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手转星移(重修版)】(转53)

      作者:rking219年8月12日字数:1229五十三、入套的凶案刘韩稀里糊涂地,又一次因为桃色事件,成为了公众热点。这一次,警察局干脆不再听他废话,直接将他停职待审,看架势连个闲置的主任科员都似乎不太能当得成了。警察局长大人已经立下军令状,自然要给公众一个交代。而他刘某人,眼看着就是那只要被杀来祭旗的鸡。

    “我们中计了!”这是冯杰电话中给他的解释,“一定是丹丹那儿被他们发现了,才把丹丹妈妈换成了欧太太……我好担心丹丹啊,她一定好危险!呜呜呜……”冯杰展示了一下他的表演天赋。毕竟这几天,杨丹确实是没有在公众面前出现过。丹璐组合原本前天要推出的新歌被推迟,《秋声独听》上榜一个多月了,成绩最高只冲到第四,实在没法让人满意,这周更是完全跌出排行榜,倒也有点象是已经出事的样子。

    刘韩心里咯噔一下,思索着要不要相信这小子。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事情能够演变成这样,正逻辑反逻辑盘来盘去,不管怎么盘,结论都是李冠雄都已经在算计他、利用他了。问题是他确实操了欧振堂的老婆,还弄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还怎么有脸去找欧振堂?

    但事情却又不能不理!他本来在警队已经是待罪之身,这次的丑闻显然属于累犯,如果再不洗清,别说官复原职了,在警队还有没有他的位置都很难说。瞧上面的意思,颇有将他清洗问罪以儆效尤的倾向。刘韩决不愿意坐以待毙,事到如今,无论如何也得放手一搏。

    问题是怎么搏?他一早就决定帮助欧振堂对付李冠雄,可现在他在欧李两人之间,又必须选边站了。只是这个对于刘韩来说,仍然是没有选择的难度。

    李冠雄是绝对信不过的,他不可能放过自己!何况,就算李冠雄肯放自己一马,看这架势他也帮不了自己。所以,只有欧振堂……如果能够帮助欧振堂救出他老婆,或许老欧能够原谅他的“无心之失”,毕竟他操欧振堂老婆也明摆着是进了别人的圈套……重要的是,这才有可能洗白他跟欧夫人的“奸情”。

    “你能打探到欧夫人的下落吗?”刘韩于是问冯杰。

    “我知道!在塑胶厂!”冯杰立刻回答,“这几天我一直请社会上的朋友帮忙打探消息,听说欧夫人每天下午3点钟都会送到那个地方。”他按照杨丹刚刚教的忽悠着刘韩。

    “确定吗?”刘韩皱着眉头,“为什么每天这个时候送?那别的时间在哪里?”

    “那我就不知道了。”冯杰说,“我有个表叔在塑胶厂看门,是他告诉我的。

    那个厂停产了一两个月啦,这几天才突然又有了动静。”

    这小子消息怎么突然灵通起来?刘韩将信将疑。挂掉电话,他马上联系了黑白两道的很多眼线。毕竟当过长时间的警务处长,虽然现在倒霉了,但在那些小混混面前还是很威风的。

    果然,有一个小混混是跟着袁显的,给了他类似的信息。虽然说得没有冯杰具体,但既然是袁显的人,这消息应该是靠谱的。

    那么,找欧振堂表忠心吧!刘韩拨通了欧振堂的电话,杜可秀静静地听着姑丈接电话,心中盘算着。从欧振堂的对话中,她明白来电的是刘韩。

    “他来求饶?”等到欧振堂挂断电话,杜可秀问。

    “算是吧!”欧振堂哼了一声,“说他那天被人下了药神智不清,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我信他个大头鬼!”

    “现在想将功赎罪?”杜可秀冷笑一声,“这种事怎么赎?”被奸淫的是她的亲姑母,杜可秀可没打算过原谅那些害了姑妈的人。

    “他打探到你姑妈下落了,在那个塑胶厂。拍胸脯要打头阵去救人,请我派人去接应。”欧振堂皱着眉,问杜可秀,“你真查不到你姑妈的确切消息?”

    “真没有!”杜可秀说,“我集合了很多信息,五花八门什么猜测都有。确实有好几条都说姑妈很可能在塑胶厂那一带……”这几天她真是尽力了,能挖的渠道挖了个遍。让她有点失望的是,凌云婷她们提供不了任何有用的消息,她们甚至连欧振堂的太太被抓了都不知道,也跟公众一样是从新闻中得到的消息。

    “刘韩说下午三点钟,你姑妈会送到塑胶厂,你看……”欧振堂思索着。

    “结合我这边的线索看,象是真的。”杜可秀道,“主要的问题是,姓刘的还信不信得过?”

    “李冠雄把他的脸都拍下来公开了,这明显就不想给他生路,姓刘的现在也走投无路啊!来求我也正常。”欧振堂叹道,“但他暗地里会不会搞别的鬼,想利用我去干些什么事,很难说的。这个人的人品我是信不过的。”

    “那姑父打算怎么办?”

    “怎么着也得试一试啊!”欧振堂打定了主意,“你姑妈是一定要救的!冒点险吧,我亲自去!”老婆落在李冠雄这大色狼手里,而且已经被拍下了色情视频,现在是什么状况都不清楚,他可不想老婆的丑态被太多人看见。

    “我也去!”杜可秀马上说。她太明白欧振堂的心情了,姑妈在李冠雄手里多一秒,就多一秒的变数。就算为了他自己的脸面,姑丈也一定会拼命的。

    欧振堂瞄了杜可秀一眼,缓缓点了点头。老婆一会儿的样子多半是衣冠不整的,有个侄女在总比给手下那帮臭男人看好多了,而且杜可秀也算是见多识广门路畅通,是能帮得上忙的。当下拿起电话,通知几个亲信备好武器,马上集合。

    “不报警吗?”杜可秀听他连手枪都要亲自带,不放心地问。

    “当然要报!不过晚一点点。”欧振堂说。他的如意算盘,是想在解救老婆之后、警察到达之前清理掉一些会让他丢脸的东西,比如可能存在的杜绿娥更劲爆视频之类。甚至,如果见到李冠雄而且机会好的话……他摸了摸近期一直别在腰间的手枪套。比戴绿帽子更令人羞愤的是,全世界都知道他戴绿帽子了!辛苦营役了大半生的名声,现在全都变成笑柄。欧振堂对李冠雄的怒火,早就已经烧上脑壳,自从老婆的性爱视频被曝出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无法冷静了。

    杜可秀哪里知道他已经起了杀心,只道姑丈还在担心姑妈的裸体给更多人看到。

    就在欧振堂紧张地准备救妻的时候,塑胶厂的周围,却早就聚集了一批人。

    “老大,准备得这么费劲,老欧会不会不来?”袁显不放心地问。

    “他会来的……”李冠雄点着头,专注地看着面前一排监控屏幕的调试。跟老欧打交道这么久了,他相信自己的判断,老欧一定非常着急要救出老婆。不仅是为了老婆的安危,他一定更担心杜绿娥在自己手里还会不会拍出什么、做出什么让他更难堪更洗刷不清的东西来。

    李冠雄踱步走到窗边,塑胶厂就在对面,拿起望远镜,厂区的全貌看得清清楚楚。

    “各就各位!从现在开始,没有指示的话,一个都不准露头!我现在下去,一会听丁哥的口令!”袁显通过对讲机下令,“注意,现在所有的监视器都开始录影了,千万不能露出马脚!”

    等待的时间总是烦躁的。李冠雄不停地走来走去,时不时看看手表,时不时眺望一下窗外。今天如果老欧入套,那他就等于去掉一个心腹大患,他就可以按步就班地重整旗鼓……为了今天的行动,他们已经准备了好多套方案,以应付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情况,他觉得已经准备得相当完美了。

    两点钟,刘韩来了。丁尚方立刻通知所有人继续隐匿,李冠雄更是专注地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眼见刘韩轻松地翻越这“废弃厂房”的残破围墙,身手相当灵敏,不愧是警队精英。

    两点半,欧振堂果然出现了!李冠雄几乎是屏着呼吸,紧张地观察着,鼻子都快碰到屏幕了,一边招着手叫丁尚方通知所有人准备。

    欧振堂并没打算象刘韩那样飞檐走壁,他进厂的方法简单粗暴。两名蒙面手下持枪进入塑胶厂几乎没有安保的大门,威胁看门的老头,将他绑起来,朦上眼堵上嘴,几个人大摇大摆进入工厂。除了只留下一个在门房把风外,其他的人,包括欧振堂和杜可秀,直接进厂埋伏。

    “喂?警察局吗?”李冠雄身边一个小混混拿起了电话,声音故意装得有点慌乱,“这里是塑胶厂,有一伙暴徒闯到我们这里,绑架了我们的门卫,不知道想干什么……”

    “警察应该很快会到……”丁尚方等他手下打完电话,凑到李冠雄身边,一起看着监控。

    “到目前很顺利……”李冠雄神情还是很紧张,吩咐着,“记住,如果情况有变,宁可直接把老欧干掉,也不能让他平安离开!”他看到刘韩出现在欧振堂面前,招呼老欧往二楼方向走。那儿,他们布置了一个暗房,做成人质禁锢场所的样子。无论是刘韩还是欧振堂一看,都必然会认定杜绿娥就被关在这里。

    “放心,现场都是信得过的兄弟。”丁尚方虽然口里这么说,但一颗心也已经提到嗓子眼了。

    听说找到关人的地方,那当然会看到一些杜绿娥的隐私。欧振堂把手下留在一楼埋伏好,自己带着杜可秀,跟刘韩走进楼道,出现在二楼的走廊……“砰!”突然枪声一响,二楼的三个人急蹲下身,埋伏在楼下的几个欧振堂手下却立刻现身跳了出来。

    “刘处长,快躲进财务室!”二楼走廊另一端的监控死角,突然出现了袁显的身影,冲着刘韩叫道,“剩下的交给我们就行,保证姓欧的活不出这大门!”

    李冠雄和丁尚方呼吸都几乎停止了,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控。塑胶厂里面现在枪声大作,听到他们耳里虽然只剩炒豆声,但那儿激烈的情况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监控上,刘韩和欧振堂一边躲避着不知道从哪儿发出的枪声和弹道,一边疯狂地追逐着。当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听到的和看到的,只是空弹……李冠雄突然长长舒出一口气,站直起身,跟旁边的丁尚方一击掌。同时,楼下响起了警笛声……“姓刘的真被打死了?”丁尚方不放心地转头盯着屏幕,从那个楼道转角的监控上看,刘韩已经倒在血泊中,抽搐几下就不动了,血浆从他脖子上还在不停冒出。而欧振堂持枪蹲在旁边房间的门后,不停地喘着气。

    “死不死不重要!最重要的,确实是老欧开的枪!而且是追着打的。这一排监控都是铁证!”李冠雄脸上掠过一丝残忍的冷笑,“赶快把那小娘们通过地道送走!”刚刚在混乱中,被枪声吓得躲在角落里的杜可秀,已经被突然捂住嘴,迷昏拖走了。

    ***********************************凌云婷面色煞白,面对着同样面色铁青的乐静婵。欧振堂被捕了!当听到这个消息,对欧振堂满怀期待的女明星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欧振堂率众持械硬闯塑胶厂,枪杀奸夫刘韩的重大新闻,短时间内已经轰动全市。

    “稳住!不要慌……”凌云婷低声说。中都大厦人来人往,其中不知道有多少是李冠雄的耳目,这个时刻,一定不能惊慌失措。

    “我知道!上车再说!”乐静婵也低声回应。

    今天,《都市丽人行》有一个重要的宣传活动。没资格拥有专职司机的乐静婵,自然要蹭凌云婷的车。

    “我们现在要冷静,不能轻举妄动,看清楚形势再说!”车一开动,凌云婷马上对着乐静婵说。

    “嘘……”乐静婵瞪大着眼,竖起食指放在唇边,指指前座开着车的小年。

    心想婷婷是不是疯了?就算方寸大乱,也不能在李冠雄派来的司机面前这么说话啊!

    “这是吴永年……是我男朋友!”凌云婷坦然说,“他一切会帮我们的!小年,乐姐姐是自己人。”

    “我知道!乐小姐你好!”小年一边开着车一边回答,心里却已乐开了花。

    婷婷……她在她的朋友面前,说我是男朋友!哈哈,我是凌云婷的男朋友!

    “男朋友?”乐静婵狐疑地盯着凌云婷,“怎么没听你说过?”心想这也太大胆了吧?在李冠雄的眼皮底下勾引他的手下,还男朋友?

    “最近没机会跟你们细说……”凌云婷说,“跟你说过的那些录像带,还有刘律师要的录音带,都是小年弄出来的。我信任他!”将小年的经历,简要给乐静婵说了一下。提到自己已经决定把身心性命都交托给这个小流氓了,凌云婷不由脸上一红。

    乐静婵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但凌云婷既然这么说了,她当然也只好信任小年,问道:“小年,那你有什么看法?”她沦陷到李冠雄手里时,小年已经被关了禁闭,没有参加过对她的淫虐,她对这个年轻人从心里上倒也没什么太大的抵触。只不过她此刻万万没想到的是,她被拷打轮奸的全套视频,却早就被这小子看了个透,连她下体有几根毛只怕都能数个清楚。

    小年听着凌云婷信誓旦旦信任他,开心得合不拢嘴,说道:“乐小姐,我拼了这条命也要保证婷婷的安全,请你放心!欧老板这次失手的原因是什么,我们暂时还不知道,所以只好先看看再说。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我们还会有办法的。”

    “你手里有他们绑架强奸那么多人的录像带,要是确实没办法,挑几份能证明他们犯罪的散布出去……”凌云婷咬牙说。

    “他们拍录像时很小心,男人从没露过脸。就算有,也早打了马赛克……即使拿到法庭上,也不一定能证实是他们干的。”小年犹豫说,“而且,如果受害者不敢出来作证,那基本相等于没用!”

    “那如果是凌云婷出来作证呢?”凌云婷心一横,咬着嘴唇说。

    “不行!”乐静婵大声喝止。

    “不行!我绝不同意!”小年也大声叫着,“一定会有其他的办法!就算要公布录像带。几百个女人,欺负得比你更惨的大有人在,一定会有人肯出来……”

    “难道我们一个个去求她们吗?恐怕还没等到有人应承,已经被李冠雄他们发现了!”凌云婷说。

    “这种事可以让可秀帮着家颖去做……”乐静婵叹一口气。欧振堂这个最大的外援倒下了,现在恐怕就得靠她们几个女人想办法。好在还有可秀,她资源那么广……“要公开她们被污辱的录像,还要冒着天大的风险出庭作证,谁肯?谁心里不害怕?”凌云婷眼里泛出泪花,“是我们要反抗,为什么要连累别人?她们都很可怜……再说了,如果要舆论压力,那谁的新闻能比凌云婷被轮奸的镜头更有爆炸性呢?”

    “那会毁掉你的全部前途……我不能同意!还不如我去,我本来就已经没什么前途!”乐静婵颤声道。听凌云婷这么说,她已经明白这个小妹妹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最坏打算了,只怕不太容易让她回心转意。

    “乐姐姐,如果有一天真的扳倒了他们,你觉得我的事情还能一直遮掩着吗?”

    凌云婷苦笑道,“大家早晚会知道,他们崇拜的那个清纯玉女,其实早就是残花败柳……”

    “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小年吼道。

    “小年,如果我声名尽毁,成为万人唾弃的小丑,你会嫌弃我吗?”凌云婷说。

    “我……我不会!不管别人怎么看你,我都一定在你身边守护你!”小年大声地宣誓,“可是……”

    “不用可是了。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凌云婷说,“是我选择走的路,我不想牺牲别人。事实总会有被揭露的一天,与其被别人揭,不如我亲手来揭!我早就豁出去了……”

    “婷婷,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做,我也一定会支持配合你!但现在还没到那一步!”小年说。

    “小年说得对,还没到那一步!”乐静婵说,“我们还是先跟可秀和家颖联系一下,她们一定知道得更多!叫可秀这两天赶快再安排一场电视专访吧……”

    “要是刘律师那边,能够用当年那场官司告倒他就好了……”凌云婷点头说,“先跟她们联系吧,杜小姐这时候应该也想出一些什么对策了吧?”

    就当凌云婷和乐静婵把希望寄托在杜可秀身上时,她们万万想不到,杜可秀已经不可能再安排什么电视专访了,更不可能帮她们想什么对策了……她已经自身难保。等待她的命运,恐怕将比凌云婷和乐静婵悲惨得多……这是中都大厦一间宽敞的暗室,专门用来淫虐女人的。杜可秀的好朋友乐静婵,就曾经在这儿度过不堪回首的十几天。而现在,轮到她了……杜可秀尖叫着拼命挣扎,身体乱扭,双脚乱踢,在地上打着滚,一身职业装被撕开半截,已经沾满了尘垢,看上去狼狈不堪。但她独自面对的是一群壮汉,任何挣扎反抗都无济于事,她的身子很快被死死按住,双手被捆在一起。

    “呀……”杜可秀不停踢腾着,捆着她双手的绳索绕过房顶的滑轮,将她的身体向上拉直。杜可秀狼狈地扭着身体,双脚跌跌撞撞地支撑着地面,身体从倒卧在地上,被拉扯着双手高举过头顶吊起,一直不肯稍息的双腿现在只好消停了,随着身体越吊越高,她现在只能努力踮着脚尖,才能勉强够得到地面。

    “放开我!你们这些王八蛋!”杜可秀怒吼着。面前这群男人凶神恶煞的样子,他们会对自己做什么?杜可秀心中冒出一股寒意。

    李冠雄翘着二郎腿,怡然地看着手下收拾杜可秀。今天的计划太顺利了,他准备了大半天的一堆应急预案根本都不需要启用,安排了那么多人手,最后其实也就五六个人干了活,还干得挺轻松。老欧作茧自缚,他的威胁应该很快就能消除。整个事件,起码表面看起来,就是欧振堂怒杀奸夫而已,暂时跟他李冠雄没有一毛钱关系,警察一时半刻不会找上门。现在,是他享用猎物的时候了!

    袁显跟他老大对视一眼,明白了李冠雄的意思。这个杜可秀,仗着老欧撑腰,一直处处针对着李冠雄和他的中都集团,近期更是玩命地抹黑他们,明摆着要把李冠雄往死里整。李冠雄想收拾她已经很久了!这次借着算计老欧,顺便将这贱货一并解决了。袁显知道,李冠雄现在无所顾忌,面前这个早已深深得罪了他的女主播,恐怕就不会再有重见天日的时候了。

    杜可秀双腿狼狈地乱踢着,面前的李冠雄和袁显一脸得意,周围少说也有二三十个男人正对着自己衣裳不整的身体淫笑着。杜可秀奋力摇晃着手腕,可绳索捆得非常牢靠,越用力只能勒得自己的手更疼。

    “长得还不错,腿长腰细,就不知道胸有没有料?”李冠雄对杜可秀评头品足。

    “那老大想马上揭晓答案?还是打算保留一点神秘感呢?”袁显瞄着杜可秀乱扭着的身体,呵呵笑道。杜可秀一听,扭得更是慌乱了。

    “神秘个鸡巴!”李冠雄笑骂,“马上就成烂婊子了,还神秘感?把她奶子亮出来!”

    “王八蛋……不行……放开我……”杜可秀尖声大叫着,胡乱踢腾的双腿踢向企图靠近她的男人。可这当然是白费劲,双腿立刻被制住,丁尚方一双大手摸到她的胸前,用力一抓,笑道:“好象还是有点料……”

    “放开我……”杜可秀持续尖叫着,乳房被陌生的男人抓住,虽然还隔着衣服和胸罩,但她也明显感觉到面前这个男人的毫不容情。

    丁尚方哪里理她,抓着她职业装的前襟,猛的一扯。七月的天气相当炎热,杜可秀里面没有再穿其它衣物,当即露出性感的蓝色胸罩,雪白的乳肉在胸罩的挤压下,一道诱人的乳沟亮在一众色狼面前。

    “杯可能没有,B杯绰绰有余!”丁尚方马上做出判断。一只手毫不客气地当即伸入杜可秀的胸罩里面,大力地抓捏进来,另一只手粗暴地扯断了她的肩带,将两只罩杯掀到乳房下面,动作简单直接。

    “不要……”杜可秀大羞,哀叫一声,双乳已经完全暴露出来,还被丁尚方握在手里玩弄着。她并不是一个很保守的女性,作为时髦女郎,杜可秀也经常穿着性感的衣服招摇过市,扭着屁股露着大腿和乳沟,对自己满大街吸睛的身材洋洋得意。但她也不是滥交的女孩,虽然跟前后两任男朋友都做过爱,但却从没在其他男人面前裸露过身体。

    浑圆洁白的乳房晃了一下男人们淫邪的眼神,那几乎可说是晶莹剔透的肌肤看上去简直是透明的,淡淡的青筋在乳肉上若隐若现。杜可秀的乳晕并不大,还是淡粉色的小小乳头微微翘起,看上去可爱极了。

    “手感不错呢,奶子挺弹手的!”丁尚方呵呵笑道,“看样子也不是很经常被男人摸对吧?皮肤真白呀,粉嫩粉嫩的。”几乎是用着吃奶的力气抓着杜可秀的乳房,疼得她哇哇直叫。

    “接下来就要天天被男人摸了……”袁显笑着走上前,捏着杜可秀的脸,仔细端详着,“长得还挺漂亮,身材也还行,应该不会坏了弟兄们操你的兴致!嘿嘿,奶头还是粉嫩粉嫩的哩!”捏捏杜可秀另一边乳头,又绕到她身后,拍拍她的屁股。

    “放开我……你们不能这样……”杜可秀徒劳地叫着。落入他们手里会有什么结果,她猜也猜得到。一想到自己的身体要被这些人渣无情地污辱,杜可秀不由打了个冷战。更糟的是,凌云婷乐静婵她们,对于李冠雄还大有利用价值,她杜可秀一向是跳在前台跟他作对的,恐怕不容易被轻饶。

    “我倒想看看,这位伶牙俐齿的大主播,屄长成什么样?哈哈!”丁尚方捏捏杜可秀的奶头,突然手往下一捞,一把抓住她的胯下。

    “呀!放开我!王八蛋!”杜可秀身体一震,后背一下子挺得笔直,奋力扭着屁股,大声叫骂。

    “叫什么叫!”袁显干脆将她的短裙上掀,露出跟胸罩配套的蓝色内裤,套在肉色的丝袜里面,说不出的性感,“你这贱货!之前不是还很得意吗?骂我们骂得很爽是吗?现在还不是一个等着挨操的婊子!每个人都可以随便操的烂婊子!

    最烂的那种……当婊子还能收钱,操你可不用钱,哈哈!”转到杜可秀面前,对视着她愤怒的眼光,突然扇了她一记耳光。

    “王八蛋!你们这帮人渣败类,你们只会欺负女人……”杜可秀听闻了自己即将面临的可怕命运,急得几乎便要哭出来。可目前除了破口大骂,她也只能无助地挣扎着,连骂人的台词都想不出更多的花样来。

    “我确实只会欺负女人!哈哈!”丁尚方拧着杜可秀的奶头乱扭着,听任她疼得乱嚷,笑道:“不知道这娘们被几个人操过?都快成精液马桶了,还不肯稍停。跟我们作对,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一心想跟我们作对的人,哪一个能有好下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哈哈……”袁显冷笑道。正得意地望向李冠雄,却看到李冠雄满脸笑容中眉头一皱,突然想到一个人,那个曾经炸了老大汽车,一心想要老大性命的小妞。

    “那个小妞还没找着?”李冠雄不满地问。这半年事情一多,把这事都给忘了。

    “呃……”袁显挠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找了好大一阵子没找着,后来别的事一忙,就给忘了……老大放心,现在我们轻松了,我会继续找的。这小妞儿一定还在本市,飞不上天去!”

    杜可秀自然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她正自顾不暇。一根绳子在她的左膝上方绕了几圈,盘过梁上的滑轮一拉,左腿向上吊起。

    “呀……不……”杜可秀也顾不得乳房还被丁尚方玩弄着了,支撑着地面的右腿抬起,向着拉绳子的家伙乱蹬,徒自让捆着的手腕被勒着更疼,却如何踢得到?片刻左边膝盖已经被抬高到胸部高度,被迫张开的胯间,包裹在蓝色内裤中的私处微微贲起,随着她身体疯狂挣扎,仿佛里面的肉洞也一张一合似的,更令人看得欲望飞升。

    “这姿势……”袁显阴阴笑着,突然飞起一脚,踢向杜可秀那颤抖中的胯间。

    他发觉自己近来好象越来越暴虐了,尤其是对着自己早就恨得牙痒痒的女人,更不会留情。

    “呀喔!哇……王八蛋!”杜可秀疼得眼泪都迸出来了,惨叫一声,张开呼叫的口中唾液滴出,双眼一凸,怒视着袁显,仿似要将他生吞活剥。悬吊着的右脚虚踢两下,努力缩起来,紧紧跟自己被高吊的左腿并拢,将吃疼的胯部藏到双腿里面,整个身子现在完全吊在空中。

    一直把玩着她乳房丁尚方嘿嘿一声,手上使劲一推,杜可秀半裸的身体猛地转起圈来。

    “呀呀呀……”尖叫声不绝于耳,杜可秀只觉身体快速地打着转,缩上去的右腿试探着想往下踩住地面,却突然小腿处一阵剧痛,却是袁显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一根皮鞭,狠狠地抽在她企图稳住身子的小腿上。

    “哇……”杜可秀又是一声惨叫,右腿反射性地往上缩。但这并没有什么用,袁显对丁尚方叫一声“你闪开”,持鞭照着杜可秀旋转着的身子乱抽,腿上臂上胸上背上,打得噼里啪啦声声清脆,杜可秀不停惨叫,身体随着被打部位的疼痛,“啊啊喔喔”连声,上下左右乱扭着。

    吊着她的绳子拧到尽头,又往相反方向转来,趁着速度稍缓,袁显的鞭子准确瞄向她因右腿正空垂下来而敞开的下体,狠狠的一鞭过去,打得杜可秀尖叫一声,整个人似乎都跳了起来。“臭娘们,跟我们作对的时候很得意是吗?

    再伶牙俐齿看看!”在杜可秀一波高似一波的惨叫声中,在她的身上留下道道腥红色的鞭痕。

    “她的伶牙俐齿,现在只有叫春的用了……”丁尚方叉着手笑道。

    “你不是人……啊啊……王八蛋,你不得好死……喔啊!”杜可秀的叫骂声,只是更加沸腾了袁显暴虐的血液,而让她自己吃到更大的苦头。到转动着的身子缓缓停下时,杜可秀都感觉自己身上好象没什么好肉了,到处都火辣辣地疼。

    李冠雄点上一根烟,一直翘着腿静静地看着手下折磨杜可秀。这娘们他早已经恨之入骨,只是把她轮奸之后要如何处置,李冠雄还没有决定好。他只确定的是,他不会让她活生生地再出现在公众面前了。

    “相貌身材都不错,嘿嘿!有资格去慰劳慰劳平日里辛苦的弟兄们……”袁显扔下皮鞭,一手揪住杜可秀的头发,一手摸着她乳房上的鞭痕。刚刚有一鞭,正好击中她粉嫩的乳头,现在被鞭痕穿过的乳头上,正渗出一点血珠。

    “有种杀了我,这么折磨人算什么本事?”杜可秀脸已经叫着通红,一边缩着身子躲避着乳上的淫爪,一边咧嘴怒视着袁显,说着老套却此刻从她口中自然吐出的词句。

    “还没操你呢,急什么?大家都享用过你之后再死不迟……”袁显一边说着,一边挑拨着那颗受伤的小奶头,突然指间用力,猛的一捏,向上一扯。

    “哇呀呀……”杜可秀乱摇着脑袋,又是尖声惨叫起来,血红的双眸中喷出点点泪珠。那受伤的乳头疼得直抽搐,感觉好象就要被他生生拧下来一样。

    围观的一帮男人们嘻笑着已经开始脱起衣服,这个美貌的女主播马上就会在他们的胯下哀嚎着,大家都相当兴奋。有人说:“袁哥,还没开始玩呢,就把这娘们打花啦,有点影响兴致喔!”

    “你不觉得这样比较凄美,会让人更加兴奋吗?”袁显哈哈笑着,手指顺着杜可秀胸上的鞭痕掠过,听着她的颤声疼叫,说道,“想检查一下我们的新玩具吗?那就剥光吧!看弟兄们满不满意这肉玩具啦……剪刀……”接过手下递来的剪刀,将被掀开的胸罩从中间剪开。

    “干嘛这么费事?”在背后搂着杜可秀玩奶的丁尚方松了手,说道中,“都绑起来,怎么摆布都行。”一招手,自有手下拉过绳索,将杜可秀另一条腿也如法绑吊起来。

    “不行……啊……混蛋……呀呀……”杜可秀奋力摇着身体,眼睁睁看着自己双腿向两旁绑着分开,慢慢吊了起来。

    “哈哈!看你还怎么动?”袁显笑了笑,轻轻一推,杜可秀完全离地的身体荡了起来,敞开的私处虽然还穿着内裤,但凉风过处,还是令她瑟瑟发抖。杜可秀双手拼命拉紧吊着她的绳子,但身子现在已经不听使唤了,根本不可能稳得住。

    “好了好了,现在来鉴定一下我们的新玩具是什么货色了!”丁尚方一把揪住杜可秀的头发,中止了她身体的摇荡,另一手捏住她的脸颊,将她的脸蛋上仰,朝向众人。

    “鹅蛋脸,樱桃嘴,柳叶眉……标准的美人喔……”袁显弓着食指在杜可秀的脸上游走着,评论道,“就是颧骨高了点,鼻子也不算太挺,眼睛两边太尖,太锐利了,少了些女人的温柔感觉……”

    “哭着的样子象个泼妇,不象婷儿那样楚楚可怜……”丁尚方道,“不过这副凶巴巴的样子,玩起来也有另一种刺激……”

    “我还是挺喜欢这小嘴的。”袁显手指抹过杜可秀的嘴唇,“平时牙尖嘴利的,含起鸡巴来……哎呀!”却是杜可秀突然伸嘴一咬,好在袁显机灵,手指猛的一收,让她咬了个空。

    “啪!”回敬她的自然是顺手的一耳光。杜可秀红着眼强忍着泪水,恶狠狠地瞪着袁显。

    袁显嘿嘿一笑,哪里将她放在眼里,手指继续往下,另一手持着剪刀,将她上身的职业装剪个稀碎:“衣服就不要啦,这娘们这辈子就用来操的,身体随便看,以后都不用穿衣服了……”将大块的碎布扯走,剩下几条破布条还挂在杜可秀身上,不再理会。

    “这对奶子抓起来还是挺有手感的,不大不小刚刚好。”袁显手掌一张,刚刚握住杜可秀一只乳房,满掌柔润,一边揉搓一边说,“滑溜滑溜的,皮肤挺不错……嗯,弹性也不错。”手掌张合几下,测试着杜可秀乳房的弹性。

    “以后天天被摸,说不定很快就会下垂了……”丁尚方抓着她另一只乳房揉着,眼睛却对着杜可秀脸说话。

    “放开我……你们不得好死……”杜可秀徒劳地扭着身体。被抓着的乳房给捏着隐隐作疼,那跟心爱的人做爱时那种抚摸,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杜可秀眼中泛出泪花,她的身体,就要成为这帮人渣的玩具了,她绝不甘心!

    可是,甘不甘心却完全由不得她,丁尚方和袁显的手掌,在她的胸中、背上、腹上摩擦着,痒痒的,可带给她的,只是翻涌的屈辱感。

    “皮肤很白,摸起来非常滑,看不到明显的毛孔……”丁尚方作出检测报告,“腰部没有赘肉,腹部看起来挺有力的样子,身体素质不错,应该不容易被操坏。”

    “屁股比较尖,明显没有生过孩子……”袁显拍拍杜可秀的屁股,用力抓着她的臀肉,“挺结实的,没什么肉感,明显比较欠操……”

    “过两天这屁股就会给操圆的!”丁尚方压着杜可秀的腰部,让她的屁股更加上翘,让还在奋力扭着身体怒吼着的杜可秀完全动弹不得。

    “腿长得也挺好看……我去,这臭娘们的身材上上下下原来真不赖呀!”袁显在杜可秀的腿上摸着。杜可秀两边大腿都被绑吊着,两只小腿上下乱蹬,被袁显握住一只脚踝,轻搔着脚底。杜可秀从口里发出不知道是哭是笑是怪叫声,脚板儿转动着闪避。

    “脚还挺灵活的!”袁显笑道,手指在她脚掌上一勾,勾破她足上丝袜,顺手一扯,五只涂着浅红色的趾甲看上去干干净净的,正随着他的挑弄张张合合,十分好玩。

    “以前没见你喜欢玩脚呀?”丁尚方对袁显一笑,抱着杜可秀另一边大腿乱摸着,勾破了大腿处的丝袜,挖开一个大洞,手掌伸入破洞中,贴着杜可秀大腿内侧的肌肤,侵进到她双腿结合部……“混蛋……变态……呜……”杜可秀身体乱颤,那边袁显手中的秀足又痒又麻,这边敏感的大腿内侧被粗重的男人气息占领,漫延到更加敏感的女人私处,鸡皮疙瘩片刻间布满手臂。

    “你们俩磨磨蹭蹭的干嘛呢?”李冠雄看着杜可秀半裸的性感胴体,在丁袁二人的戏弄下挣扎喊叫的凄惨模样,胯下已经有了反应。当下站了起来,缓缓走近前去。

    “你……你要干什么?”杜可秀感受到李冠雄阴冷的目光,反射般地一缩身体,明知故问。

    “老大想看看你的屄长得好不好看嘛……”袁显笑呵呵道,撕烂杜可秀另一边大腿处的丝袜,重新持起剪刀,手指勾起她大腿根处的内裤,“嚓嚓”两声,一把剪断。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