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六点书库_无广告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我的性奴家族 欢乐颂 五畜同床 淫荡女友帮我脚交

【鬼畜将军】(33)

      【鬼畜将军】第三十三章海岛喋血作者:驻日远征军2195月25日明玉这次来到大阪城,除了参加东瀛商会的成立。还有就是要为海外的小岛输送一批物质,包括一批扶桑大宅的建筑材料和日常用品什么的,为了运输这批物资,明玉特意调集了一艘海军退役下来的刀船改装的商船,所以船上都是明玉老舰队里的人。

    这次明玉准备要把那个小岛好好建设一下,所以采购的东西比较多,他为此准备了好长时间。等东西都装上船了,明玉就坐船启程前往海外。他已经离开海岛有几个月了,正好去看看并放松放松。

    船行驶了3天以后,到达了这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小岛。明玉准备在这个岛上修建一套扶桑大宅,作为日后自己休息度假用。他已经准备给这个岛起个名字叫逍遥岛。

    一路上顺顺利利的就到了逍遥岛,岛上没有大型码头,所以所有的东西要经过大船后面拖拽的小船的搬运才能完成。所以这需要一两天的时间,所以明玉需要在岛上停留几天。

    一上岛就感觉炎热的气温让人汗流浃背,让人忍不住就脱光了衣服赤膊上阵。

    当明玉踏上了小岛后,他留在岛上的女人们收到消息都跑来迎接。这些女人有十二花奴当中的大部分,还有张大麻子他们训练好的女奴,都是年轻的女人白花花的跪了一地,向明玉行了家主礼。

    明玉看着脚下土座跪伏着迎接的女人们,有一种君临天下,众女臣服的感觉。

    在这里他就是高高在上的天皇。看到一个个高翘的滚圆桃屁,那两瓣臀肉当中清晰地菊蕾,茂密刚毛中的神秘花瓣,无一不在吸引着男人们热血沸腾。在路上无聊的走了几天,正是对女性的肉体渴望的时候。而女人们这时也是对男人饥渴难耐的很,她们已经被调教的淫荡下贱无比,已经放开了身体沉沦为肉欲的奴隶,但是岛上一直都是女人多男人少,所以看守的男人都被榨干了,她们也是饥渴得很,所以对于到来的男人们她们表现得无比放荡淫冶,不断摇晃着屁股发出母狗般的呜呜声。

    当然其中最骚的就是十二花奴当中的莲、桃、葵她们几个,她们是明玉的侍妾,当然不敢胡乱来,所以一直盼着明玉早点来看她们。这次好不容易等到明玉来了,自然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手段来吸引明玉的注意力。莲就喜欢扮成小狗的模样,脖子上带着狗项圈,屁股后面插着狗尾淫具,奶头上还挂着小铃铛。她在明玉面前晃动屁股的时候,带动着胸前的巨乳也跟着晃动。引得一对小铃铛叮当只响。

    而葵则把自己绑成受虐奴隶的形象,浑身用麻绳捆成了渔网状,双手反绑在背后,以一副明玉的私人奴隶自居。她一看到明玉走过来就弯下腰,把脸贴在明玉的脚面上,伸舌头去舔明玉的赤脚。明玉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她就仰起头挺起丰满硕大的两只乳房贴在明玉的赤腿上上下滑动,满眼都是期盼的目光。

    “这段时间委屈你们了,这次主人回来好好疼疼你们”,明玉说着把弄着葵丰满的乳房。她的乳房最近老是胀鼓鼓的,只是随便揉揉捏捏就往外喷着乳汁。

    明玉知道她以前受过鬼村正的药物荼蹋,双乳被抹上了催乳药,老是敏感发痒奶水充足,而且特别淫荡怪癖,每次非要用皮鞭子狠抽了才能达的高潮。

    说完明玉挥了挥手,叫随从和女奴们都散了,该干嘛就干嘛去。自己则牵着两条狗绳,一根拴着满地爬行的莲奴,一根拴着只能膝行的葵,一起走进了最大的一间草木屋。这间草木屋当然是给明玉留着的,地面上都是铺装着厚厚的蔺草垫,到处到可以睡觉。四面都是木墙,透风性好让房间里非常凉爽。

    到了这里就是明玉的私人地方。于是明玉开始慢慢的玩弄两个花奴。他先开始逗弄着莲奴,他把手摊开放在莲奴面前,于是莲奴善解人意的把小手曲握成狗爪样,放在明玉的掌心里,还学着狗叫“汪汪”的叫了几声,然后又换成另一只手放进明玉掌中,真的像明玉养的宠物狗一样。“汪——汪——”莲奴又娇媚的叫了几声。

    “不错,表现得不错,就像真的一样”明玉表扬似的用手摸摸莲奴的头。她立刻用粉脸帖在明玉的小腿上,小嘴呜呜有声,媚眼眨巴着,像极了一只发情欢快的小母狗。明玉笑着摸了一下她的下巴,莲奴立刻伸出长而灵活的舌头开始舔明玉的手指。看到莲奴这么像听话的母狗,让明玉对调教女人变成母畜充满了好奇心。那个已经死了的鬼村正打仗不行,但是调教女人倒是一流,硬生生的把个窈窕淑女变成了一个淫荡下贱的母狗。明玉也想自己调教几个淫奴来玩,可惜一直没有合适的材料。

    就在明玉在这边戏弄莲奴的时候,旁边的葵奴则仰躺在一边,两条雪白丰腴的大腿叉开成一字型,丰茂的阴户直冲着明玉,可以看见那密草茂盛的花瓣现在已经变成了水帘洞,嘴里还发出渴求的呻吟。“男人,我要男人,赐给我男根吧主人…………”

    这种表情姿势真是淫荡变态,让人恨不得扑上去狠狠的蹂躏一顿这个肉便器。

    于是明玉忍不住掏出阳具,插在莲奴的小嘴里先狠狠的捅了几十下。然后命令这个莲奴去找一把短刀过来。莲奴奇怪的问道:“主人你身上不是别着一把短刀吗?

    为什么还要另外再借一把?”

    “笨蛋,老子这把是护身的宝刀,哪能用来给你们这些骚货剃毛。”

    “主人要给我们剃毛吗?太好了,这里太热了我们正想把毛发剃光了呢。”

    说完雀跃着出去找刀去了。

    旁边的葵奴听见要给她剃毛,忍不住下面更痒了。忍不住身体在地上扭来扭去。明玉上去按住葵奴胡乱扭动的大腿,把手指直接塞进她的淫穴里弯指在里面扣弄起来。随着明玉的扣弄让葵舒服多了,于是她叉着大腿挺起下身迎合着明玉的手指扣弄。明玉用三根手指插进葵奴的骚屄里插弄着,用大拇指拨弄着玉蛤上蚕豆大小的肉蒂,只是轻轻拨弄几下,就让葵奴淫水哗哗的流。

    “看你这个淫荡样,一个小小的指插就让你湿成这个样子”明玉说着拔出湿淋淋的手指伸到葵奴面前让她看看。

    “主人,快点帮帮我,用鞭子狠狠的抽奴婢吧,不要怜惜我”葵奴翻趴过来,摆出一个更淫荡的分腿翘臀的姿势。看着这么淫荡的喜欢受虐的女人,明玉就投其所好。用手掌去扇打那两瓣肉呼呼的白皙玉臀。“啪啪啪”的几十下一会就将两个白臀打的都是片片红晕。这下让葵奴更兴奋了,她以头触地,高高的跪翘着肥硕的大白屁股,不断地摇晃着,嘴里发出了淫靡的渴望声,腿心之间都湿透了。

    看到葵这么饥渴的盼望着明玉的男根,于是乎明玉当场按着葵的肥屁股掏出鸡巴先干进去。明玉从背后位抱着葵的圆腰,一边大力的撞击着她的屁股,一边伸手去她胸前,捏住她的硬的像石头一样的乳头使劲的拧着。他知道这个也是她最喜欢的动作,在胸前疼痛的刺激下,葵的腔内分泌的的淫水更多了,湿漉漉的就像给明玉的肉棒在洗澡。粗大的肉棒把葵的嫩腔塞得满满实实的,鸡蛋大的肉头刮在肉屄的褶子上带出了团团白沫,让她美的身体一阵一阵的痉挛。这就是这些花奴们死心塌地的跟着明玉的原因,只有明玉这样壮硕的身体才能满足这些花奴们欲壑难填的淫念。

    。

    正当明玉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莲拿着水手们刮胡子的小刀回来了,为了借这把小刀莲可费了不少功夫,找了不少水手。看到一个赤裸身子的美妇前来借刀,好多水手都故意的捉弄调戏她,差点被人按住求欢了,还好岛上不缺女人,在莲的指点下水手们都有目标发泄了,这才借到这把短刀。

    “你们怎么不等我就开始了呀”莲娇嗔道,迫不及待的加入了混战,从背后抱住明玉的背脊,开始用湿热舌头从明玉的脖颈开始顺着颈椎一路往下舔舐,一直经过腰椎后臀,最后消失在明玉的后股缝间,正是莲奴最拿手的蛇龙戏珠。

    于是明玉大玩着双飞游戏,在前面插屄的同时享受着背后美女带来的舔肛吸卵的口舌服务,这种前后夹击带来的快感,是普通的性交无法比拟的让人欲罢不能。

    当然明玉也没有忘记要干的事,在把葵奴插了百来十下以后,明玉才放开她。

    然后让她仰躺在地上,让莲抓住她的两条白嫩的大腿高举分开固定住,自己蹲在她的两腿间,用刮胡子的小刀开始给葵奴剃毛。明玉先用小刀把葵下腹耻丘上浓密的刚毛一撮撮的割下来,然后用锋利的刀刃斜斜的贴着皮肤把毛根一点点的刮净。

    当锋利的小刀刮在葵的敏感部位时,让葵不由得紧张的背部僵直,叉开的大腿上肌肉紧绷。那冰凉的刀刃在阴户附近来回拖动,那锋利的刀锋刮着毛根发出的嚓嚓声,都让葵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

    “主人,小心点慢点,我怕疼……”

    “啪”的一声明玉拍了一下葵奴的屁股说:“你连被鞭子抽肉屄的疼都不怕,这点疼就害怕了?”

    “主人,不是的,这种刀刮的感觉好让人紧张害怕,人家也是第一次被主人刮毛呢”葵奴妖媚的说着。

    明玉按住葵的下腹,飞快的用刀刮去她茂密的黑森林,以明玉玩刀的高超手法,一会儿就把葵的下体刮得干干净净的就像幼女一样,就连肛门周围的几根刚毛都没放过。

    把葵的下体挂完了,明玉又照着这个方法把莲的下体也刮得白白净净。当然一边刮毛一边顺势将她们的下体里外把玩个遍。当然两女在被刮毛的过程中大叉着两条腿,动也不敢动,生怕一个而不小心的被刀刃刮伤阴唇。等到全部刮完了,明玉欣赏着面前两个白乎乎的玉戸,无论花瓣还是菊蕾都清清楚楚的纤毫毕露,露出了满意的神情。他早就想把自己的性奴们都刮成这种白虎的状态,只是一直没时间干,乘着这次闲来无事就把这件事都办了吧。

    等到把两女的下腹阴毛都刮光了,明玉又开始戏玩起两女。首先就把葵奴又绑起来挂在房梁下,还用一根绳子把她的一条大腿绑起高高抬起,这样葵就只能用一条腿站立了,而且一条腿岔开着高高举起,也让她重心不稳的身体直往前倾,如果不是房上吊着的绳索拉着,她恐怕已经一头栽倒了。就这样还没完,明玉又开始拿着皮鞭,有计划的开始在葵奴身上不停的抽打着,力道不轻不重。

    “啪……啊…………啪啪……。啊呀………”鞭子有节奏的抽到葵奴的粉背,玉腿,乳房上甚至玉戸上。而此时的葵奴在大声的尖叫之后,则是叫声越来越娇媚,越来越淫荡连抽几十下之后,葵奴雪白的脖颈高扬,一声妖叫,大腿内侧一股雪白的粘液喷涌而出,然后沿着雪白的大腿内侧缓缓流淌,葵奴在鞭刑下再一次达到高潮。

    明玉扔下鞭子,一把抓住旁边正在看热闹的莲奴头发,把她拖到胯下,再次把怒昂的大肉棒插进她的小嘴里捅插着。此时的莲奴表现得无比顺从,就像个吸奶的小母狗一样四肢着地钻在明玉的两腿间进行口交。她一边为明玉吹箫,用温热的舌头在肉棒的顶端马眼处又是吮又是弹动,一边满脸媚态的看着明玉。让明玉忍不住抱住她的头紧紧贴在下腹处,将整个男根都贯插入女郎的唇口中,一直冲破喉咙的阻碍有大半插进了她的食道里。

    明玉知道口术的高手都能运用吞剑的高招,不管多长的男根都能深入喉腔内。

    所以就试了试莲奴,果然她强忍着喉间的呕吐感把半尺多长的阳具连根吞没。明玉紧抱着莲奴的头颅,感觉着深喉的滋味,特别是莲奴的喉肌不断地抽搐,就像八爪鱼一样死死缠在肉棒的肉菇下,真是妙不可言。

    明玉一直插在莲奴的深喉内感觉她快要呼吸不过来了,才放开莲奴的头,但是依然让肉棒停留在莲奴的口内继续享受着莲奴的口技。而且看着眼前像小母狗一样跪趴着给自己不停的做口交服侍的莲奴,突然玩心打起,就保持这种姿势不停的后退,而莲奴为了不让阳具离开口中,就只好手脚并用的爬行在明玉的身前,叼着明玉的阳物在房间里到处爬行。

    这种边狗爬边吹箫的姿势果然是香艳无比,让人忍不住就要爆发。于是明玉“啵”的一声从莲奴嘴里拔出阳具,一把搠住莲奴的腰臀,从后面猛地插入她泥泞不堪的花瓣中。这个莲奴既然喜欢扮母狗,明玉就以狗趴式从屁股后面占有了莲奴的身体。果然这个莲就喜欢这种背后插花式,不但插的深,而且男根可以上下左右的在曲径幽深的腔道内探索着花心,还可以方便的采摘屁洞。

    所以莲奴就以狗趴式伏在地上,承受着明玉的采摘。而明玉也骑在莲奴的后臀上,像干母畜一样干着身下的莲奴。明玉很喜欢手下的侍妾像母狗一样被自己干,他还想着再调教一些母牛母马之类的母畜供自己寻乐。这个逍遥岛就是训练家畜的最好地方,在这里他就是天皇,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正好他的十二花奴都有被调教的经验,把人交给她们来调教,一定会收到让自己满意的玩具的。

    。

    明玉感觉这个莲奴不但扮相像狗,就连下边的牝穴也像母狗一样,具有自然锁阳的功能,鸡巴一插进去就像被锁在里面,不到射精疲软了以后不容易拔出来。

    但是像明玉这样的坚硬如铁的肉杵专治这种恶穴,枪枪挑的莲奴的肉穴阴唇翻开,肉壁翻滚旋转,就是锁不住明玉的肉根。

    明玉像骑马的将军一样骑在莲奴身上,着实让莲奴痛快了好几回。让她大泻了几回,也采了她不少元阴。但是元阴采多了会让女人元气大伤,所以明玉一直都是多弄几个每人少采一点。就这样也让莲奴筋疲力尽的瘫在地上直翻白眼。这时明玉意犹未尽,放开了莲奴的身子,扳过半空吊着的葵奴,又站着从后面插入了葵奴的玉臀中。

    葵奴的身体比较结实,只有狠命的鞭打才能让她痛快,一般的抽插她还是承受的住,只是这种半吊在空中的交媾姿势实在是让她站立不稳,所以就让明玉在背后推送得想荡秋千一样晃来晃去。明玉的大肉棒在她的无毛屄里快速的进出,把她整个人都拱了起来,带着里面的淫水四散飞溅。葵奴只觉得花房内胀塞欲裂,被主人一下插到了尽头,而且棒首自下而上的直达那朵娇嫩敏感的花心,直插的她身体阵阵痉挛娇颤,感觉下边那根烫呼呼的巨物刮得花房阵阵酥美,就差把整副脏器都拖出蛤口。就这样随着明玉的抽插,葵奴的身体在空中荡了又荡,忍不住花心内一阵酥麻,娇声叫到:“要丢了,丢了………”

    这时的明玉运转双修之术,那大龟头猛地顶开了她那幽深出的花心,顶住了那里面的娇嫩处,一股吸力直透入花眼之中,将她花心里那股如蜜的花浆吸收入体内,直抽吸得她魂飞魄散。

    当然明玉也采了一些元阴以后,葵奴也经受不住摇摇欲坠了。于是明玉才放开空中的葵奴,一把抓过地上的莲奴,把肉棒再次顶进她的红唇当中,大声说:“不要睡了,老子的东西都赏给你吃了吧。”

    说着肉棒依然插入她的深喉中,像干屄一样干着莲奴的口腔。莲奴只好打起精神,不顾肉棒上传来的腌腥味,努力的用深喉口技为主人吞棒,这次明玉不再紧闭精关了,就在莲奴喉管的缠绕下直接喷了莲奴一嘴的白浊精液,有的甚至直接破开喉咙射进莲奴的食管里了。对于明玉的口内射精,莲奴也没感觉什么不适,她已经习惯了主人在她嘴里射精射尿了,只要让主人痛快的射出来就是她们这些花奴存在的意义了。

    明玉痛快的和花奴戏耍了一阵,也算放松了一回。这时明玉抱着两女的娇躯躺在床榻上休息着,同时告诉她们以后需要她们为明玉调教一些母畜类的女奴,什么母马母狗母牛之类的都要。两女听完两眼直放光芒,她们在这个孤岛上虽然无拘无束,但是也无所事事,正无聊的很,如果主人交给她们一些女人用来调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她们自己就有被调教的经验,调教起其他女人来应该轻车熟路。

    于是葵和莲高兴的接受了这个任务,希望明玉多送些新鲜血液到岛上来,最好是年轻一些的姑娘,这样才更方便调教。对于这个要求,明玉也会考虑的。这时明玉笑问着:“本主人不在的时候,你们这两个小淫妇是如何煞痒的,快老实交代偷了多少男人了。”

    莲大叫:“冤枉呀,我们是主人的侍妾,可不是外面那些人尽可夫的女奴们那样随便,我们也是有身份的。平时我们都是这么煞痒的。”说着从房间里找出几根粗糙的角先生,当着明玉的面,莲妖媚的叫了一声“姐姐,”就趴到葵奴赤裸的身上,两个人就像热恋情侣一样互相抱在一起,亲热的接着吻互相爱抚着对方的身体,互舔着对方的性器,然后拿着角先生捅进对方的蜜穴里飞快的插动着。

    看着这幅活色生香的春宫图,明玉也忍不住怪叫一声,扑上去加入到这场情色盛宴当中…………。

    明玉在岛上的亲自指挥,把大船上的建筑材料都卸了下来。把女奴们都赶到岛的深处,选了一块背风向阳,地势颇高的林间空地,开始修建大宅子。扶桑国的宅院多是选用高级木料加工成成品部件,到了地方以后按照图纸组装起来,很方便也很快捷,一个大宅院不用三天就会组建完毕,剩下的就是慢慢布置了。这就是明玉为什么选择用扶桑国的全木式大屋而不是选用大陆日月皇朝的青砖绿瓦式的砖木结构的大屋了。而且木式大屋也更加透气凉爽。

    大宅院建成以后,形成前中后三个回字型廊房,拥有二十多间独立的大房间。

    明玉还在后院修建了大型温泉浴池,都是露天的,方便家里人随时前去洗澡。因为这个岛四季炎热,浑身老是汗津津的,所以洗温泉澡是所有人的最爱。等到大宅都建成了,明玉就可以把这些女奴都分到各处去,这样他就拥有了一批全裸侍女、全裸厨娘、全裸搓澡娘等等,想想就让人憧憬不已。

    在房子还没有建成之前,明玉每天晚上就喜欢跑到林子深处的天然温泉池去泡一泡,即去汗又解乏,结果今天发现池子里已经有人了。森林深处修了有有好几个可以泡澡的天然温泉池,每天晚上都挤满了在来泡澡的男男女女,大家也没什么顾忌,就这么大家在一起混浴着。当然有时候兴起了男男女女偷偷跑进林子里去爽干一下也是常有的。

    当然明玉自持身份,不会当众和这些女奴们瞎搞,所以他就选了个比较隐蔽较小的温泉池单独泡澡,这是他一天当中最放松最惬意的时候。当然这个隐蔽的温泉池大家都知道是主人独自地方,所以一般那也没有人敢来打搅他,只有他的几个比较亲近的女人才会来和他一起泡澡。所以明玉对池子里有人已经在泡澡了也没在意。于是脱了衣服下到温热的池水中。

    池水比较热,所以在晚上显得雾气朦胧,再加上这附近也没有灯光,只有皎洁的月光照耀着,显得周围模模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但是明玉是习武之人,耳聪目明之极,还是看清楚池子里坐着个裸身的妇人,皮肤极是白皙,单从此妇人的侧面看,此女身体曲线玲珑,起伏非常动人,白皙的锁骨下滑腻的的胸脯猛然高高胀起,显得此女拥有和旁人不同的傲人丰胸,她侧对着明玉,长发披肩恰好半遮住了面容。

    她坐在明玉不到两丈远的池边,似是发现了有人下来了,泼剌一声,从及腰的热水中站起,明玉这才发现她的身体异常丰满,腰肢有丰腴的凹陷,可以用水蛇腰来形容,肉呼呼的雪臀如熟透的薄皮浆桃,轻轻一掐就要出水,显示出难以言语的成熟风情。

    明玉正在想着手下的女人当中是谁拥有这样傲人的身材时,女郎已经站在明玉的面前。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她的面孔,而是她那对巨硕肥美的,弹动不止的傲人乳峰。

    沉甸甸的乳球几乎有一只成熟的西瓜大小,分量十足。女郎个子不高,但饱满欲坠,宛如玉球的双乳挤满了胸肋,杯口大小的乳晕色泽极淡,形状完美,吸引着人忍不住想去吸吮。而她的乳头形状是小巧无比,犹如玛瑙般的樱红色,白腻的乳肌上带有淡淡的青脉,构成了一幅美不胜收的壮美景象。

    单论此乳房,此女已经近乎完美,忖托臀股的肉感,更见其丰腴无比。此女有着一张全然陌生的瓜子脸,大约三十上下,琼鼻檀口,眼角微勾,堪称艳丽无比,但是她的眼神本应有着动人风情的妩媚,此时却无一丝温度,显得冰冷异常。

    明玉与她隔水相望,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她,许是刚刚被张大麻子送到岛上的肉货吧。正在此时,女郎突然破水而出,右手五指成鹰爪状,直扑他的咽喉而来。明玉本背靠池壁坐在热池水里,这下避无可避,但是就在对方指尖就要触及明玉的脖颈一刹那,明玉突然身子沉入水中不在原处。

    。

    女郎在收爪之际才发现落空,回头一看,明玉不知何时已经滑开到她的侧后几尺开外,无声无息的就连水纹都没带起。女郎不顾身无寸缕,蛇腰一拧,白酥酥的玉腿反踢明玉的脖颈。明玉顿觉香风铺面,满眼雪白,只见她突起的雪股间阖开一条粉红色的蜜缝,随着大腿大开大合的回旋腿勾起而一览无余。女郎的耻丘也分外饱满,肥美的玉蛤上都是沾湿的纤细茸毛,就连这种大动作也没有牵动分毫。

    但是就连这种致命一勾,也亦落空。女郎连一丝喘气的余地也不给。双腿连环,小巧圆润的玉足,白里透红的粉腿,乃至修长笔直的足径,不住的对着明玉的头侧削过,但是每每被明玉险险避过每记刁钻攻击。两个人就在这狭小的范围内不断交手。

    顷刻间,女郎不知道出了多少腿,劲风所致,连她身上的水渍都被甩去了,但是这连绵不停的攻击终于还是有到了真气枯竭的极限。这时女郎飞窜过来,玉腿轻抬,确是虚招,双掌齐出确是直奔明玉的腿间而去。

    明玉这时哈哈大笑一声,也跟著双掌齐出,与她的小手一抵,内里尽吐,一下就把她震飞了。

    “哈哈哈,打架归打架,你整么老是想着断人子孙根,也忒狠了点吧”明玉调侃着。

    女郎等的就是这一刻,她借力凌空倒翻一个跟头,准确无误的落在池沿边上,抓起明玉放在一边鬼丸刀就欲拔刀行刺,可是这把鬼丸刀仿佛铁铸在刀鞘内,竟然拔不出来。这时明玉也飞身过来,全力施展出封穴截脉手,展开暴风雨般的攻击。

    “哈哈,你们以为老子没有刀就打不过你们,现在让你们知道老子赤手空拳照样可以料理了你们。”明玉此时满脸都是暴虐的气息。

    女郎看见赤手攻击丝毫讨不了好,于是将短刀掷向明玉,反身跳出明玉的攻击范围,俯身拾起短衫,草草穿上,只打了个腰结,豪乳将衣襟撑得老高,下摆距雪白丰润的下腹还有四五寸的距离,可见她胸乳只肥,衣襟里满满都是美肉。

    她瞪了明玉一眼,转身飞跳进椰树林里逃窜而去。明玉岂肯轻纵,草草拾起短衣穿上,腰里别上鬼丸刀沿着女郎消失的方向一路追去。这个女刺客出现的太蹊跷了,这么偏僻的海岛都能被她偷偷摸上来,不解开这个疑团让明玉很不放心。

    刚才交过手明玉知道女郎的武功不如他,这才大胆追击,这是个四面环海的海岛,还怕她飞出天去。

    明玉也和半藏和雪舞学过追踪术,在这个巴掌大的小岛上明玉相信她藏不到哪里去。就在明玉在椰林间沿着一个方向追踪时,明玉腰间的鬼丸刀突然又嗡鸣响起,这是附近有手持凶器的人在埋伏的信号。鬼丸刀对预知手持凶刃欲图杀害主人的杀气非常准确,反倒是对赤手空拳的杀手没什么反应。

    明玉立刻停下身,手扶宝刀仔细观察起四周。这样果然让他发现了陷阱,就在他四周的几颗椰树之间,横七竖八的缠绕着几根细金属丝,在黑夜里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如果不是鬼丸刀提示,明玉有可能就一头撞上去,被边缘锋利的细丝切割的四分五裂了。这个陷阱布置的真歹毒,差点让明玉身体受伤。

    明玉小心的避开这些陷阱,这次谨慎的搜索前进。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刺客不好对付,还知道用陷阱对付他。明玉有些后悔自己太胆大了点,敢孤身前来追敌,自己应该召集部属一起搜索这个女刺客,想到这里明玉萌生退意,于是反身向营地返回。

    就在这时,前面出现了刚才出现过的女刺客。她全身上下,只披了件短布衫子,那胸口被乳瓜撑的太高,显得衣衫更加短小,让肚脐以下完全赤裸,更秒的是这么一个珠圆玉润的美人儿,却有着一双细直修长的美腿,忖托出一身白皙雪肌,浑身透出成熟妇人的魅力,如果不是神情冷澈,可以说是一个诱人之极的天生尤物。

    “将军既然来了,还想再走吗。”女郎以冷漠的口气说着。

    “怎么,你还想留下老子请老子吃宵夜吗”明玉以轻松的口气说道。

    “我们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今天的一击必中,将军既然落入了圈套里就不要想着走了。”这个女郎说着,挥掌轻叩。于是从旁边树上跃下几个身影,一下把明玉包围在中央。

    明玉知道这个女刺客既然敢现身,就肯定不是一个人出现,肯定还有帮手,果不然树上还埋伏有人。这几个人影一现身就让明玉吃了一惊。这是四个伏在地上的年轻女人,她们身穿紧贴身体的鱼皮水靠,把她们婀娜的身体的妖娆曲线都暴露无疑。但是她们却像野兽一样四肢抓地伏在地上,两只手掌上佩戴着十只一寸多长的锋利钢爪方便她们上树爬墙,再加上她们的半遮脸面的皮质面具下幽兰的眼光,像母豹般矫健的身躯和龇牙咧嘴的动作,就差一根豹尾巴就是活脱脱的一只只母猎豹了。

    明玉看的啧啧称奇“乖乖的,不就是杀个人嘛,至于搞成这种奇装异服的吗”

    明玉看她们虽然像野兽一样趴伏在地上跃跃欲试,却皆是盛乳丰臀,腰细腿直的傲人身材,被鱼皮密扣的紧身水靠一忖,更是妖娆紧致,美不胜收。其中有的身量较高双腿极长,臀股圆而紧俏,充满弹性,行动间衣靠布也绷不住紧束的肌肉线条。有的却矮小丰腴,饱满的酥胸几乎撑爆黑衣,溢出衣襟只外露出一双雪兔般的浑圆乳肉,让人不忍移目,只想一看究竟。

    “将军应该感到荣幸之至才对,为了对付你动用我们组织训练多年的妖兽粉红豹来帮忙,将军能死在我们手中也算荣幸了。”那个黑衣女郎无不得意地说道。

    明玉收起玩世不恭的笑脸,严肃的说:“这么说你们是六波罗探提派来的人。

    老子正到处找你们找不到,你们倒送上门了。”

    “哼,为了杀你我们隐忍了这么长时间,你就受死吧”这个女郎很明显是她们这队人的头目,她负责全盘的指挥。只见她以叩掌声发出了进攻的命令。“杀”

    一阵疾风刮过明玉的面颊,明玉只感觉前后都有刀风掠过。忙转身挥舞带鞘短刀抵挡。“嚓嚓”几声轻响,明玉感觉左臂上传来一阵极锐利的疼痛,一股温热的感觉顺着手臂蜿蜒而下。那锋利的刀刃入肉极深,差一点就划断了手臂的肌腱,但是自己竟然没有看出对方是如何出手的。

    (该死的…………好快好惊人的速度,这些人是怎么办到的)明玉发现他面前的几只妖兽都调换了位置。她们速度极快,在冲过来的瞬间手爪挥出伤敌,而且两两一组,当自己闪避其中一个时候,另一个便由反方向下手。每次交换位置必能伤敌,自己只能看着被放干鲜血,最后闭目等死。

    “杀”女郎又一次发令,四道人影飙过,明玉的身上又多了几道刀伤,还好他本能的避过要害,只是在胸背上被拉了几道口子,还好没失去行动能力。

    该死,这些妖兽的速度接近绝顶高手的分光化影般的程度,快得眼睛都几乎看不见,一击既走,难以捕捉。难道今天要栽在这里了?只消杀伤其中一个,就能破了她们的杀招。而能够追上她们移动的速度的,就只有“一刀流”里面的的拔刀术了。当时柳川新兵卫在展示这种拔刀术时,就连明玉的眼睛都没有捕捉到痕迹,他已经把这种拔刀术的精要都传授给明玉了,此术最主要的就是精神气的高度合一。

    明玉手扶腰间的鬼丸宝刀,眼睛半闭运气于胸,立刻进入天人合一的状态。

    而此时四个妖兽又四肢蹬地,俯身收臀,做好了下一次攻击的准备。“杀”,在命令声中,妖兽围着明玉纵身跃起。两条攻击线路上都有个交错点,四个妖兽在交汇的一瞬间可以连斩三记,其中有虚有实,但是封死了敌人的退路,逼其露出空门,只消抓住一个破绽挥刃砍实了,就是一次实打实的有效攻击。

    就是这一刻,明玉闭着眼睛完全不动,全以第六感官捕捉住妖兽移动的轨迹,瞬间拔刀挥出。他趁着双方身影交替的时候,拼着以伤换伤的方式,挥刀斩在在其中的一个妖兽的腰腹间,立刻让她受伤倒地,动弹不得。而此时明玉的身上也添了一道伤痕,但是明玉是军人出身,这些皮外伤他以前也没少受过,当然还能坚持下去。现在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

    明玉的犀利反击让那个女郎开始惊慌起来,这是她精心培养的杀手,每一个都花费了大量的心血,不容有失。但是这次却折损了一个,让她心疼的直翻白眼。

    她的妖兽每一个都培养不易,从十来岁就开始培养,一般也就用到二十几岁,妖兽就开始退化了野兽的本能,就要换新人进去了。她们这个狙杀组的人,擅长伪装潜伏,一击必中,就是因为她们擅长合击之术,可以击杀武功远远超出她们的对手,最适合对付自恃武艺高强,功夫极硬的高手,这种人往往不是普通杀手能够对付的。

    但是这么好的刺杀机会又不能放弃,于是这个女郎马上补位,接替了受伤的妖兽。但是明玉可不会给她留机会,他知道这个女郎就是刺杀小队的核心和指挥者,擒下她就等于破了这个杀阵了。

    于是这个女郎还没抢占到位置,明玉已经挥刀杀来。没办法这个女郎只好拔出短刀和明玉对斩。可是双方的短刀一接触,女郎手中的短刀就不堪一击的断掉了,吓得女郎竟不敢撄其锋芒,抽身利用绝顶的轻功逃离。那杀阵离开了首脑的指挥,自然发挥不出作用。她们的武技不算高,但是她们仰仗的是她们的绝顶身法。可以摒除一切繁枝,专注于直线上的瞬间加速,可以达到超级高手的掠影分光之境。

    明玉此时也是乘胜追击,手中的鬼丸短刀犹如飞剑一般,追上逃跑的女郎,从她的左后肩胛骨穿过透胸而出,差一点就刺穿了她的心脏,然后短刀又自动飞回到刀鞘里。就这样也已经让她喷血不止了。眼看事情无法挽回,这个女郎下达了撤退的信号。于是几个妖兽扶起受伤的同伴,抛出掩护的烟雾弹,一下子就消失在了黑暗的树林中。

    明玉也不敢轻易孤身去追,只好停下身来撕碎外衫包扎伤口。他在塞外打仗的时候也经常受些皮外伤,自己处理伤口的经验也很丰富。这时树林里纷纷攘攘的追来了很多明玉的侍卫,他们发现明玉不在温泉池子里,就一边寻找一边追了过来。当他们找到明玉时发现大将军受了伤,都吓得伏地请罪。这次明玉不会怪罪这些侍卫的,但是明玉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有人胆敢刺杀他,他就要加倍的报复回去。所以稍稍包扎了伤口之后,明玉就带着人沿着刺客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