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舞娘泪】(3)

      219年8月12日第三章“小海,在学校上课顺利么?母亲夏薇薇关切的问道。

    “嗯!学校很棒,设备都好先进,老师教课很认真!”夏天经过军训后小海晒黑了,经过一段日子肤色才渐渐恢复了白皙。穿着市第一中学校服的小海高兴的对母亲说道。

    “太好了!”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放学后,夏薇薇在家里的饭桌上和儿子开心的交流着。

    “妈,今天教务处李主任跟我称赞说妈妈你的舞跳的很好。妈,李主任怎么知道你以前是舞蹈演员的?”儿子说道。

    “啊……这……”夏薇薇心里一惊。

    “大概……是因为妈妈填过家长资料!”额头冒出汗,夏薇薇搪塞道。

    吃过晚饭后,儿子自觉的进房间开始写作业。

    夏薇薇洗完碗筷,回到卧室。

    看见床头边还摆放着的丈夫相片,夏薇薇感到愧疚。

    “老公,原谅我吧,一切都是为了小海!”夏薇薇端着丈夫的遗像。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夏薇薇拿起一看,竟然是李建国打来的。

    夏薇薇接通了电话。

    “喂,太太,我的鸡巴硬了,请你现在来学校帮我处理一下吧!”

    夏薇薇脸色发白。

    “你……你……你说过只要我陪你一晚就行了。”

    “太太,自从和你缠绵过一晚以后,我就爱上你了。这样吧,你做我的情妇,8万块钱就不要你还了,怎么样!”

    “我不要!8万快我会还你的!”

    “太太,你不要任性了。我发个礼物给你,你先看一下再做决定,嘿嘿!”

    电话突然挂断了。手机里收到李建国发来的一个视频。

    带着不祥的预感,夏薇薇点开了李建国发过来的视频。

    夜晚的学校已经空荡荡,夏薇薇走上漆黑的楼梯,来到四楼,走进了发出灯光6教室。

    李建国正坐在讲台的椅子上摆弄着手机。

    “你来了!”李建国站起来,关上教室门,拉上窗帘。

    “你!你!你为什么要拍那个!”夏薇薇十分激动。

    原来,当天在宾馆房间,李建国提前架设好了摄影机。

    摄影机镜头偷拍下,夏薇薇赤身裸体翩翩起舞,以及之后被李建国奸淫的全部过程都被录了下来。

    “太太你这么美的肉体和舞姿,一定会在网上会大火的!只要我再按两下,就上传到网站上了!”李建国拿着手机,正播放着美妇裸舞的视频。视频中夏薇薇的脸庞清晰可认,而李建国自己的脸上被打上了马赛克。

    “不要上传!”夏薇薇急了起来。

    “不上传也可以,你要太太你答应做三年我的情妇!直到你儿子升学。”

    “不……不行……”要被这个恶心的男人玩弄三年,想到就令人绝望,夏薇薇无法接收。

    “那么我就要把太太的淫荡模样发到网上了,另外我还要把网址透露给学校的学生,包括你儿子。你的宝贝儿子看见自己妈妈跳裸舞和挨操的样子,会有什么想法呢?”

    视频这时播放到夏薇薇站着被男人从背后抱住奸污的片段。视频脸上打着马赛克的李建国一手扯着夏薇薇的长头发,一手紧紧箍住她纤细的脖子,从背后凶狠抽送着。夏薇薇被迫昂着头撅着屁股承受着奸淫,不停呻吟着,两只雪白的乳球在胸口前乱晃。

    “看你挨操的时候多骚!多享受!”

    “我没有!”夏薇薇看到视频中的自己被奸淫到失态,不愿承认。

    “上传标题就写,为儿子入学而卖淫的美女舞蹈家,怎么样?”

    “不要,求求你把片子删掉吧!绝对不可以发!”夏薇薇哀求道。

    “那好吧!要我删掉没问题,你就乖乖做我三年的情妇吧,我保证三年之后你儿子上大学后就不再纠缠你。钱不但不要你还,还会每月给你们母子钱帮你还债。我在学校也会好好关照你儿子的,有什么保送好大学的机会我会优先你儿子的,这样可以吧!”

    夏薇薇头脑发懵,嗡嗡作响,不能思考,说不出话来。

    “嘿嘿,你不否认我就当你默认了。”李建国淫笑道。

    “你儿子就是在这间6教室上课的。看看这投影仪进口的,怎么样,我们的教室够先进够大吧。”

    原来李建国让夏薇薇来的这间竟然是王小海上课的教室。

    李建国拉住精神快要崩溃的夏薇薇,走到了第五排靠中间的一个课桌边,说道:“这张桌子就是你儿子的。坐上去感受下!”

    李建国把夏薇薇按在了儿子王小海的座位上。

    “现在上舞蹈课!”李建国走到投影仪前,把手机的影片投影到黑板前投影幕上。

    投影幕上出现自己裸体起舞的画面。

    “我不要看。”坐在儿子的座位上,夏薇薇感到耻辱。

    “不想上舞蹈课么?”李建国淫笑道。

    “那么来上音乐课吧!”李建国坐在王小海的课桌上,正对着夏薇薇的脸,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

    “你……你要干什么!”夏薇薇花容失色的看着眼前已经勃起的阳具。在宾馆那天,夏薇薇并没有看清男人的阳具,这时才看到奸污过自己的这跟阳具又粗又丑陋,紫黑色的硕大龟头从男人肥胖的肚子下伸出。

    “这节音乐课的内容是吹箫!嘿嘿,怎么样,那天在宾馆干你的就是这跟箫,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大多了!”

    “不要提我老公……大军我对不起你……”

    “好吧,你好好吹箫认真上课,我就不说你死鬼老公了。”

    夏薇薇抓着男人黑乎乎的肉帮,含进嘴里。

    一股恶臭让夏薇薇感到恶心,吐出了嘴里的阳具。

    “真是不中用,吹箫也不会,音乐课你也不行,好吧。现在来上生理健康课吧!”李建国把夏薇薇抱上了课桌。

    “裤子脱掉!包括内裤!”

    夏薇薇就坐在儿子的课桌上,在羞愤中慢慢脱掉了长裤和内裤。

    “两条腿分开,手不要捂着!”

    夏薇薇岔开双腿,极不情愿的拿开双手,这样女人最的私密部位就一览无余的暴露在了男人眼里。

    “真是一张上等的骚屄!完全不像生过儿子的妇人!”李建国赞叹道。

    一直洁身自好,只和老公做有节制的性生活,加上长期的舞蹈锻炼,使得三十七岁的夏薇薇阴部如同二十多岁的妙龄女子一般粉嫩紧致。

    “现在来上课吧,你现在是生理课老师,我指哪里你就告诉我这是什么部位!”

    “这是什么?”李建国扶着自己的阳具问道。

    “阴茎。”夏薇薇回答道。

    “什么阴茎,文邹邹的,这叫鸡巴,你再说一遍这叫什么?”

    “鸡……鸡巴。”

    “这个是什么?”

    “阴囊!”

    “你又说错了,这是卵蛋!你再说一遍!”

    “卵蛋!”

    “你的这个又是什么?”李建国指着夏薇薇胯间敞开的私处问道。

    “女人的……阴户……”

    “什么阴户,说的通俗一点,叫什么?”

    “屄……”夏薇薇被迫说出下流的字眼,感到十分羞耻。

    “谁的屄?”

    “我……我的屄……”

    “哈哈,没错,你的屄,我会把她调教成一张骚屄!”李建国嘲笑道。

    “屄外面两片肉叫什么?”李建国的手指在女人的阴部抚摸。

    “呜……大阴唇……”

    “里面那两片呢?”

    “小阴唇。”

    “这个小肉球是什么?”

    “阴蒂。”

    敏感的夏薇薇咬着嘴唇,额头开始出汗。

    “你用自己的两只手翻开你的屄!”

    夏薇薇只好用双手翻开。

    “这个小洞是什么?”

    “尿道口。”

    “干什么用的?”

    “小便。”

    “小便文邹邹的我听不懂,还叫什么?”

    “撒尿。”

    “哈哈,原来是美女撒尿用的洞。”李建国继续戏虐着夏薇薇。

    “这个大的洞又是什么呢?”

    “阴道。”

    “做什么用的?”

    “生孩子。”

    “只能生孩子么?还有什么别的用嘛?”

    “做爱。”

    “做爱我听不懂。”

    “性交。”

    “什么性交,还是听不懂!说的再通俗一点!”

    “我不知道,别再问了!”夏薇薇憋红了脸。

    “是挨操!老师,这你都不知道,还怎么当生理卫生科老师。你的屄不光能生孩子,还能挨操!嘿嘿嘿!”李建国下流的笑道。

    “说你的屄还能挨操!快说!”

    “我的……屄……还能……挨操……”

    “挨什么东西操呢?”

    “鸡……巴。”

    “夏老师,你的屄这么小,真的可以用我的大鸡巴操么?我不信,我要求上实验课,是我的鸡巴操进老师的屄里,实际体验一下。”

    事到如今,夏薇薇只希望能快点满足了这个恶心的男人,狠下心说道:“那么请李建国同学来上实验课吧!”

    “那么请老师来教我怎么做吧。要怎么把鸡巴放进屄里?”李建国淫笑道。

    夏薇薇无奈,只好伸出一只手握住李建国的阳具,把龟头引导向自己的肉缝。

    “就是这样,请李同学把鸡巴插进老师的屄里吧!”

    “那好,我插进来了!老师!”李建国兴奋的往前一顶,龟头破开了肉缝,再猛一挺腰,随着夏薇薇发出“呜……”的一声,整根肉棒插入到阴户里。

    “老师,我的鸡巴插进你的屄里了,你的屄里又热又紧,太美妙了!可是,要怎么操呢?”

    “请李同学……用你的鸡巴……在老师的屄里……进进出出……就是操了……”

    “好,我知道了,我要操老师的屄了!”

    李建国开始挺动抽送起来。

    “呜……嗯……”虽然是被厌恶的男人奸淫,但是夏薇薇敏感的肉体在活塞运动下产生了羞耻的快感。

    “大军……原谅我吧……”作为女性的本能,性行为产生的不可抑制的快感渐渐支配起夏薇薇的头脑。

    “操翻你的屄!”兴奋的李建国抱着女人两条修长白皙的双腿,加大力度和速度抽送起来。

    夏薇薇阴道里涌出大量的爱液,流到了儿子小海崭新的课桌上。

    (第三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