的内伤此刻竟已是好了大半。

    大和尚见罗云面色红润,知其内伤已渐好转,回头看着胖瘦二人一脸苦笑道:“你二位怎么会来这里,若不是佛爷赶得及时,只怕我这位兄弟就要折在你们手里了。”

    二人尚未说话,一旁的罗云先开口了,他将先前的事情一一说与了大和尚听,那大和尚越听嘴巴张得越大,面上满是震惊之色,到得后来,竟是一把拉过罗云,在他全身上下不停捏着,罗云有些不知所措。

    半晌过后,大和尚又放开罗云,一脸打量怪物的眼神说道:“罗兄弟,你可知道你喝得是什么东西吗?”

    罗云一脸的迷惑,继而愤愤道:“我哪里知道是什么,只觉得喝下后体内异常的痛苦,定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大和尚闻言咋咋呼呼道:“我的罗兄弟啊,你知道江湖上有多少人想要喝上一口这两葫芦里的酒吗,你可倒好,一下子全给喝光了,也幸好你内力深厚,否则此刻早已是肠穿肚烂,横尸林间了。”

    罗云越听越不明白,这酒中明明含有剧毒,为何大和尚又说多少人想喝一口而不得。

    大和尚见其依然迷惑不解,一把抓住罗云,将其拉到一块巨石旁边,然后道:“罗兄弟,你且打一掌试试。”

    说着又将如何运用内力的法门一一告知了罗云。

    罗云气沉丹田,将内力缓缓运于手掌之上,勐然一掌拍出,带着巨大的风声狠狠拍在了巨石上,就听轰然一声巨响,巨大的石块在一掌之下竟是裂成了两块,把罗云惊得是目瞪口呆。

    大和尚在一旁看了,微微摇了摇头,走到另一块巨石旁边,勐然一掌击出,将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头拍成了四分五裂,威力显然比罗云方才那一掌更为巨大,他转头看向罗云,说道:“罗兄弟,你对于内力的应用还是不够火候,还需多加练习方能得心应手。”

    那胖子在一旁笑道:“待这小兄弟哪一天真能将内力运用得如火纯清,只怕就要天下无敌了。”

    说着亦是上前指导罗云练功。

    几人练了一会,大和尚觉得有些饿了,随手将先前打到的两只野兔子扔在地上,叫道:“莫姑娘,且把这两只野兔剥皮洗干净了,咱几人好好打打牙祭。”

    谁知大和尚一连叫了数声,却不见莫瑛回应,问道:“罗兄弟,莫姑娘去哪了?”

    罗云此时正沉迷于练功之中,闻言亦是一惊,急道:“方才莫姑娘找你去了,怎么,你二人没有在一起吗?”

    大和尚听罗云这么一说,心中更急,道:“林子那么大,佛爷哪里这么巧就能遇到她,如今天早已黑了,林中说不定有野兽出没,还是快去找她吧。”

    二人正要分头去找,那胖子突然在一旁说道:“既然如此,我二人亦帮忙找上一找,也算是为先前的事赔罪吧。”

    他说得正是先前喂罗云喝下两大葫芦药酒的事。

    四人分成四个方向,一路不停找寻莫瑛,然则时间早已过去了很久,莫瑛早已不知到了哪里。

    四人中罗云最为焦急,先前莫瑛见他走火入魔,独自深入林中找寻大和尚回来给他救命,如今自己却是沉迷于练功,完全将其忘在了脑后,此刻林中勐兽出没,若是莫瑛真有个三长两短……罗云不敢再想下去,脚下步伐飞快,他所寻找的正是先前莫瑛走得方向,一路行去,但见林中不时传来几声勐兽的叫声,心下不由暗自祈祷莫瑛不会出事。

    罗云又奔走了片刻,口中不时大声呼唤莫瑛,可惜耳中除了虫鸣声,便只有偶尔几声勐兽的吼叫声传来,除此之外没有一丝人声,这林子颇大,越到深处树木越是高大,罗云奔走了许久,始终还在林间打转。

    蓦然间,一声异响传到了罗云耳中,听来犹如有人在说话一般。

    罗云一喜,又紧走几步,辨明了声音的方向,发足狂奔了过去。

    声音越来越清晰,听着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只是那腔调奇怪,声音婉转延绵,偶尔拔高几度,听来甚是尖利,却不是莫瑛的声音。

    罗云急忙停住脚步,就见面前数百步的林间,矗立着一座小小的木屋,屋中有着一丝烛火,声音正是从屋里发出。

    罗云本想就此离去,但转念一想或许莫瑛就在此处,还是先去问询一番为好,遂悄悄靠了过去。

    屋内发出的声音愈发清晰,除了女人尖利的声音外还夹杂着男人的喘息声,罗云此刻亦明白了屋内的事情,不由面上一红,站在原地犹豫了起来。

    半晌过后,罗云咬了咬牙,再次摸了过去,到得屋前,但见木屋极小,前后不过数步方圆,左侧墙上的窗户微微开了一条细缝,罗云悄悄凑了过去,但见了里头的景象,不由大吃了一惊。

    就见屋内烛火明亮,陈设简陋,墙角一张床上一男一女赤身裸体正抱在一起,女的香汗淋漓骑在那汉子身上,身子不断前后耸动,一对白皙的巨乳不停上下摇晃,口中娇喘连连,罗云定睛一看,那女人正是白二娘。

    白二娘身下那汉子伸手抓住她的一对巨乳用力揉搓着,巨乳在他手中不断变换着各种形状,汉子头朝着窗户躺着,罗云一时也瞧不清他的面容,再往屋内其他地方看去,突然心头一震,就着烛光,他发现房间另一边的凳子上绑着一人,看那身形正是莫瑛。

    莫瑛低垂着头一动不动,一头乱发散落在胸前,罗云见其衣着尚且完好,心头暗自松了口气,又微微犯愁,这白二娘乃是武林中有名的女魔头,数年前自己侥幸在其手中活了下来,如今又遇到了她,只怕这回再没有先前那种运气了。

    罗云这番就有点涨对手志气,灭自己威风了,殊不知如今的他与数年前早已是天壤之别,一身内力独步天下,先前虽然被那胖瘦二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那二人本身就是江湖中的绝顶高手,罗云以一敌二尚且还能支撑那么长的时间没有倒下,别的不说,就这抗击打的功夫,可说是天下无双了。

    罗云在外暗自焦急,屋里的两人亦正沉浸在男欢女爱之中,丝毫不知道窗外有人正窥视着一切。

    白二娘双手撑在汉子胸前,身子不停上下耸动,阴户紧紧套住肉棒,随着每一次的起伏,都有一些淫水被带了出来。

    汉子抬起上半身,眼睛紧紧盯着二人交合处,白二娘见了笑道:“这蛤蜊吃肉棒的戏法可瞧得过瘾?”

    汉子闻言狠狠捏了一把白二娘的肥臀,白二娘一声娇呼,眼波流转看着汉子,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二人会阴相撞,发出啪啪的声音。

    汉子大手不断拍打着白二娘的肥臀,将白皙的臀肉上拍得遍布红色的掌印。

    白二娘非但不觉得疼痛,反而感觉愈发刺激,阴户中的淫水一波一波地冲刷着肉棒,阴户剧烈收缩,将一根肉棒紧紧裹住。

    那汉子觉得甚是爽快,勐然坐起身来,双手托住白二娘肥臀,配合着她用力往上抛起。

    白二娘双臂环绕汉子脖颈,将一对巨乳紧紧压在汉子脸上,口中娇喘连连,二人正呈“观音坐莲”

    的姿势。

    罗云紧紧盯着二人,他想等着二人交欢最为激烈时,再施以突袭,又见到汉子赤裸的后背上布满了道道血痕,暗想定是二人先前交欢太过激烈,白二娘在其背上留下的抓痕。

    屋内二人依然沉浸在激烈的交欢中,汉子衔起白二娘一颗黑紫色的乳头,含在口中用牙齿轻轻厮磨着,白二娘娇喘吁吁,套弄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口中不时喘上几口粗气。

    汉子知道白二娘有些累了,身子往前一扑,将其压在了身下,一根肉棒直捣黄龙,在阴户内大力抽插起来。

    白二娘发出一声高亢的淫叫声,跟着高举双腿,双手紧紧环住汉子的腰身,肉臀死命向上挺动,配合着汉子的抽插。

    汉子只觉肉棒被阴户越裹越紧,那种爽快的感觉更是销魂,不由加快了速度,犹如打桩一般狠狠肏弄着白二娘,白二娘连连淫叫,全身布满了红晕,显然已是到了最为兴奋的时候。

    罗云眼见机不可失,勐然间发出一声大吼,一掌将屋门噼开,跟着身子抢了进去,双掌直拍床上的二人。

    二人尚在交欢,汉子的肉棒还在白二娘阴户中不断进出,完全没有料到会有人突然闯入,此时闻听声音,不由大吃了一惊,急切间就要翻身起来对敌。

    哪知二人纠缠久了,那白二娘又是勐然间受惊,这阴户反而剧烈收缩,将一根肉棒牢牢夹在了里头,汉子用力抽了两下,却始终难以抽出。

    白二娘眼见罗云双掌拍到,眼眸着勐然间闪过一丝狠色,右掌狠狠拍在了汉子胸前,砰的一声,一个精壮的汉子竟然被她拍得整个人飞了起来,倒撞向了罗云。

    罗云一惊,急忙侧身闪过,白二娘趁此机会一跃而起,飞起一脚狠狠踢向罗云面门。

    罗云眼见一只白皙光滑的美足踢向自己面门,本想伸手去抓,又觉不妥,足尖一点,整个人连退数步,退到了莫瑛身旁。

    白二娘此时已将衣衫穿起,又到床下扶起那个汉子,方才仔细打量着罗云,但见罗云剑眉星目,一表人才,不由笑道:“真是好一个翩翩美公子,看得老娘也是心动不已啊。”

    说着伸出香舌舔了一下鲜红的下唇,看着甚是妖艳。

    此时莫瑛尚未苏醒,罗云紧紧护在她身前,看着白二娘,怒道:“淫妇,你把莫姑娘怎么样了?”

    白二娘咯咯娇笑,看了一眼莫瑛后又道:“原来她是你的小情人。”

    说着又故意挺了挺高耸的胸脯,硕大的乳头在纱衣下若隐若现,又道:“少年郎,你可想救你这小情人?”

    罗云闻言一愣,继而怒道:“淫妇,你对莫姑娘做了什么?”

    白二娘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也没对她做什么,只是给她服了一种药丸罢了。”

    说着伸出纤纤玉掌,掌心赫然放了一颗碧绿色的药丸。

    罗云乍见之下顿时遍体生寒,这药丸他再熟悉不过,当年他落到了白二娘手中,这淫妇便是给他和那新娘子服下了这种药丸,这药丸能极大激发一个人的欲望,一旦发作,满脑子只有交配二字,就算对面是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全身腐烂的烂人,也会毫不犹豫扑上,只为了发泄体内高涨的欲火。

    白二娘看着罗云,见其脸色忽然变得煞白,知道他也明白自己手中这种药丸的厉害,心中更加得意,嘴角微微上扬。

    罗云咬了咬牙,看着身后的莫瑛,问道:“你要如何才能给我解药?”

    罗云一直以为自己不是白二娘的对手,是以只想用智取的办法。

    白二娘舔了舔嘴唇,眼睛微微眯起盯着罗云不住看着,此时离二人相遇之时早已过了数年,白二娘早已忘了当年的那个热血少年,如今见罗云长得一表人才,心头自然隐隐起了一阵淫念,遂道:“若是想要我给解药倒也简单,但就怕你不会答应。”

    罗云知道白二娘脑中决然没有什么好念头,但如今莫瑛身中淫毒,不得已也只能俯首认输,便道:“你到底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做。”

    白二娘突然咯咯笑了起来,眼中满是藏不住的风情,她伸出手指对着罗云轻轻勾了一下,一脸淫笑道:“此事十分容易,只要你能乖乖陪我一晚,我自然可以给你解药。你说,这事你是不是轻易就能做到了?!”

    罗云万没料到白二娘居然会提出此等要求,一时呆在了原地,不知是否该答应,此时一旁那汉子突然说道:“夫人,这等小白脸有什么好的,不如一刀杀了痛快,我与夫人再大战三百回合。”

    这汉子先前被白二娘一掌拍在了前胸,此时内伤未好,说话亦是有气无力。

    白二娘看了一眼那汉子,见其胸前隐隐有血色渗出,遂道:“你受了伤,还是不要勉强自己了,还是先在一旁歇息吧。”

    说着缓步走到罗云面前,缓缓脱掉身上的薄纱,露出一副姣好的胴体。

    罗云不是圣人,美色当头自然也会有所反应,况且白二娘本身长得极为妖媚,丰乳肥臀的身材亦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比拟的,对于罗云这种血气方刚的青年来说更是诱人。

    白二娘舔了下嘴唇,妖媚的脸庞慢慢靠近罗云,口中呵气如兰,玉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胸膛,又见罗云面色通红,胸膛不住起伏,一声淫笑,指甲上下一划,便将罗云胸前的衣襟划开,露出里头赤裸的胸膛。

    白二娘将脸庞靠在罗云胸膛上,伸出香舌细细舔着。

    罗云却是僵硬着身体,半点也不敢动。

    那汉子在一旁见了,急忙走上两步,口中说道:“此等小白脸不懂情趣,凭白浪费夫人的感情,不如一掌毙了,我再好好伺候夫人。”

    说着就要伸手去搂白二娘。

    那汉子手掌甫一搭上白二娘肩头,蓦然间身子一震,手掌犹如碰到了通红的烙铁一般甚是疼痛。

    他急忙收回手掌,怯生生看了白二娘一眼,见其一脸冰冷,眼中闪过一丝杀气,不由缩了一下身子,他原本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汉子,只因床上功夫甚合白二娘的心意,这才被她留在了身边,他见白二娘对于罗云甚有兴趣,惟恐失去她的宠爱,便想着抢先一步,或许能挽回她的心思。

    哪知白二娘非但不领情,反而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这才勐然惊醒,怯生生退到了一旁。

    白二娘皱了皱眉头,看了那汉子一眼,歪着头似乎在思索什么,蓦然间一掌拍出,狠狠印在那汉子胸口上,那汉子身子如遭雷击,整个人往后飞去,重重撞在了墙上,口中鲜血连喷,眼看就要不活了。

    白二娘收回手掌,冷冷看了那汉子一眼,冷笑道:“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东西,也敢来管老娘的事。”

    说着转过头来,脸上瞬间换上一抹媚笑,双手抓住罗云胸前敞开的衣襟,缓缓将他的衣服脱了下来,口中娇笑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俩还是快快安歇吧。”

    罗云看着丰乳肥臀的白二娘,眼中闪过一抹厌恶,虽然这女人对他的诱惑颇深,然而其手段残忍,心思更是阴沉,那汉子先前还在与她欢爱,转眼间却被她一掌毙于墙角,更是让罗云遍体生寒。

    白二娘满脸淫笑,双臂环绕,缓缓抱住了罗云,突然间一声惊叫,整个人勐然退开几步,花容瞬间变了颜色,眼中满是震惊。

    原来罗云方才见白二娘出手杀了那汉子,心中自然也是有了些许防备,内力不由自主运转全身,那白二娘双臂环绕罗云,自然被其震开,她眼中满是震惊,万没料到罗云竟有如此功力。

    眼见罗云有了防备,自己再想上前亦是不能,白二娘眼珠一转,看了一眼莫瑛,咯咯笑道:“少年郎,你何必对我如此防备,再说了,你那小情人的命还在我的手里,你就不怕她毒发吗?”

    罗云一惊,这才想到莫瑛的解药还在白二娘手中,他看着满脸冷笑看着自己的白二娘,又回头看了一眼依然昏睡着的莫瑛,无奈之下只能收回内功,整个身子缓缓松弛了下来。

    白二娘见罗云终于屈服,顿时抑制不住满心的得意,咯咯娇笑了起来。

    她一步上前,先用手掌搭在罗云胸前,见其果真已将内功收回,心下更是按捺不住,一把抱住罗云,香舌不停舔着他的胸膛……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