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校长妈妈的泪水1】(1)

      作者:小啊俺俺219年8月12日字数:867魔都某男高校长室内,我的妈妈一边看着笔记本电脑,一边喋喋不休的对我进行指责“惹事,我就抽跟烟,那几个老师就骂了我半天。”我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把手插在校服口袋里,回嘴道。

    “好了好了,多大点事啊。你以后可是要管理这个学校的,不要这么冲动了。”

    妈妈还是没有看我,只是稍微放软了语气。

    “得了吧,你每天就想让我当校长。就从没关心过我。走了。”我背对着妈妈摆了摆手,也不管她看不看得见。大步走出了校长室。

    靠在校长室门口,下意识想要掏出一根烟。摸了摸裤兜,才发现烟刚刚都被老师收走了。只能无奈的理了理自己烫过的头发。静静的靠在墙上,想会心事。

    这是一座我父亲建立的男子私立高中,同时也经常收留一些没有钱读书的孩子。我的父亲是位事业有成的企业家,慈善家。却在如日中天的时候被一场意外夺去了生命。然后,厄运就发生了。没有了老爸的支撑,很多合作方很快终止了合作。最终导致公司的破产。学校要不是还有一些慈善家的赞助,恐怕也要面临倒闭。

    在爸爸去世后,妈妈就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公司和学校。那时候的我才上初中,因为没有了爸妈的管教。我的心也开始越来越野。最后连普高都没上,只能以关系户的名义进了这个学校。与此同时,我也对妈妈有些愤恨,觉得要是她肯管管我的话,我说不定不会这么坏。因此,我常常在学校闹出一些事情,以此希望引起妈妈的注意。但每一次进校长室,妈妈永远在忙她的事情。所以才闹成了现在这种关系。

    嘟嘟嘟,电话座机的想起打破了我的思绪,我整理了下情绪,没心思去上课,就在门口站着算了。我这样想到。

    “陈总,不在考虑下吗,我老公生前可是帮了你不少忙的。”“好吧,谢谢了”

    随着就是挂断电话的声音。

    “这群家伙,我爸在的时候每天都来献殷勤,公司一倒闭,一个个又跟不认识我们一样”我暗自诽谤道。

    其实学校的状况我也明白一些的。这么多年下来,之前的慈善家也是能跑就跑,再加上这边的生源大多都是穷苦孩子,没有钱交学费,还要倒贴。家里的积蓄也已经挥霍的差不多了。

    我突然发现了妈妈的不容易,鼻子一酸。再次走进了校长室,想要给她道个歉。

    “哎,你怎么还在。”妈妈慌张的删着什么,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我找了个沙发坐下,认真的看着她的美眸,说道“对不起,妈”

    她可能没想到我的认输,一时间有些无措。

    时间一度停顿了好久。

    “妈,咱这学校还能办下去不。”我率先打破了沉默。

    妈妈像是被戳中了什么心事一般,嘴唇动了动,却又闭上。想了想,对我说道“凯凯,妈妈不想骗你,刚刚的陈总是最后的希望了。也许,学校明天就会关闭吧。”她默默的低下头,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也许,她是从我的脸上看出来我爸爸的影子,感觉愧对我逝去的父亲。

    “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我知道我问这个有点不对。但是我对那群穷孩子感觉很不错。他们很珍惜学习的机会,用功读着书。有不少都考进来名牌大学。

    为学校争了光。

    “其实还是有办法的,只是,只是……”妈妈说到一半突然支吾了起来,脸也开始发红。

    “砰”校长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几个人走了进来,带头了率先说道“考虑的怎么样了啊,周校长。哟,凯凯也在呢。”说完他注意到了我,些许的惊讶后,竟然是莫名其妙的喜悦。

    那家伙是这个学校的副校长,说是副校长,也就挂个名罢了。经常在外面鬼混。他为人极其好色,变态。据说还是魔都S俱乐部的会员。

    但是,一向在学校面前以女强人姿态示人的妈妈声音却变得微弱了起来,好像很怕他们似的,“我还在考虑。”

    “别考虑了”副校长把一份合同甩在办公桌上,同时又像我们介绍到,“这是S俱乐部的老板兼高级调教师,圈里都叫他路西法。只要你签了合同,我们就愿意赞助这个学校三年,知道今年的孩子毕业。”

    有这么好的事,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默默起身走到妈妈的后面,和妈妈一起浏览起了合同。

    1甲方自即日起愿意赞助学校三年,资金不限,知道今年新生毕业为止。

    2,乙方自今日起要求无条件成为甲方的母畜,限期三年。

    3甲方有权对乙方进行任何不致残致死的任意调教,且乙方必须服从。

    若乙方有过错,甲方可以对乙方进行任何惩戒措施。

    5乙方的身体归甲方所有,只要不致残致死,有权进行任意改造。

    6乙方自即日起即丧失一切人权,不受法律保护,且甲方对乙方身体有一切的使用权。

    7乙方一旦违约,甲方有权终止合同,撤销资金。

    以上解释权归甲方所有签字,甲方路西法乙方什么东西,这个岂不是卖身契吗。我这样想到。我因为青春期的到来。平时也看过A,对这些重口S也有些许了解。也知道这样的调教有多么恐怖,三年结束,也许妈妈会变得连我都不认识吧。

    我几乎下意识的喊道“妈,这个不能签,哎,你怎么签了。”我慌张的去抢笔,但是妈妈已经签好了字,被副校长一把拿走。我只能隐约看到乙方的签名,周华年。

    妈妈用手按住我胳膊,暗暗发力,让我尽可能平静下来。轻轻的,安静的对我说道“对不起了,凯凯。妈妈没有办法,但你爸爸的心血不能就这么毁了。还有那些孩子,这可能是他们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了,不能就这么没了。”

    我看着妈妈,似乎有些不认识她了,解决了资金问题。她好像如释重负了。

    哪怕代价是她自己三年的自由。我还想再和她说些什么。

    路西法却率先开了口“好了,苦情戏也不用演了。资金也会定时打到学校的账户上。啊,果真如副校长所说,周小姐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调教材料,之后的三年,我一定会竭尽所能,把周小姐调教成世界上最好的母畜。”

    “喂,你会不会说话。”我听着路西法侮辱我妈妈的言论,怒火瞬间充斥了我的大脑,要不是路西法还带着几个保镖,我一定会狠狠的教训他。

    “哈哈,贵公子的火气有点旺啊,那么,现在我的第一天命令就是,贵公子必须全程观看你妈妈的调教过程,不然,我就现在终止合作。”路西法丝毫没被我吓到,平静的说道。

    “不要”妈妈发出一声惊呼,然后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凯凯,就当妈妈求你了,帮帮妈妈好吗,想想爸爸,想想那群孩子,他们还陪你玩过呢”

    我硬生生的吞下了这口气,转头坐在沙发上,自暴自弃的对妈妈喊道“你随便吧,我不管了”

    “那么,就首先请周校长把自己的衣服脱了,让我们来检查一下吧”路西法身后的人走向前一步,拿出一个箱子,对妈妈说道。

    妈妈悄悄看了我一眼,然后平静的站起身,一件件解起了自己身上的衣物。

    妈妈今天穿的是职业的套裙。上衣和包臀裙将妈妈琳珑有致的身材完美凸显出来。

    说真的,妈妈的身体因为常年健身的缘故,非常的有料。无论是丰满的胸部和平坦的小腹。还是翘起的臀部和健康的小腿。再配上保养得当的脸蛋。就算是女明星,也不过如此了。

    可是,这样一位美妇人,就在包括她亲身儿子在内的这么多人面前,暴露出自己身体的一切我一直以为性格刚强,自尊自爱的妈妈会犹豫,甚至会毫不留情的把电脑砸到路西法的脸上。可是她没有,哪怕是胸部被看光,隐私部位的露出。都没有动摇她的决心。

    随着妈妈将贴身的内裤随手扔在地上,妈妈的身上就只剩下了丝袜和高跟鞋。

    路西法有命令妈妈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一群男人把她围在中间,肆意的用手抚摸着妈妈的身体。

    我依稀记得妈妈是个很保守的人,之前有个公司高管就因为跟妈妈讲了一句黄段子,妈妈就让爸爸终止了与他们的合作。还是那家公司老板忍痛把高管开除。

    才争取到妈妈的原谅。

    可这样的妈妈,此时却自觉把手贴近大腿,睁着眼睛看着他们的手在自己几年没被异性碰过的身体游荡,还不敢发任何的脾气。

    “给她弄个检查”路西法对旁边的助手使了使眼色,助手拿出一把游标卡尺,另外又有一个人拿出手铐和口球,命令妈妈戴上。

    被戴上口球的妈妈被要求跪在地上,助手用游标卡尺测量者妈妈的鼻子宽度,嘴唇甚至乳晕和乳头的尺寸。更过分的是,他最后用手揉搓着妈妈的阴蒂,将妈妈的包皮翻出,测量着阴蒂的尺寸。而这些数据,都被记录在本子上,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测量完成后,助手又把妈妈抱起,让她坐在桌子上,把妈妈的腿掰开,并一人一条控制住。路西法亲自走上前,用指甲刺激着妈妈敏感的大腿内侧。转而又用手抚摸着妈妈的阴毛,“太太阴毛这么茂密,私底下一定很淫荡吧。啊”路西法稍稍用力,拨开了妈妈的阴唇。妈妈受到刺激,呜了一声,无法吞咽的口水滴在了乳房上。

    “你到底想怎样,”在旁边看了这么久的我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屈辱,顷刻间一圈就要打到路西法的臭脸上。“啪”拳头在半空中停下,任凭我怎么努力都不能前进一步。没想到路西法的反应能力尽然这么快,并且力气也大的惊人。

    他还很有余力的样子,接过助手的扩阴器,慢慢的插进了妈妈的阴道里。

    “你最好收手,不然我可控制不好力度”路西法冷冷的对我说道。妈妈见状也顾不了扩阴器插进阴户的疼痛,连连向我摇头,一滴泪花在妈妈的眼睛里头打转。

    原来,妈妈也不好受,她之前的平静只是为了让我安心吧。我又怎么能继续意气用事呢。就这样想着,路西法却突然松开了手,我产生脱力,一个趔趄,就倒在了沙发上。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罢了,还是阻止不了扩阴器长长的头伸入妈妈的阴道内。

    路西法见进去的差不多了,一只手猛地用力,“呜”只听见一声巨大的吃痛声,妈妈的阴道被完全扩开,里面的构造依稀可见。

    妈妈虽然生过孩子,腹产,再加上保养得当和生完孩子后就结束了和爸爸的性爱。到现在妈妈的阴道也是十分的粉嫩和紧致。此时却被扩阴器用力的打开。这种疼痛无异于生孩子。

    妈妈已经疼得流汗了。

    路西法可不是怜香惜玉的家伙,他一边将阵地转移到肛门,一边评价道“太太的阴户保养的不错啊,非常适合轮奸和虐阴,要继续保持啊”过了会,又评价道“太太的肛门也不错,没有痔疮,非常适合肛交和灌肠啊。哎呀忘了,光头,先给咱们校长来个500的灌肠。”

    “好嘞。”那个绰号光头并且自己也是光头的人拿出一个大号的注射器,又拿出几个灌肠液,把他们都倒在一个盆子里,然后把注射器吸满。

    妈妈已经被换了一种姿势,两手绑在后背,非常屈辱的趴在桌子上,翘着如水蜜桃般的臀部。以我的角度,妈妈的臀部肌肉一直在下意识的抽动,妈妈对这个从来没听说过的灌肠,抱着深深的惧意。

    路西法亲自拿过注射器,用另一只手狠狠的拍打着妈妈的臀部。责令妈妈放松。路西法的力气不小,每一次都能打的妈妈的臀肉涌起,然后留下深红的掌印。

    妈妈无奈,只好更加用力的翘起臀部。希望能避免额外的拍打。

    注射器的头部的大小刚好堵住了妈妈的屁眼。随着注射器缓缓的推动,初次灌肠的妈妈也感受到了不适,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两个助手只好再次向前,按住扭动的妈妈,让她被迫的接受着灌肠。一管很快就注射完。路西法给妈妈装上肛塞。然后又给妈妈装上了狗的项圈。才拿下了妈妈的口球。

    “嗯,求求你,把那个拿下来,我想上厕所了。”刚刚松开口球,妈妈顾不得口水沾满了脖子和乳房,像路西法求饶道。

    路西法却没理她,只是命令似的说了一声“站起来”

    妈妈立刻顺从的站了起来,似乎在讨好他似的。路西法又命令妈妈把契约书摆在胸口,还有她的身份证和教师证,进行了拍照。这些东西也被助手保存了下来。

    这是结束了吗,我这样想到。其实这样的调教,不止妈妈,我也是一样的煎熬,看一群人公然的玩弄我的母亲,我却只能无能的在一旁看着,还要抑制突如其来的性冲动。真的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我作势想走,副校长却一把拉住我的手臂,拦住了我。我回过头去,助手正递给妈妈一件大号风衣让她穿上。

    “一会就是国旗下讲话了,校长可不能缺席呀”路西法不去看妈妈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自顾自的念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